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韩家亮:与冯胜平商榷民主和民主转型

字体 -

韩家亮:与冯胜平商榷民主和民主转型最近读了冯胜平给习近平写的一封信【1】,我有些不同看法提出来讨论。我们在一些大方向方面是一致的,例如承认普世价值和希望中国早日实现民主等。但是有不少关键问题我们的看法相差很大。通过开诚布公的讨论才能搞清楚民主的关键和现在应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在讨论以前,我先澄清讨论的依据。我用Hague 和 Harrop政治学入门课本【2】和Heywood的政治意识形态学课本【3】做基础。我翻译了【2】中第三章民主的要点并加入中国的国情和我的一些分析【4,5】。如果有其它更好的书和文章我很愿意知道。

* 什么是民主?民主与法治的关系 *

看起来实行民主简单,实际上却相当复杂。亚里斯多德把政体划分为专制、寡头、民主三大类,每一类都有好的和败坏的【2】,民主不一定最好(这个一直到现在还有争论)。古希腊已经知道民主可能产生多数暴政。现在多数政治学家认为民主好,例如著名耶鲁政治学教授Robert A. Dahl就很推崇民主【6】。我自己的看法是民主是必然的,因为”人被造平等”。既然平等,专制统治和寡头统治就没有理论依据,每个人应该都有权力参政,民主就是必然的体制。我有两篇文章论及平等和民主的关系【7,8】。

仅仅投票不能保证政体是民主的。【3】认为法治是民主的必要条件,相关讨论见【9】。大陆华人中很多人不清楚法治(rule of law)与法制(rule by law)的区别。它们的意思在英文里比较容易懂得。法治(rule of law)把法律放在最高,统治者在法律下面。而法制(rule by law)指统治者用法律来治理民众。法学历史课本《关于法治:历史、政治、理论》【10】对了解法治的历史和内容很有帮助,建议想深入了解法治的读者认真读一读这本书。我有几篇文章与法治相关【11-13】,后两篇基于【10】。一个正常的民主必须要有法治,否则暴政很有可能出现。《关于法治》有这样一句话”雅典的民主与法治实际上是同义词”【10,12】。希腊民主的早期可能没有法治。但是后来雅典的民主与法治共存。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对法治作了不朽的贡献。没有法治民主早晚要出问题。”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被雅典的民主派处死”【10】影响了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他们推崇法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要避免这类事件重演。苏格拉底被处死固然是悲剧,但是这与后来共产党的暴政在程度上和范围上远远无法相比。

* 中国离真正的民主距离 *

坦白地讲现在的中国大陆离民主的距离还很远(这是从指标上讲,不是从时间上讲)。我们上面已经看到民主政体必须有法治。宪法是法治的主干。但是中国现在的宪法远不如二千五百年前的雅典宪法先进。你只要Wiki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就会得到【14】,其评价并不为过。(1)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努力使法律普世,避免宗教的影响。中国宪法反而明文引入准宗教: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2)雅典法治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国宪法确立一些人高于其他人,是统治者,冠冕堂皇地进行(无产阶级)专政。(3)中国宪法不自洽,不同情形不同人可能引出不同的法律。中国没有法治。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向民主转变有相当大的困难。

中国大陆知识界的政治知识极为缺乏。在政治学方面,大陆的教授很少具有西方一流大学的学士水平。我读过大陆几个名教授的文章【15,16】。他们的水平真的无法恭维。许多海外大陆学人也缺乏政治学基础知识。

* 民主转型问题 *

民主转型是个大问题。不懂得其它国家民主转型经历会使我们重复别国民主转型的错误,损失几年至几十年的时间,几亿乃至几万亿财富。学术界对这个问题已经有研究。影响力比较大的是已故著名哈佛教授Samuel Huntington的民主转型三波【2】。【5】有中文对民主三波的简介。以后是否还会有民主波?即使有民主波大概也难影响中国。两年前阿拉伯民主运动开始时,我认为那次民主波对中国的民主转型影响可能不大【17】。 台湾的民主转型对中国有些冲击。但是中国质量太大了,这样的冲击难以根本改变中国。

应该懂得什么是非自由民主制【2,4,5】。非自由民主制有民主的形式,但是不能保护人权。非自由民主制没有自由民主制所具有的自由、民主、人权。中国的民主转型应该尽量避免非自由民主制。

* 党内民主? *

如果懂得上面民主的意义,你应该知道党内民主一词是oxymoron(自相矛盾词)。民主限制在党内就不可能是真正的民主,同时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也不可能把只让一个党有民主。如果一个国家只有一部分人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其他人是二等公民甚至是贱民,它不会被认为是民主国家。不错大约一百年前西方国家的妇女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五十年前美国黑人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时代不同了所有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受联合国人权宣言保护的。沙特等少数阿拉伯国家妇女仍然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没有人认为它们是民主国家,而且它们一直受世界舆论敦促改革。现在许多非自由民主国家仍然是一人一票不过统治集团或党派利用各种手段破坏公平选举。世界上有许多非自由民主国家但是没有”党内民主”国家。非自由民主制比党内民主制容易操作。

前面的讨论凸显法治的重要。如果实行”党内民主”,法治实现的复杂性就增加了N倍。不同的权力的阶层必然要遵守不同的法律。法治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要限制政府。对于一个”党内民主”的国家,法治如何实现?另外法治的一个原则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点怎么实现?现代社会中没有看到这样法治的例子。

中国的民主发展有几种可能:(1)恢复儒教等级森严的阶级制度。这样局部民主有可能,但是国内外的支持几乎为零。(2)回到僵硬马克思主义体制去。按照William McNeill,马克思主义与儒教在结构上很相似【18】。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划分提供了一些人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局部民主的可能性。但是很难想象中国会这样开倒车。(3)转变为自由民主制。(4)转变为非自由民主制。(5)基本维持原状。我认为在习近平的领导下(5)的可能性最大。

* 寄希望于新领导习近平? *

许多大陆学人对皇上有一种不切实际的盼望。换了一个新皇上,许多人研究他的家谱,经历,过去的讲话文章。研究后有人说,有希望了,他是改革派。过了几年改革还没有动静。许多人安慰自己说,他还没有坐稳。过了几年,皇上的智囊讲了民主是个好东西!一些人很激动。再过几年他的宰相讲了民主、自由、人权是普世的。还没有等到动静,新的皇上来了,新的一轮又要开始了。

与冯胜平和许多大陆华人不一样,我对习近平不抱任何期望,我但愿我是错的。把习近平与蒋经国相比非常不恰当。中华民国有一部可行的宪法,有法治的轮廓。蒋经国的声望很高因为他在经济建设上有很大功劳。因为蒋家的声望,蒋经国可以撇开党内强硬派开放党禁报禁。这些习近平都没有。习近平与戈巴乔夫的差别也极大。戈巴乔夫有很高的人文价值,记得他得知天安门屠杀后说即使共产党下台也不能屠杀人民。习近平上台后至少要先平反六四,我才会对他认真考虑。可能更重要的是戈巴乔夫基本上认同自由,民主,人权。从几年前习近平的一次讲话看,他压根儿不接受普世价值一说。而且即使习近平有赵紫阳的理念,党中央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我想更重要的是世界上那么多研究民主转型的政治学家,很少有人认为一个人可以改变制度。如果一个党魁可以改变政治制度的话,Samuel Huntington和其他学者为什么不研究?难道你就一定比大多数学者高明?一个领袖确实可以起重要作用但必须在相应的条件下。依我看,无人可以预测中国或任何一国政治制度突然变化的时间和方式。例如虽然美国有许多杰出的专家研究苏联政治和经济,没有专家预测出苏联的垮台的时间和方式。如果一个这样的预测是对的话,我几乎可以肯定它是蒙对的。其中的道理与预测经济危机一样:这是个复杂性非常高的多体问题不能指望用现今的科技可以解出。一个对的答案很可能是碰上的。但是这绝不意味者我们不能做什么。如果我们透彻懂得民主,民主转型,了解各国的民主经验,并把这些知识普及到中国大陆民众中,我们就可能促使比较快地较少代价地实现中国转型。我们特别需要注意避免陷入非自由民主制。

我个人认为触发中国制度变革的导火线是经济危机,特别是房地产出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时间大概在10年内。任何经济,无论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必然会发生衰退。在经济快速发展时,许多政治、经济、民生问题被掩盖起来。经济衰退时许多问题都会暴露出来。将来我另文详细分析。我的点是无人可以预料什么时间中国以什么方式变革。如果我们装备好,就可能在转变中少受牺牲和痛苦,少浪费时间,少走弯路,少浪费资金,帮助中国成为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

欢迎大家指正、批评、建议、提出新看法。

注释: 【1】 冯胜平:党内民主,以法治国,让少数人先民主起来–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信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302 【2】 Rod Hague, Martin Harrop, “Political Science: 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 Palgrave Macmillan; 6th Edition, 2010. 【3】Andrew Heywood, “Political Ideologies,” 4th ed., Palgrave Macmillan, 2007. 【4】韩家亮:非自由民主制、多数暴政与中国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4182 【5】韩家亮:民主转型与中国特色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4311 【6】Robert A. Dahl, “On Democracy”, Yale Univ Pr, January 1, 1999 【7】韩家亮:初谈平等和现代民主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771 【8】韩家亮:文化、素质与民主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0857 【9】韩家亮:民主之基要与几点谬误辩解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8256 【10】Brian Z. Tamanaha, “On the Rule of Law: History, Politics, The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11】韩家亮:法治,法制,三权分立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8078 【12】韩家亮:法治的希腊起源和中国实行法治的一些考量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036 【13】韩家亮:美索不达米亚的成文法律、法治、阿奎那的贡献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091 【14】……按照鲁文斯坦(Karl Loewenstein)依照宪法在国家实际权力运作方面所具有的实质意义进行的划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属于典型的字义型宪法(Semantic Constitution),即宪法不能全然发挥限制国家权力,保障人民权利之作用,宪法完全缺乏规范力,成为装饰品。例如,尽管中国政府声称该宪法是”维护和实现百姓权益最根本的保护神”,事实上此法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66年-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均未能发挥其正文中所规定的:”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等条文之效力以保障公民权利,甚至未能保障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人身权利。直至2008年,仍有相当数量的中国公民因言论被治罪,却得不到宪法言论自由条款(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保护。有人士指,这部由执政党起草的,代表该党意志的宪法,自颁布以来,除”党的领导”条款之外的所有条款从未被该执政党认真遵守过。…… 【15】韩家亮:评”代表性的断裂”–反思未来民主的进程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7893 【16】韩家亮: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左派、右派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231 【17】韩家亮:突尼斯埃及政治风波与中国政治局势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8111 【18】William McNeill, “The Rise of the West: A History of the Human Communi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2, p.781.

□ 读者投稿 日期 13-03-23 08:53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