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韩寒:脱节的国度

字体 -

韩寒:脱节的国度 ——————————————————————————–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谢罪呢,我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还是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

梅李:共产党要对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负全部责任                             ·梅李·

人们说,中国”崛起”了,”强大”了,”富裕”了。但是中国90%的财富掌握在占人口0,5%的人手里。我说,悲哀了。更悲哀的是,中国社会的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道德沦丧首先表现在官场的腐败。在中国,普遍流传的一句话是”无官不贪”。卖官鬻爵几乎成了”潜规则”。旧时小说”三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和”官场现形记”里描写的种种官场弊病,腐败,在今日的中国,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海边一个城市,公安局的处长位置明码标价是四十万!

贪官无一不腐败。普遍的现象之一是包”二奶”。奇怪的是,要肃清这一丑恶,不从贪官开始,竟从年轻女子着手:广东省开办”二奶学习班”就是一例。似乎年轻女子们”规矩”了,包”二奶”现象就根除了。报上看到这条消息,不禁为共产党的这种奇思妙想拍案叫绝!

中国一再宣称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富得流油,钱多到甚至不知道往哪里去投资,所以去美国购买美国的国债,听任数以亿计的银子(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哪!)白白缩水,蒸发,却津津乐道”我是美国第一大债主”。但是不管中国内地老百姓的死活,听任对越战争中留下的地雷不断炸死,炸伤中国的老百姓,听任内地山区,干旱地区的百姓长年没有清洁的水喝,听任内地百姓被骗到没有安全措施的厂矿,工地打工,得上各种职业病,无力医治,慢慢痛苦地死去,听任全国大江南北儿童拐骗案不断发生,弄得许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听任违法”执法”的城管,暴力对待小商贩,听任公安局”钓鱼”式设下陷阱,坑害百姓。”公安”不公,官逼民反,造成杨佳式的悲剧。那不是有点像”水浒”上描写的杨志卖刀,遇见了”没毛大虫牛二”了吗?

中国号称实行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加上”有中国特色”的标签,什么歪门邪道都可以横行无忌。有人说,”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如说是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我觉得颇有道理。

十多年前,中国在世界上首创”教育产业化”。在资本主义的欧美,固然有私立学校,但公立的居多,收费很少,甚至不收费。即使在不少贫穷的亚非国家,上学也是免费的。教育这一部门,中国历代也是”清水衙门”,是需要政府津贴的,从来没有提出要”自负盈亏”或争取盈利。只有中国共产党,自称”为中国人民谋福利”的,却提出”教育产业化”,教育经费占不到国民总产值的4%,还不够全国各政府部门请客吃饭的支出!口号一旦提出,华夏大地的教育部门,鸡飞狗跳,乱象丛生!教员们大搞副业,为的是挣钱”致富”(在德国,教员,不论小学,中学还是大学教员,合同明文规定不能搞”副业”。其他许多行业的头头脑脑,比如商店的经理,合同上也有这一条。目的是保证他们的全部精力用于所从事的事业)。学生们不堪负担。有的家庭,儿子考上了大学,母亲因付不上学费而上吊自杀。虽然是个案,但说明高校学费”猛如虎”啊。

高校系统,大搞”升级”:”学院”升成”大学”,(university 一词具有”包罗万象”的意思。有的语言学院,只是单纯学习一,两门外语,何”大学”之有?)”系”升成”学院”。于是,相应各级领导,纷纷提级,加薪。空虚的”改组”带来了实惠。学校的大门也讲究”高大,辉煌”,有了”面子”,但是校舍还是三十年前的老样子。须知,西方的大学,许多连大门也没有的,只有一座座分散的楼宇,标明是某学科的教学楼或者大讲堂。一座城市多数只有一座大学,它的各学院,研究所,系,分散在城市的各地。既然只有一所大学,校长当然也就只有一个。这和中国大不一样。中国的大城市,比如北京,就有几十所,乃至上百所大学,与此相应,就有几十个,上百个”大学校长”。

孩子们从幼儿园开始,就灌输一个”钱”字。有钱的上好的幼儿园,上好的小学,中学,一切都由钱决定。该怎么做人,做什么样的人,教育系统管了吗?在钱的统帅下,不少年青人利欲熏心。校园风气糜烂,大学生卖淫已经不算新鲜事了。有的人,为钱杀人,甚至杀亲人,甚至杀到国外。

放眼看看其他方面,情况怎样?

药:可以是假的,而且铺天盖地,层出不穷。有的”药”,不写明主要成分,大模大样打上”保密”的标签,放在名牌药店出售(药方保密是可以的,但是连成分也”保密”,这是”中国特色”)。

医:医生们收红包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则。医院不见钱,危急病人也绝对不收,也是铁的规则。为了钱,不管医生有没有相关的技术水平,不管医院有没有相应的设备条件,都包揽下来。最近,医院对心脏”搭桥”手术似乎情有独钟,因为来钱快,盈利大,所以许多不必搭桥的冠心病患者,也给搭上了桥,有的一搭就是三,四个。为了钱,有的医院不顾医生水平,甚至有用伪劣产品的,出了不少医疗事故。只有小病的,被治出了大病,可以自己行走的,经过”治疗”,必须坐轮椅。我有一个老同学,参加过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的,自己走到医院去做心脏检查。本来是不用全麻,半小时就能做完的常规手术,却死在手术台上。医院竟只用简单的”事故”两字草草了结!本来应是”治病救人”的医院,成了草菅人命的”屠宰场”。

再看看食。肉类可以加颜色,加水。蔬菜,水果,西瓜也可做手脚。食油可以是”地沟油”。。。奶粉可以加化学粉剂。。。工厂,制造商,商人,为了钱,不计后果,没有任何道德的约束,什么事都是”百无禁忌”,为所欲为。普通老百姓,就没有了安全感。

媒体宣传,”内外有别”,对内一套,对外一套,真真假假,虚情假意。对外宣传,言而无信。

中国的宣传,历来搞的是”内外有别”。不仅把中国公民分成了三六九等,就是对外,也是掩盖了事实真相。只追求宣传效果,不讲信义。这里仅举一例:”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人事部,外交部,劳动部,财政部关于归侨,侨眷离休,退休,退职人员因私事出境有关待遇的通知”中说:”归侨,侨眷离休,退休,退职人员因私事出境后,按国家规定享受的离休,退休费和退职生活费及各种补贴照发。”"港澳同胞眷属和外籍华人眷属离休,退休,退职人员因私事出境的待遇和手续,可比照本通知办理。”四,五年前,我们这些在国内有二十年以上工龄的人回去办理过退休,但是都被拒绝了。理由是户口注销了(不注销户口,当时办不到护照)。这次看到”通知”上多了一句”外籍华人”,以为中国要与”世界接轨”,给我们这些人发离职金了,不禁喜出望外,奔走相告。谁知,还是不行.理由是”为什么出国前,没有办理退职手续?”有谁能在出国前就知道一去不复返的呢?再说,有的人那时还年轻,没有到退休年龄呢。这一纸”通知”,赚得我们这些天真的老人空欢喜了一场。

退休金也好,退职金也好,看来是拿不到了。这批人,在德国也许有上千人,在全世界总有数万人吧。不过也是极少数,在中国绝对激不起大浪,共产党尽可以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但是这笔账总要记在历史上:一个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执政的共产党欠下数万中国人的退休金和退职金。

想想中国,看看世界,两面的风景确实不一样。德国发动了二战。二战中德国失败,纳粹德国的士兵进了各国的俘虏营。一个德国变成了两个。但是俘虏们几年后回家,无论回到哪个德国,他们照样领退役金,并能赖以生存。中国就不一样了。原本是贫雇农的小伙子,被拉壮丁进了”国军”,一旦当了”共军”的俘虏,遣返后,就背上了”历史问题”的包袱了。不仅自己背一辈子,他的子女也会受到牵连。现在我们知道,八年抗日战争,主要是”国军”承担的,不是一贯宣传的是”共军”的功劳。但是,为了隐瞒真相,为抗日出生入死的”赴缅甸远征军”的事迹在大陆是绝口不提的。直到几年前才慢慢露出水面。几十万的远征军,经过九死一生,只有少数幸存者,他们留在大陆,背了一辈子”历史反革命”的罪名。一位当初作为警卫营长亲自参加了1945年八月南京接受日本投降仪式的国军少校,1948年就脱离了国军,上了南京大学,但是后来被发现,被判了20年徒刑,妻离子散。所幸他活到了今天,94岁的他,头脑清晰,有很好的记忆,让我们看到了历史的真实。

甚至中国人民志愿军大名鼎鼎的英雄”王成”(他的真名我想不起来了),那个大喊”向我开炮!”的可敬可爱的”王成”,在昏迷后成了美军俘虏后,被视为”叛徒”。在俘虏营里历尽古难,坚持不去台湾,回到国内后,不得不隐姓埋名,经过半个世纪,才在记者采访中暴露身份。

这和纳粹德国的士兵的待遇完全不一样。阵亡士兵有正常的墓地(各地都有),至今保持完好,墓碑上刻有他们的姓名。活着的,没有受到歧视。除了战犯,所有士兵的生活,工作照常,不背历史包袱。

由此可见,共产党的道德观和西方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中国共产党一再宣称,现在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所以可以野蛮,残酷地剥削文化低,没有城市户口的农民工,一味迁就开发商,给农民工最低廉的工资,并且随意拖欠。允许地方经营没有安全措施的厂矿,视人命为儿戏,致使事故不断发生。实行野蛮圈地,运用国家权力,无情驱赶祖祖辈辈生活在他们历代生存的土地上的百姓,掠夺他们的土地,高价变卖,赖以支付各级政府的行政开销。

以上一切社会现象,都说明了官民各阶层的道德堕落,官场标榜的”为人民服务”只是一句骗人的空话。对于这一切,共产党是要负完全责任的。作为独党专政的共产党,它的各个支部渗透到了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镇,无论党政军机关还是工矿企业,甚至私人企业,还有医院,学校,都建立有共产党支部,并且担任绝对领导,为此,共产党要对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负完全的责任,相信这是毫不为过的。这里要问:这样的局面,还能维持到几时?

□ 读者投稿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