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利比亚人民自由, 文明

字体 -

2011年2月17日到8月22日,卡扎菲走完了作为利比亚领导人的最后半年。迄今三个儿子相继被捕,卡扎菲本人也下落不明。

利比亚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领导人贾利勒22日在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阿齐齐亚兵营与周边地区仍不在我方控制之下。我们不知道卡扎菲是否在那里,也不清楚他是否还在利比亚,还是已经出国。”据阿拉伯媒体报道,北约一些高级负责人认为,卡扎菲的部队并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

但显然,利比亚很可能不再属于卡扎菲了。

一名利比亚“青年运动”组织成员在网上向记者展示了攻城初卡扎菲政府向手机用户发出的短信,呼吁首都市民“到街道和广场上去消灭武装分子”;随后他又向记者展示了22日来自反对派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NTC)向手机用户发出的短信“祝贺利比亚人民推翻卡扎菲,我们呼吁民众走上街头保卫家园”。

在班加西的中资企业员工朱先生告诉记者,当地时间8月21日夜,在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全城鸣枪庆祝攻入首都。“这是个不眠之夜”。

目前的黎波里曾经的标志性建筑“绿色广场”已经改名为“烈士广场”。记者从半岛电视台电视画面上看到,在“烈士广场”,民众将卡扎菲的画像踩在脚下,举起了代表反对派的三色旗帜。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李绍先说,正是这些要求变革的民众最终推翻了卡扎菲的统治。

最后的鏖战

兵临城下。

时间回溯到8月15日。这一天,反对派拿下的黎波里南部门户重镇盖尔扬,标志着利比亚冲突最后阶段的开始。这一胜利意味着反对派可以完全包围卡扎菲控制下的首都的黎波里。

20日晚伴随多处爆炸声,反对派武装宣布的黎波里城内已爆发“起义”,随后攻入首都,代号“美人鱼行动”。

反对派发言人居马·易卜拉欣21日凌晨说,行动由的黎波里城内的反对派策划实施,行动地点包括法希卢姆、苏克朱穆、本阿苏尔等居民区,随后扩散至的黎波里全境。

利比亚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当天发表短暂电视讲话说,来自东部米苏拉塔、南部盖尔扬、西部山区及扎维耶市的反对派武装赶往的黎波里,目标是控制的黎波里全城,并保留市内基础设施。

此间北约空袭也加紧了节奏,为反对派武装提供支持。

独裁者的末日 利比亚反对派控制首都

19日当利比亚反对派武装正从东、南、西三面对的黎波里发动进攻时,北约加大了对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轰炸力度,24小时内有26架次的飞行实施空中打击,在的黎波里附近炸毁了9处军事设施、3个雷达、1套防空武器系统和1辆坦克,共计14个关键目标。

20日,在反对派进入的黎波里市以后,北约继续猛烈空袭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24小时内有36架次的飞行实施打击行动。

面对反对派的凶猛攻势,卡扎菲一方似乎毫无斗志。

利比亚政府消息人士称,的黎波里有6500人的精锐部队守卫。然而消息显示,在攻城尚未开始时,卡扎菲身边老臣贾罗德就已前往意大利寻求庇护,他19日曾在反对派电视台上说:“卡扎菲政权已经完了。”此前负责石油事务的部长级官员阿布克、公共安全副秘书阿卜杜拉等重量级官员已分别出走。

身困危局的卡扎菲21日凌晨发表电视讲话,要求利比亚民众走出家门,共同抵抗北约和反对派武装的进攻。

卡扎菲在讲话中还否认自己会离开利比亚。为了证明他的这次电视讲话不是事先录制,并证明自己依然坚守在阿齐齐亚兵营,他强调说:“今天是8月21日星期日,目前的时间是凌晨1时40分。”

然而事情仍然超乎意料。21日卡扎菲长子穆罕默德·卡扎菲宣布投降,另外一个儿子赛义夫在首都一酒店内被捕。被捕前赛义夫曾通过国家电视台广播对外发表演说,称利比亚政府不会放弃斗争。但他同时也表示愿意就和平谈判与反对派展开对话。

22日利比亚反对派武装占领了卡扎菲之子哈米斯指挥的哈米斯旅驻地。哈米斯旅是卡扎菲政府军装备和训练最好的部队之一。

大势已去,当天凌晨反对派官员表示已控制的黎波里,目前正在市内清除卡扎菲残余部队。

权力真空隐忧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古贾22日凌晨在半岛电视台访谈节目中说,卡扎菲曾是利比亚的一个象征,如今人民已将其推翻,利比亚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古贾说,反对派终将回归的黎波里,并将在过渡时期依照“宪法宣言”规定举行大选,希望能够最终建立一个多边、民主、平民化的国家,尊重法律及司法独立。

但是顺利实现政权过渡并非易事。

学者李绍先说,当前其国内民众倾向支持反对派,这对政权过渡是个有利条件。但是利比亚过去就存在部落较多,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加之反对派本身来自不同势力,有不同政治主张和利益考虑,因此战后组织重建和大选面临很大挑战。

李预计,将来反对派会和前政权官员合作,利用他们减少过渡时期的摩擦。

投资于利比亚的某中资企业海外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卡扎菲已经下台了,但是现在利比亚形势对于企业来说仍不明朗,部落之间关系很复杂,对于临时委员会来说考验很大。他直言企业尚不能轻举妄动,“还处于雾里看花阶段。”

显然,鹿死谁手,目前尚不得知。

而这背后的深意在于,谁最终掌握政权,与下一步政治体制、经济产业发展模式,石油命脉行业的发展方式,息息相关。

据了解,卡扎菲当政时,利比亚以石油为经济发展支柱,工农业发展受石油收入的制约,油企和大型企业均为国有。 在半年的对抗中,利比亚大型炼油厂均已落入反对派控制下。

危机处理路线图

在利比亚不太明朗的权力鏖战中,国际间力量积极表态。

他们对利比亚的关注,不仅仅是这里频繁上演的疯狂战火。作为北非一国,利比亚战略地位无比重要,该国靠近地中海航路中端,此航段是美国、西欧和中东、西亚、南亚、东南亚、东亚之间海运线的必经之路。

首个承认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法国,已经开始出手卡扎菲之后利比亚政权过渡了。8月22日法国外长朱佩表示,法国建议从下星期开始,召开最高层级的联络小组特别会议,将为国际社会处理利比亚危机确定“路线图”。

朱佩还表示,法国总统萨科齐邀请反对派领导人未来几天内赴巴黎会面。此前坊间也有传闻,欧盟方面一度对反对派提供支持。

与法国一样,美国也开始强调与过渡委员会的密切联系。美国白宫发言人厄尼斯特21日称:“美国仍在与我们的盟友、伙伴及全国过渡委员会保持密切联系。”

22日在书面讲话中,奥巴马直接向反对派发出呼吁,要求反对派致力于向惠及所有利比亚人们的民主政治转变。

李绍先分析,外国势力干预背后可以看出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西方国家希望将利比亚塑造成北非民主的样板;另一方面着眼于利比亚石油,以及在利比亚重建中出现的机会。

而政治利益和石油是相互联系的。

《石油战争》一书作者恩道尔早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美国需要在中东支持民主和自由市场,美国的计划就是重演苏联垮台后在东欧国家的策略,引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控制该国经济,迫使石油公司私有化,这样西方石油公司就可以直接对石油进行控制,这是美英对中东的长期战略。

《BP2010世界石油产品统计报告》称,2009年利比亚剩余石油可采储量为58亿吨,当年石油日产量约160万桶(约24万吨)。作为非洲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利比亚是中东石油运到西欧、美国的必经之路,该地原油质量高,适于美国和欧洲的现代炼油技术,战前主要供应于西欧国家。

此前由于战火,相关的石油供给受到影响。

公开消息显示,目前卡扎菲掌握的炼油厂已经悉数落入反对派手中。

此间反对派控制下的阿拉伯海湾石油公司、西班牙的雷普索尔和意大利的埃尼集团都已暗示只要危机解决,供给恢复到正常水平的速度会快得多。分析家认为一年内该国石油产量将达到每天100万桶。

就在反对派突然攻入的黎波里后,北海布伦特原油价格在几小时之内就下滑了将近3美元,达到106美元一桶。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