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姬可心:吃维稳:特务统治盛行

字体 -

姬可心:吃维稳:特务统治盛行 ——————————————————————————–

                            ·姬可心·

  中国目前处于非常关键的时期。这不仅是中共最高权力架构即将发生重大调整,而且是社会面临向民主化转型或向大崩溃滑落的生死抉择。除了胡锦涛讲的政权体系存在四大危险外,社会已经处于越维越不稳的状态。

  今年初,中央党校副教授封丽霞发表文章指出:地方维稳,牺牲法治尊严,突破法律与政策底线的做法,可能会换来一时「表面」稳定,但久而久之,不仅会牺牲法治,连稳定也将最终失去。其他体制内着名学者如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等人,也对维稳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暗中扩编的社情体系

  将特务统治引入维稳是江系干将周永康的创举,也是「奥运模式日常化」的落实。虽然「奥运模式日常化」遭到了舆论批评,但是维稳费用终于超过军费开支却是它已实际运行的证明。维稳机构僱用大量的社会人员充当线眼,其中有不少于五分之一是公检法三大机关的退休人员。后者为了领取退休工资外的收入,充当业馀情报员的积极性较高。

  按中央情报机关的业务规则,情报人员分为五种即朋友、联络员、信息员、密干、派干。后两种一个是以工作身份提供情报,比如某国企可能调入一个管理层多数不了解的后勤人员,其主要职能是搜集该国企管理层的思想倾向与政治态度;另一个是派往国外的专职特工,比如除了大使馆文化参赞一类的任职者,还有某个留学人员服务机构临时招来的经理助手。这两者工作状态绝密,人员编制规模也无法从公开媒体资料推知,经费开支亦无从了解。

  比较低层的情报人员是前两种即朋友和信息员,联络员在国内则与密干难以区分。情报机关以朋友身份对待的,大多是社会交往面比较宽的「社会散跑」但又具备一定社会身份的人。由于这类人社交能力强,能从社会上了解到敏感动态。情报机关有些「朋友」是不领取报酬的,而是以相应利益交换来形成合作链条。比如,在重要业务活动中警方派人公开参与以证实其在地方的实力。

  利益链条与开支规模

  「朋友」类情报人员能够积极为维稳机构(如政法委内的「维稳办」及政府体系的信访局、舆情中心)提供社情民意资讯,而维稳机构在向这些人支付相关报酬时,也会进行剋扣或借这些人之名多列支经费。有现实桉例表明:一张只有小写金额六千元的「朋友」领款收据,曾被「维稳办」的经办人员「添了一个『一』,下账时就成了一万六千元」。初步估算,全国以「朋友」身份为维稳机关提供情报的人不下于三百万,每年开支不少于一百亿。这些人大多是维稳机关工作人员的亲戚、朋友,因此,除非双方矛盾激化,否则六千元变一万六千元的舞弊行为不会被扩散到社会上去。

  信息员的数量显然小于「朋友」的数量,但全国也不少于一百万人。他们针对特定需求与特定事件向特定人士搜集信息。此种称为「三特」的情报涉及面窄而事关重大,因此,信息员可以编造一些情报以领取高额费用。举例而言:有一个某破产国企的经理人员自己经营了一个茶馆,茶馆常客中有维稳机关认为的特定人员,兼有维稳机关信息员身份的茶馆老闆会主动与特定人员频繁约见或通话或网上聊天,并故意製造一些「小事件」来让特定人员散发出更多的信息。

  信息员的费用领取较有弹性,但重要信息的报酬相当高。比如特定人士在敏感节日(如五一、国庆、春节)的具体动向或重要活动行程,一般是一条信息两千元。上指的那位茶馆老闆(信息员)一年可领取五万元报酬,也可介绍自己的关係人进维稳机关工作,形如交通协勤、城管协管。信息员开支全国每年规模不低于三百亿。

  无论是「朋友」领取日常报酬还是信息员获得高额单项支付,在社会上都叫吃维稳。这也是体制内学者如封丽霞所指维稳异化的利益机制之所在。而吃维稳当中每年被贪污金额绝不少于六十亿人民币。维稳已经形成了产业链。

  中共国家将被维稳分裂

  用编造情报与虚列开支的方法吃维稳不过是一种「小吃」,大的吃维稳则存在于国家政权层面。在国家政权层面上,又分为两个大的支系:其一,是与中央政法委一体的综治体系,不断用「硬任务」的方式向地方施压,造成「越维越不稳」的惯性。反过来,这个中央体系又推动执法机关的扩充,比如今年北京市计扩招警员五千人;其二,是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恐怖性政治统治,维稳完全超越了法律界限,从而造成更深刻的民族矛盾。

  这两项比之于「小吃」种种,是真正的「大吃」。比如新疆维稳採取了不准在校学生参加本地宗教活动的方法,以至于有维族大学生因进清真寺而被取消考研资格。也正是在这种刚性维稳之下,南疆出了刘喀生贪贿桉、北疆出了焦宝华贪贿桉,而刘焦二位则是王乐泉主政新疆时的维稳模范县委书记。儘管张春贤取代王乐泉之后大力採取怀柔政策,但也不能从根本上消除维稳与贪腐并行给维哈两族造成的感情伤害。这也是和田「七‧一五事件」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吃维稳」与国家分裂似乎毫不相干,或许也有点危言耸听。但是,再看一下引发内蒙大幅动盪的群体性事件,可以发现:事件源发地锡林郭勒盟也是贪腐重灾区,从原盟委副书记蔚小平(蒙古族)落马到自治区副主席刘卓志(汉族,曾是蔚的上级,任盟委书记)被双开,都将锡盟一直以来维稳有功的记录推翻了。

  特务统治毒化社会道德

  腐败与特务统治在什麽程度上在推动国家分裂,当是中共高层心知肚明的事情。鉴之前苏联,特务统治对少数民族的严重伤害,是后者脱离苏联的最大动力。鉴之于中国实情,胡锦涛以内蒙之稳为荣耀,曾于二○○七年亲书「民族团结宝鼎」鼎名,祝贺内蒙建区六十周年。胡总几年前认可的民族自治典范,今年爆大动盪,是为「种下龙种收穫跳蚤」之讽刺!

  如果说少数民族的分离运动可以被军事高压遏止,那麽,另一种更深层的大分裂正在让中国社会往绝望的深渊滑落──特务统治不仅让更多的知识分子彻底放弃对现体制的希望,而且还极大地毒化社会道德。关于特务统治对社会道德的毒化,此处不再赘述,网上搜一下叶利钦对它的评价就足够了!

《动向》2011第八期

□ 一读者推荐

——————————————————————————– 日期 11-08-21 14:12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9756

:

杭州:中国没有德育教育

 ·杭 州·

我曾经写过一篇”中国文科教育的失误”,提出了中国没有真正文科教育的问题。其实,中国教育还有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中国没有德育教育。

记得小时候在中国,被教育说要做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而我从小一直到读大学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所谓德育好的同学,因为那些德育好的同学大多是些爱拍老师或书记马屁,积极配合共产党政治宣传,喜欢讲空话套话的人。我这里要说明一下,我并不是说我从小就看透了共产党的本质,像今天这样反共。小时候讨厌共产党宣传纯粹是出于一种本能的自然感情,觉得那一套很无聊,全是些空的东西,特别假,特别装腔作势。

最近我在网上读到一位中国家长陪孩子复习《思想品德》时的感受:”无用的东西教得太多,抽象玄妙的东西教得太多,明显是假话的东西教得太多”。看来今天中国的德育教育与我成长时的教育并没有多大差别。中国学校的德育教育,以歌颂党,以灌输毛泽东思想,背诵共产党口号,学习共产主义马列主义为主导,给孩子灌输的大多是抽象无意义的空话套话,内容大多脱离人性甚至违反人性,更有很多不符合事实的假话,其目的是为共产党牢牢掌握政权服务,是要培养对党忠心,听话好管的党的”接班人”。在这种教育的长期熏陶下,孩子们被渐渐去人性化,渐渐丢失人的良知。我们从小被教育说要培养好的品德时,目的是要做党的好孩子,而不是为了服务于人和社会。今天的中国人大多连基本做人常识都没有,基本对错都不知道,基本良知都缺乏,就是从小被培养党性,被去人性教育的结果。虽然我们小时候也有学雷锋做好事等培养品格的活动,但目的与西方学校里学生参加志愿活动的目的很不同;我们学雷锋做好事,是为党为革命的一部分,而不是为了帮助人,帮助周围那些不幸的同胞。实际上,在我小时候成长时的中国,你根本就不能说中国存在不幸的人,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都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在这种教育下长大的人,擅长于放眼世界,能为被美国入侵的伊拉克人义愤填膺,却对自身周围比比皆是的受到不平等不公正待遇的同胞视而不见,无动于衷,毫无同情心。记得九十年代末一次回中国,去一个大学同学家看他新买的高级公寓(在当时中国算高级),聊天期间忘了为什么我提到有大陆人偷渡台湾的事。这位同学听了非常生气,说:大陆谁会要去偷渡台湾?台湾根本不如大陆;并说有台湾友人来看他的公寓,称赞说你们大陆人现在都住得这么好了。当时我听了,就笑了:哪里有”都”,我们班同学中(当时)也只有你和极少数的几个人在中国能住上这样的公寓,你当然不会去偷渡台湾,可那些来自农村和偏远地区的人,在大陆没有地位没有机会,就要去偷渡台湾。这位同学是我大学期间的班长,照理是大学同学里相对来讲比较出色的,也只有能力看到自己一点点经济上的成功就沾沾自喜,根本不关心社会上其他人,可见中国教育的失败。这场谈话也是第一次让我意识到,我来美国后潜移默化,已经不再是出国前的我。如果我没有来美国,我也一定是一个对社会上其他人毫不关心的人。我读大学时胸怀远不如这位班长,是一个毫无政治上进心,只关心自己的学生。

我看过一部英国记录片-”七岁开始成长”(Seven Up),是一部从1964年开始追踪拍摄十几个伦敦孩子的记实片,从他们七岁开始采访,然后每过七年采访他们一次,一直到他们长大成人,记录他们的成长实况。这十几个孩子,有来自最下层最贫穷潦倒的破碎家庭的,有来自蓝领工人家庭的,也有来自富裕有特权(privileged)的家庭的。那些贫穷或蓝领家庭出身的孩子大多上的是公立学校,而那些富裕有特权家庭出身的孩子上的则是昂贵的贵族私立学校。片中一段对富家子弟的采访,让我窥见了英国贵族私立学校是如何培养富家子弟的德育的。这些上贵族学校的富家孩子们介绍说:我们在学校被教育说,你们来自有特权(privileged)的家庭,是比一般人幸运的人,因此你们对社会负有特别的责任,有义务为社会做比一般人更多的贡献。他们还说学校教会他们做绅士的礼貌礼节,其中包括对待穷人不能嗤之以鼻,不能做贬低他们人格的事。这些贵族学校里长大的孩子中,有一个从小就立志要去非洲帮助穷人,长大后虽然没有去非洲,但青年时期去了孟加拉国给贫民孩子当老师,中年后则回到伦敦东区为穷人孩子教书;另一个从小就关心政治的,长大后做了律师,业余时间则组织志愿团体从事志愿活动,为失去父母的孤儿们募捐集资。从这些故事我们可以看到,西方人的高素质并不是基因里天生俱来的,而是后天教育出来的。

美国学校的德育教育叫做Character Education,翻成中文就是品格教育。虽然大多数美国学校没有专门设置品格课,但学校里设有学生辅导员(counselors),专门为学生作引导工作,包括品格上的引导。学生正确价值观正直品格的建立还通过社会学习,文学学习,通过社会活动学分,通过老师的日常言行身教等等来引导培养。美国学生品格教育的另一个重要来源是来自家庭,很多美国父母非常重视从小培养孩子正直的品格,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并且用自己的言行为孩子做榜样。比如奥巴马的母亲教育幼年奥巴马说:要成长为人,你一定要有价值观(If you want to grow into a human being, you are going to need some values)。她给奥巴马立了四个做人原则:诚实(Honesty),公平待人(Fairness),说话要直接(Straight talk),以及要有自己独立的判断能力(Independent judgment)。

我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中国没有德育教育”,其实更确切的题目应该是”新中国没有德育教育”,因为中国学校的去人性化德育教育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才开始的。中文网上近年来流传民国时期的小学课本,被人称为是上有信念,下有常识,不居高临下,不喊口号,无关君王权贵,体现民间真情的好教材。很多人说看了民国课本,不禁为中国现代教育哭泣,为中华民族的未来担忧。把解放前后小学课本做比较,人们立刻可以看到鲜明的差别:民国课本是人文教育,小学第一课从浅显易懂的做人道理学起,从怎样自重和怎样尊敬人学起,新中国课本则是奴才教育,小学生从毛主席是人民大救星共产党万岁学起;民国课本教育孩子值得崇信的是父母老师兄长,新中国教的是相信党崇拜毛主席。两个时期课本的前后对比,让人看到新中国后教育理念上的倒退和没有人性,而民国课本教给学生的理念则符合人之良知,近百年后也不过时。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其目的除了要让学生增长知识,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人,要教会学生如何做人。共产党改造后的中国教育在教学生做人这点上,可以说是彻底失败了。当一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一代精英缺乏良知缺乏人性时,他们的专业知识再好,这个国家也不会有希望。

记得曾有读者说我谈民主太空,应该讲些中国具体怎么改进。虽然我并不认为阐述民主的好处是空话,因为不少中国人对民主仍然非常无知,但我也同意能讲些具体怎么改革很有必要。我这里就提一个中国改革的具体建议,那就是从小学到大学,彻底废除反人性的共产主义教育,去除教材中的党性内容,用人性思想教育孩子,不肯讲人权自由民主,讲儒家思想(挑精华讲)也比讲共产主义讲党性好一百倍(可悲的是,近百年前的民国课本,已经给孩子们教人道自由民主立宪的概念,近百年后却不能)。小学要废除少先队,不要再让孩子从小对着红旗宣誓说假话空话,教孩子从小学会讲真心话,从小学会自尊并尊重周围人,从最基本的做人常识,最基本的礼貌学起。这个改革并不难,并不直接影响维稳,可以是中国改革的最简单安全的第一步。

□ 读者投稿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