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mama ,专访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专家吴稼祥

字体 -

–专访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专家吴稼祥

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研究员吴稼祥,是中共十三大报告起草人之一,他长期关注中共政治体制改革进程。十一月九日,中共十八大召开翌日,他在北京接受亚洲周刊访问。他说,胡锦涛所作的十八大报告,主色调是平和的,没让你觉得惊讶的东西,似乎没有什麽很重要的东西。不过,报告中有一个章节很重要,即把政治体制改革作为单独一个部分来写,自中共十三大以来,从未如此。这是极其重要的信号丶极其积极的信号。不要看它写了什麽,这不重要,单列一个章节写政治体制改革,这很重要,表示开了绿灯,可以往前走了,下一步路怎麽走,是你习近平的事了,十八大报告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就在此。以下是专访内容:

你总体上怎麽评估胡锦涛所作的近三万字的十八大报告?

党的报告是一个大杂烩,其实每一次党的报告都这样。不管哪个政治局常委提出的意见,应该说都必须吸纳。当然,强人时代就不一样,比如邓小平时代,别的常委提出的意见,他可以否决,其他人就没有这权力。可以说,这样的报告是高度谈判的结果。每个人都想加入自己的东西,但每个人都不希望对方加一些完全否定自己的东西。十八大报告按应有程序,半年前就给所有的部级以上官员看了。

在大会上读报告的是即将离任总书记的胡锦涛,而出任报告起草小组组长的是拟任总书记的习近平,为什麽有如此安排?

这就决定了这份报告的品格,即承前启後。承接的是胡锦涛十年所做的,写出来的是大家可以接受的;习近平未来要开启的,也是上一届领导人胡锦涛以及与胡思想一致的人不会反对的。起草小组组长是下一任总书记,这就确保报告不会出现下一届领导人绝对不能接受的东西,你胡锦涛可以要求写上你认为必须坚持的,但你不能坚持我习近平认为不能接受的东西。承前是可以的,但不能承前那个「唱红打黑」和文革那一套,承前那个「五不搞」(吴邦国所提的五个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胡锦涛报告中说,「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你怎麽理解?

不走邪路,就是不走西方道路。但仅仅用了四个字「改旗易帜」,习近平不允许把话讲清楚,只能含糊写,这就是双方妥协的结果。至於说,如果把走邪路说得很具体,以後他们就会质问你,明明说这不能搞,你偏偏搞。你会说,不走邪路,我搞的算邪路吗?什麽是邪路,这是定义问题。「唱红打黑」是「老路」,在胡锦涛看来,「唱红打黑」却是正路,但在习近平看来是「老路」,这路不能走,於是双方妥协了,我既不能走重庆的「老路」,你也不能走那条改旗易帜的西方「邪路」。十八大报告起草小组组长坚持的是不能搞重庆丶文革的那一套,上届报告起草小组老组长坚持的是,你不能搞西方普世价值那一套。

你强调的是这样重要的报告,其实是各方观点的妥协结果?

对。正是如此,我们不能对十八大报告有太多指望,重要的不是报告写了什麽,关键的是这报告没写什麽。它没有明确写胡锦涛这些年来坚持的反对普世价值,没有明确写不搞西方议会政治丶联邦制,没有明确写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没有明确写国有制的主导地位,这就是积极信号,关键是什麽没有写,而不是写了什麽。写的那些是老的总书记干的,没有写的是可能要限制下任总书记要干的。

以往的党代表大会的报告都是妥协的结果吗?

毛泽东丶邓小平这样的强人时代,就不用妥协,他们说了算。二零零一年十月成立十六大报告起草小组,胡锦涛任组长。当时提出精神文明决议时,每一次胡耀邦都将邓力群加上的以共产主义核心的一大段删除,邓力群拿到徵求意见稿,又添加上去,胡耀邦又删除,邓力群再加上,先後五次。

你认为推动政改,关键是什麽内容?

政治体制改革实质就是民主制度化,就是民主化,离开了民主就没有意义,谈民主不谈选举没有意义。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就是怎麽把民主选举落实了,说其他的话,那是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在回避问题。我说个小故事,第一次对你公开。那是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宣布戒严)晚上,我从中南海到政治改革研究室见鲍彤,他说我一旦死了,这就是我的遗嘱:我们现在感到後悔,动作太慢,不能按照我们(指他和赵紫阳)的想法,准备用五年时间,把民主直选村一级推到地市一级。这就是当年赵紫阳和鲍彤的设想,如果按照他们的设想,现在已经民主化了。所以你看温家宝每次到地方讲话,说的话都是当年赵紫阳的想法,他说人民可以管好一个村,就可以管好一个乡,也能管好一个县。为什麽这麽说,这就是说直选可以推到县,可以推到地丶市,这都是赵紫阳的想法,在温家宝的心目中是很清楚的。两边的政改他都很清楚的,一个是我们这边,一个是赵紫阳那边的政改小组,报告要交给总书记,都经过温家宝,他是中办主任。

你认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是民主选举,是直选?

对。所谓政改,除此以外,没有政改。现在谈什麽行政机构改革丶大部制丶省直管县,都没有意义,那都是在一个艾滋病人身上治疗溃疡疮疤。当然可以治疗,也应该治疗,但无法解决根本问题。政改在我看只有一个东西是有意义的,就是把人民直选从村一级逐渐往上推。政改内容就是把直选由下到上丶从点到面丶从少到多,逐步推行。

据你分析,这个十八大後能解决吗?

我不思考十八大後可能不可能这麽做。只能这麽说,不这麽做,就亡党,共产党已经进入读秒阶段,改革是自救,不改就是自戗?你看这次政治局常委名单,你想再有一次换届吗?这一次都搞成什麽样子了,差点发生内战。我同意杜导正的说法,中共还有十年时间自救。这样下去,不可能还有下一个十年,我们儿女不可能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明年他不改革,我都会成为革命派。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维稳,如今就看习近平怎麽干了,给共产党一个机会。中国不可能再这样下去,拿人民血汗钱到处招降纳叛,这是些小人,是宫廷太监,把中国搞成这样。

你对十八大後的发展态势还是有信心?

我没这麽说,我只是说有了信号,今後会怎麽做,我不知道,它不这麽做,就自取灭亡。

中共多次提出党内民主问题,你对党内民主怎麽看?

民主从党内民主开始,没有意义,这是个伪命题,党内民主从来都是个伪命题。研究台湾情况就知道了,台湾社会民主化後国民党才开始民主化,如果说国民党没有社会民主化而先自己民主化,这个党就崩溃了。

民主化是指制度化,任何人都不能改变,这叫民主化。听别人意见,是民主作风,跟个人的品格有关。真要搞民主化,党内要直选,所谓民主一定要直选,要投票,必须要有竞选,候选人多於当选者。民主的三个精义,一是选票丶二是竞选丶三是候选人多於当选者。不可能先有党内民主,社会民主化之後才能有真正的党内民主。民主和分权结合起来,权分到哪,民主跟到哪,所以说村级选举搞不好的都是不想搞好。

说中国特殊,社会承受不了直选,这种观点就像说孩子游泳,你把他们赶到海里,不管了,死了好几个,你说孩子不该游泳,全世界的孩子都在游泳,就中国的孩子不能游泳。这不是笑话吗?

来源:《亚洲周刊》二十六卷四十七期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