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英顺:自由之火永不灭——纪念12月10日“联合国世界人权日”

字体 -

今年12月10日是“联合国世界人权日”,纪念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nan Rights,又译“人权普遍宣言”)。 “宣言”强调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捍卫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也是各国政府主要责任。“世界人权宣言”是第一份详尽阐释人类普遍权利和基本自由的国际文件,已经成为国际人权法的基础,其基本原则已被纳入多达90个国家的宪法。1948年“宣言”起草委员会共有八名成员,由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智利、中国、法国、黎巴嫩、前苏联和英国的代表组成。

在纪念“世界人权日”之际,检视中国大陆野蛮黑暗人权状况,令人痛心疾首愤懑无语。回顾近代历史,在民主人权问题上,中共言而无信欺世盗名,有负中国人民何止道里计。当年在“世界人权宣言”上代表中国签字的是中华民国政府,1971年台湾在联合国的会员国和常任理事国席位为北京取代后,中共政府就自然承继了“世界人权宣言”的签字国地位,也因此负有对“世界人权宣言”所承担的道义责任,对此中共政府从未否认过。1998年10月5日,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还代表中国政府在联合国总部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迄今已有 150多个国家签署了这项公约)。而在更早以前,中共挑战国民党争夺江山,为了争取人心也有提到实现人权目标,比如毛泽东曾经说过,“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1944年答中外记者团)。这些承诺言之凿凿,中共即使厚颜无耻撒谎成性,也是万难完全否认。

胡适认为“人权之中最基本的是自由,而所有自由的始点就是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不是宪法上的一句空话,必须由政府和执政党明白表示愿意容忍一切具体的政策批评,无论是孙中山,蒋介石(当时还在台上),无论是三民主义,五权宪法,都可以作为批评的对象”。言论自由作为全部自由的核心,一直就是近代中国人权运动焦点问题,清末民国时期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已经争得有限言论自由,中共建政以后实行党国独裁,言论自由竟然完全取消,稍有异议就受残酷打击甚至迫害致死,国家倒退民族遭殃,环球各国无以为甚,正如著名民主人士(全国五大右派之一)储安平所言,“国民党手上,民主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手上,民主是有无的问题”。

习近平上台以后,为了确保父辈江山不倒,祭起毛左大旗加强中央集权,首先想到就是收紧言论控制,强化媒体你死我活斗争,夺回舆论阵地话语权,封锁自由主义和西方宪政舆论,抓捕敢言知识分子(开除北大异议教授)、打压网路言论(制定网路言论入罪规定),封杀自由派网站和自由派人士的微博,严格审查媒体(规定普世价值等七个不能讲)。但是凡事都有物极必反,尤其国际互连网络时代,中共高压控制言论必将激起更大反弹,“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广大民众悠悠众口终究堵塞不住,中共倒行逆施只能会被冲击的七零八散。

1997年中共首领江泽民访问美国,在白宫记者招待会上,当着全球媒体面前,与克林顿总统进行一次关于人权议题对话,野蛮落后心态原形毕露,遭到世人鄙视嘲笑。当时江泽民恬不知耻说到,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民主、人权、自由的观念是相对的、具体的,是由不同国家的具体国情决定的。在人权这类问题上,可以在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基础上开展讨论。

本来克林顿想给来访客人留点面子,不想主动提到令江泽民难堪的人权问题,但是听到江泽民公然大放厥词,歪曲民主体制最为珍贵价值,忍不住当场给予痛斥:自从担任总统6年多以来,我本人,我的家庭,我的政府以及我的政策,不知被媒体和民众公开批判咒骂了多少次,现在我仍然站在这里,美国比起6年以前外界开始骂我的时候更加强大。言论自由是普世的,中国政府对待天安门示威学生的做法是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因为人类已经有了一个“世界人权宣言”。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