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英顺: 也谈国家,奥运及国旗

字体 -

·英顺·

窃以为“国家”一词含有两层意义:广义的和狭义的。广义的国家,应当是指由土地,人民,政府组成的历史地理共同体(英文country 或nation)。这种含义的国家,基本上是一个自然存在或者地理概念,没有很多政治色彩,但有很强的感情归属感,类似于人们常说的“祖国”,“家乡”,“故乡”等,甚至有人将其形容为“母亲”。它也是爱国主义的起源,因为不分阶层,性别,信仰,理念,人们对于祖先居住和生我养我的地方,总是充满了特殊的感情。“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历史地理国家,它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历经朝代更替,天灾战乱,现在仍然是全球华人的心灵归宿。

狭义的国家,应当是指由人民和政府组成的政治共同体(或曰政治国家,英文state)。这种共同体通过暴力或契约建成,政府是国家的集中表现,对外对内代表国家,履行政治国家的基本职能,比如保护人民,防御外侵,维持秩序,分配资源,组织生产,调节经济等,而人民则是通过纳税和选举(在民主国家)履行义务和行使权利。狭义的国家具有很强的政治性,马列主义更是认为政治国家是暴力专政和阶级压迫的工具,因此并非受到自己人民的一致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这样一个政治国家,它的极端专制性质,使得其合法性和正统性日益受到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华人有识之士的质疑和挑战。

无论是在广义的国家或者是在狭义的国家,人民和政府都是国家的基本组成部分之一,但是两者本身都不能等同于国家或者高于国家。如果认为人民就是国家,那就容易犯民粹主义(比如目前台湾政治就是一味强调民意至上),如果认为政府就是国家,那就成为国家主义(中共政府就是经常窃用国家名义去谋取一党之私),民粹主义和国家主义都会伤害到真正的国家利益。

人民和政府也都是国家的责任相关者。一个国家如果取得了进步或者成就,一定是人民和政府共同努力的结果。一个国家如果犯下了过失或者错误,也一定是人民和政府的共同责任。但是在专制国家,因为人民被剥夺了基本人权,不能知情,与闻,参加国家事务和政策制定,政府强力主导一切,人民被完全排除在政治过程之外,那么政府要为错误承担全部和最后的责任。

由于长期的封建家天下君王朝传统,很多国人对于政府和国家分不清楚,错将专制独裁政府当成国家,比如在论坛上,有人就曾说过,“母亲也会犯错误,做子女的应当原谅母亲”,或者“祖国啊,不要因为我批评了你几句,就认为我不爱你了”,这样就使中共有机可乘,利用民众爱国之心,维持自己的独裁统治,拖延进行政治改革。正如梁启超说的,中国之所以落后,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政府,以致爱国之心用错地方。其实海内外华人对于中国政府的激烈批评,并非不爱自己的祖国,而正是反对中共对于祖国的蹂躏践踏。

2008年北京奥运和1936年纳粹奥运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专制政权自吹自擂虚张声势,粉饰太平掩人耳目之举。中共倾尽国力举行豪华赛事,政府邀请全球政要来华共襄盛举,官员胁肩谄笑欢迎各国选手游客,无非是向世界显示中共领导有方,执政成功,繁荣昌盛,歌舞升平,以此使自己的统治合法化正统化,使自己的地位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北京奥运中国金牌第一,中共的目的暂时达到,面上赫然有光,但是普通人民没有实质好处,人权状况更是每况愈下,所谓人民自豪和国家骄傲只是一派骗人空话,纯粹麻醉民众而已。

场内歌舞,场外戒严,口喊和平,心存暴力,会前宽松,会后收紧,北京奥运真正是一次欺世盗名的“壮举”,一场完全违背奥运精神的“盛会”,将会与1936年柏林奥运,1980年莫斯科奥运一起,列入百年奥运历史的少数几个负面典型。对于已经觉悟的华人来说,北京奥运实在不值一提,正如1936年一位流亡海外的德国人士所言,柏林奥运的确非常成功(德国也是金牌第一),但是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作为中共专制政权的遮羞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专制朝代,未来的自由中国,定会舍弃这个虚伪骗人的国号,建立一个全新的中华“第三共和国”(继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国号待定)),那将是一个真正和平的,人民自己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华人共和国,一个象征数千年中华民族再次中兴的联邦共和国,一个屹立不倒与世长存的东亚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和国徽,都是暴力专制的产物和血腥镇压剥削的象征,所谓体现工人阶级领导,工农联盟基础,中共核心力量等等,更是荒诞不经自相矛盾,将来中国民主政治实现以后,肯定都要被抛入历史的垃圾堆(日前香港曾经发生当街践踏五星国旗,以此向中共表达抗议的事件)。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或许可以保留,以便用来教育和激励后代,因为它是先于中共建政而问世的,是一首曾经十分流行的抗日歌曲。

□ 读者投稿 ——————————————————————————————————————————–

没希望工程 韩寒 @ 2011-6-30 16:25 阅读(12054) 评论(18) 推荐值(559) 引用通告 分类: 未归类

中国的慈善机构是很淡定的,因为他们都是政府机构,事态再失控,他们都不害怕。他们知道,他们拥有最后一道防线:舆论消灭权。在这些慈善机构们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肯定有个部门会发出最后的吼声,然后一片寂静。比较著名的一次慈善机构行使舆论消灭权是在2002年,《南方周末》头版揭露希望工程负责任挪用亿元善款进行投资,最终导致亏损。结果这份报纸几十万份被收回销毁,仅存几千在人间。写这篇文章的新闻人方进玉遭到处理,提供线索的杨女士在2006年患癌症去世,审计报告一直没有对外公开。此前希望工程还有假信丑闻,上海一家规模不大的私营公司捐助希望工程17名学生,他们收到了所有学生的感谢信,结果经查证,仅有3名学生收到了善款,其余均为假信,他们踏访了那片土地,发现感谢信中的一些学生其实已经失学。后来南方周末的记者去做过深度报告,有一家未收到善款的失学的兰姓孩子家中母亲双腿瘫痪,家中孩子全部失学,由于当时中央还征收农业税,而残疾人可以免除农业税,孩子的母亲交不起五十元办理残疾证,所以爬到了当地政府门口要求减免,官员说,你没有残疾证,所以你不是残疾人。后来走访的学生虽然补收到了希望工程善款,但日期其实已经被涂改。

虽然在假信风波中,有相当责任是地方的共青团和教委,因为是官方慈善机构的性质,所以善款会先到当地共青团,再到教委,再到学校,再到个人,但毫无疑问这是整套系统出现的问题。那么为什么类似红十字会这样的慈善机构,臭名昭著,但官方一样不允许非官方的慈善机构或者NGO的产生呢?我觉得这并不是因为官方担心管理混乱,因为NGO再混乱也混乱不过他们自己。而是由于官方机构做的实在太差,所以他们明白很多NGO的诞生势必会很快树立威信,吸引大量年轻人和各界人士,而NGO往往都与慈善有关,加上独立,透明,又有资金和会员的支持,又获得人心,等于是建党伟业,假以时日,势必会政权构成一定的威胁,就算没有威胁,被监督和对比着也是浑身不舒服,就好比金正日一定不喜欢金城武天天站在他边上。所以官方牢牢控制着慈善机构,管理媒体,审计和司法的又都是自己人,这便是中国所谓慈善机构的问题来源。

但是很明显,红十字会的后台没有希望工程硬,在新浪微薄搜索红十字,会出现很多内容,正面负面都有,但是搜索红十字会或者其娘家青基会,马上会出现“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你所搜索的内容不予显示”,而在百度和谷歌上搜索其丑闻,很多也被屏蔽。在丑闻出现以后,红十字会的各种领导虽然智商不济,但还硬撑召开了发布会,说了一堆不着边的傻话,而且新闻媒体也没有遭到报复。希望工程面对自己的丑闻则不会进行任何的回应,直接封杀媒体,销毁报纸,处理记者。红十字会表示,争取马上开通查询系统,可以让捐款者知道每一笔善款的去处。而希望工程则无法审计。面对一个这样霸道而神秘的慈善工程,我们完全有理由用最坏的心去揣测他。

在我们做学生的时候,大家都曾经被要求为希望工程捐献,而且年复一年。如果你问我,我们还要为希望工程捐款么,我问你,如果美国人用TWITTER搜索一个慈善机构和一个慈善工程,结果搜索不到任何信息,那他们会为这个慈善机构捐款么?我连搜都搜不到你,捐毛啊。人类没有任何理由为一个不愿公布审计报告并压迫传媒践踏新闻自由的机构捐款,无论它救助的是什么样的对象或者获得了任何的成就。

如果我们以最好的心去揣测,那么希望工程也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当年邓小平推出希望工程,财政尚不富裕,需要民间慈善。但如今,公款吃喝一年数千亿,维稳一年数千亿,讨好各种生僻国家一家数百亿,而中国有失学儿童三百万,承担他们教育仅仅需要一年十亿。假设现在的中国没有一所小学,要给中国的五十万个村里每一个村都盖一个小学,包括华西村之流也给盖上,需要的全部资金也仅仅等于我们的全体行政人员一个季度不要进行公款消费。所以我觉得希望工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理由向民间征集善款,教育本来是国家财政的一个重要支出部分。我们来看一个数据:2010年香港GDP17481亿港元,征税2090亿港元。深圳GDP9511亿元,征税3061亿元,广州GDP10604亿元,征税3379亿元。香港税收占GDP12%,深圳、广州均为32%。香港教育预算540亿,医疗预算399亿,共占税收45%;而广深两地的教育、医疗预算累计才213亿元,占税收3%。说到医疗,我们再看另外一个数据: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

这两个数据说明了什么我就不说了。到了今天,基础教育应该是政府承担的义务而且有政府足够能力承担。老百姓无需去掏不明不白并不容质疑的捐款。如果政府对教育的支出到达的GDP的国际合理百分比以上还是不能解决教育问题,那才是民间慈善应该帮助和顶上的时候。但这些不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慈善,我自己抄袭自己一下,引用去年一篇文章的结尾来给这篇文章结尾: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但是如果诸恶一直在作,甚至越做越过,乃至是非颠倒,这一切都不影响后面的那句,众善奉行。

只有众善够重,诸恶才能被诛。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