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占中! 占中!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

字体 -

占中! 占中!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

三妹(刘晓东)

二0一四年十月四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问题始于1997年“回归”中共极权统治,人民首次大反抗爆发于2003年中共抛出剥夺港人言论自由的“二十三条”立法。

早在2003年,中共当局就抛出剥夺港人言论自由的“二十三条”立法,激起港民五十万人大游行,那次港人的团结一致同仇敌忾的大示威迫使中共当局不得不搁置“二十三”条立法。但是,中共却转而采用各种恶劣手段压制香港的自由。它首先操控香港出入境的自由,并得寸进尺地不断采用收买、威胁和打压手段压制香港媒体。事实证明,邓小平“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 之言只是一句愚弄港人的谎言,它与中共愚弄大陆国人历来的谎言一样,不过异曲同工而已。

自江泽民执政抛出“二十三条”以来,香港自由遭巨大毁坏。胡锦涛执政后香港自由进一步遭破坏,习近平上台后则更是变本加厉,香港这个自由度曾经连续三年被评为第一的自由港,已经被中共蜕变为媒体处处受专制钳制的牢笼。

对此,我自己就有切身体会。香港的书籍和杂志的出售主要面对大陆客,他们占顾客的近60%。可是习近平上台后在机场严设检查关口,使香港的杂志和书籍很难带进大陆,致使香港杂志和书籍的出售率大幅度下降了40%。我在北京的亲属以前还能托朋友从香港带进书籍和杂志,现在已经没有朋友敢应承这种朋友之托了。今年自五月开始,中共国安对海外私人电脑疯狂袭击,我香港朋友的电脑遭病毒袭击,我的电脑也被击毁,只好换新。

自1997年“回归”以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又称特区首长,简称特首)都由中共极权政府特别指派御批,1997年7月1日,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授权监誓下董建华成为特首,后由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监誓下连任。2005年6月24日,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授权监誓下曾荫权成为第二位特首,并于2007年7月1日,由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授权监誓下连任。2012年7月1日,由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授权监誓下梁振英成为第三位特首。这三任“特兽”都不是什么好鸟,都是极权政府精选的畸形动物,他们俯首帖耳,不敢越雷池一步,当孙子也就罢了,还助纣为虐。这样的“特兽”,香港人民能不怒火中烧吗?

中共政府这次又以“人大”释法,操控梁振英“特兽”政府,推翻港人本就已不满意的《香港普选草案》,赤裸裸地变卦,拒不兑现分步骤推进普选的承诺。这就是香港学生罢课,而后市民占领中环的起因。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从1997到今天,香港人民经受了多少屈辱和压制!?他们不得不一次次地抗议和怒吼。今天,他们又不得不背水一战地再次怒吼。他们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人的素质,无论什么文化和种族,不自由,毋宁死!这是人类共同的声音!

下面,请关心香港和中国民主自由的读者,简单回顾一下这一个月来香港人民争取自由的行动。

8月31日,中共人民代表大会否決香港普选的提议,引致全港愤怒,当晚有数千港人聚集在香港政府总部和立法会旁边的添马公园抗议。

自由被如此压制,诺大香港已经容不下课桌,学生首先站了出来。

9月11日,港专学生联会发出罢课宣言,宣言說:“当中共单方面撕破一国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就意味着香港將進入全面抵抗的年代。不合作运动就是为了拒绝助纣为虐、坐拥香港被谋杀……,我們绝对不能失守这一仗,我們每一个人都誓要抗命到底!”学生联会并提出四点要求:一、确立由公民提名选举2017年的特首;二、废除立法会所有的功能组別议席;三、人大向港人郑重道歉,並撤回有关政改的不义决议;四、要求梁振英等官員引咎辞职。

9月22日,香港25个院校发起为期一周的罢课。在这罢课的第一天,有1.3万名学生身穿白衣,系着代表追求民主的黄丝带,挤满中文大学的百万大道,這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學生罢課行动。

9月28日凌晨,香港和平占中行动提前正式啟动。7万香港市民湧向香港主要闹市区——中环,要求中共撤回人大决定,还有数万市民湧向政府总部声援学生和示威人士。

中环连同邻近的金钟和港湾,是香港经济和政治的中心地区。因此,人民占领此地向政府示威有极大的政治象征意义。占中当天,香港当局便出动七千警力,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从下午6点钟开始,在不足一小时內,不下十次在夏愨道添美道交界处施放催泪弹,驱散群众。

《华尔街日报》美国东部时间2014年10月2日报道:“2014年9月28日凌晨起,香港当局出动 35000名警力中的约7000名打击抗议行动,向示威者发射胡椒喷雾和催泪弹,遭致数以 万计的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并占领了城市的另外两个区。经过三天的平静之后,学生宣布将占领政府的一些办公大楼,警察誓言必将阻止学生行动。示威者与警察都在准备着可能于周四夜间发生的冲突。 ”

《华尔街日报》还说:“与此同时,北京的反示威语调也升级。人民日报于周四在头版发表不署名社论,警告香港的民主抗议可能演变成动乱破坏香港经济和长期的繁荣,这与特区政府的说法一致。”

几天來,大雨瓢泼,但更多的香港市民和学生仍從四面八方湧向政府总部和闹市区,高呼学生无罪、梁振英下台,打倒共产党、人大道歉,最多一天有20 万人湧上街头。此时的占中运动已经发展为占领全香港运动。示威者聚集在香港最繁华鬧市的四大据点,金钟,中环商务区,铜锣湾和旺角、尖沙咀等地。9月29日,港府的态度開始软化,政务司司長林郑月娥宣佈押后第二輪政改咨询,防暴警察当晚撤离。其实,放软身段的港府只是前台木偶,后台牵线的中共在实质问题上并不让步。學生和市民坚持要求梁振英下台、爭取真普选的決心不变。9月29日当日,英国外交部就“占中”示威发表声明,支持香港迈向普选,呼吁各方继续进行有建设性的对话。美国国务院也发表声明,表示支持香港牢固的传统及基本自由,包括和平集会及表达的自由。

英雄的香港人民在风雨中撑起雨伞坚持自由诉求,而以后出现的所谓“不测风云”其实全在意料之中。十月三日,就在“占中”行动的第六天,中共开始发动了它们早就经营齐备的香港地下党党员、特务组织、中共控制下的黑社会帮派成员,还有上百个操着普通话口音的队伍,组成庞大的“反占中”队伍,对九龙区的旺角和铜锣湾一带的“占中”示威者发起暴力袭击和围攻。在旺角,有示威学生和市民被暴徒打得头破血流。这引发更多市民赶来保护学生和“占中”群众。

我的朋友从香港发来的最新消息是:“10月2日晚包围政府总部,两边人最多。10月3日晚,因为下午旺角有激烈冲突,广东道撤离,全集中在金钟,最紧张,但未发生重大事件。整夜断续阵雨。”

此时的中共,一方面大力封锁消息,全面封堵大陆人民的视线,一方面利用它的海内外媒体大肆污蔑“占中”行动。从《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到《环球日报》的一篇篇分析和污蔑,到深圳中学生给香港学生的公开信,手法和言论全是老调重弹,它最爱弹的老调是 “海外敌对势力支持和导演”,它就是不解释香港人民最关心的关键问题“为什么你中共当初答应‘港人治港’,现在却赖账?”

中共强硬地拒绝了香港“占中”示威者要求“收回人大否决香港普选的决议”的诉求,它这种历来的死硬态度全在意料之中。它不想妥协和让步,它想用拖的方法,把“占中”运动拖垮。但是,我们要看到,最拖不起的是中共自己。中共现在危机四伏,经济下滑,新疆西藏人民反抗不断,大陆百姓中连曾经受益的阶层也对政府腐败、物价飞涨、空气污染、有毒食品怨声载道。中共正在火上烤,香港人民此时要求普选无异于火上浇油,迫它被烤死又进一大步。

民众运动,策略最重要,我们相信香港“占中”行动的组织者的决策智慧。年轻不可怕,在面对重大考验时,年轻人可以在短时期内飞速成熟。中共会利用它操控的人使用暴力,他们会烧车烧房,然后嫁祸于示威群众,还会利用“占中”影响交通和民众生活来挑拨市民的不满,那咱们就把“占中”改成“占府”,香港政府总部大楼里面没有交通和民众生活,那里本来就是为百姓服务和“遮风挡雨”的地方,中共豢养的暴徒可敢在那里打入行凶,烧车烧房?“占中”的学生和民众要像埃及“广场革命”的年轻人那样,利用好手机,把每天的消息传播出去,这是中共的最怕,全世界都在注视香港,渴望听到香港的消息。同时,组织者不轻易言撤,但心中要有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中共它大兵压阵时,我们撤个干净。还要让它知道,我们还会很快回来。香港老百姓人人有家可躲,数万大军开到香港,连上厕所都是问题,百姓轻松撤回家,给中共大军来个大歪脖,这就是进退有据,一张一弛。

从香港人民这十七年来的不断抗争中,我们看到了香港人民为自由而拼搏的高素质。同时我们也看到,没有人民参政人民普选的民主制度,自由不能得到保障。民主和自由,缺一不可。如果香港今天得不到普选权利,她仅剩的一点自由很快就会全部丧失。我们还看到,香港将成为中国民主的发源地和导火索,香港人民无疑是争取中国民主的先锋和英雄的人民。我在此向香港人民致敬:香港人民,好样的!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二0一四年十月四日晚

————————————-

全力支持香港民眾佔中爭民主

中國民運海外協調會

連日香港數萬民眾走上街頭,以公民抗命的方式, 佔領中環等地區的馬路,爭取真正普選特首。但是,佔中的首天,香港警方出動大批防暴員警,先是用胡椒噴霧,後用催淚彈,短短半天時間施放了87枚催淚彈, 造成近百人受傷;當局還揚言,鎮壓行動還要升級。

有關香港特首普選和立法會普選政改方案,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日作出決議案,選舉辦法比以前更加倒退,否決了香港市民真普選的要求,背棄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一國兩制”的承諾,香港民眾斥之為“三落閘”,否決了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限制特首提名委員會組成人數和民主產生辦法,限制特首候選人兩至三名,這等於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關於“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權”等規定。

香港民眾強烈不滿,市民上街集會抗議,學生進行罷課,並於927日宣佈佔中開始,並提出兩點訴求:

1、立即撤回831日「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改的決定」;

2、馬上重新啟動政改諮詢。指梁振英政府在政改一役表現失職,要求梁振英向中央政府重新提交政改報告書,必須充份反映香港市民對民主的真正訴求。假如梁振英拒絕回應,行動將會升級, 啟動彈劾程式要求梁振英下臺。

但是,學生市民的正義行動,卻被視為違法,香港政府派出數千名全副武裝的防暴員警進行阻撓,先後大量使用胡椒噴霧、催淚彈,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進行鎮壓,導至近百人受傷。

民運協調會十分關注香港目前的局勢,關注香港的人權、自由民主、法治是否受到衝擊和破壞

我們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馬上取消關於香港政改方案框架的決議,取消欽點特首候選人、完全不接納港人意願的“三落閘”方案。因為那是民主的倒退;

我們要求中國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防止矛盾擴大化,承諾不發生流血事件,不派出軍隊鎮壓爭取真普選的民眾誰敢動用軍隊,誰敢像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一樣傷害民眾,誰就要受到嚴厲的懲罰;

我們呼籲兩岸三地及海外的華人,支持香港的民主事業;大陸民眾要支持香港的民主事業,香港今天若沒有真正的選舉民主,大陸的明天也不可能有。今天支持香港,也就是支持我們自己明天的民主普選。臺灣民眾也要清醒的認識到,沒有抗爭,香港的今天就是台灣的明天。

我們呼籲中國大陸的民眾以香港人為榜樣,在各地奮勇開展自己的維權運動。此時此刻,這樣的實際行動不僅是對香港民眾最大的支持和聲援,更是自己有效的維權契機。

我們同時促請各國政府、議會、政黨關注香港局勢發展,通過各種途徑包括外交途徑,保護香港民眾爭取民主、爭取真普選的權利,保護香港民眾爭取合法權益人身安全,堅決反對任何動用軍隊與武力鎮壓和平行使自由表達權的民眾的企圖。我們呼籲,各國政府做出承諾,如果1989年的六四屠殺在香港重演,責任人必將受到國際社會的製裁。

2014101

中國民運海外協調會聯署團體:

北京之春

公民力量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社會民主黨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民聯)

中國民主聯合陣線(民聯陣)

民主中國陣線(民陣)
民聯陣-自民黨

加拿大中國人權網路

中國民主運動墨爾本聯盟
悉尼支持中國民主化工作平臺

臺灣血脈相連支援大陸民主委員會

香港民主中國促進會

紐約中國公民自由聯盟

公民同城圈推廣團隊

中國綠黨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

中國共和黨

聯繫人:

甄燊港: [email protected] (香港)

達: [email protected] (臺灣)

岷: [email protected] (美國)

王軍濤: [email protected] (美國)

雪: [email protected](加拿大東部)

李一平: [email protected])(加拿大西部)

潘永忠: [email protected])(歐洲)

: [email protected](歐洲)

張曉剛: [email protected](澳洲)

———————

香港站中行动风起云涌、波澜壮阔,把躲在中烂海里的乌龟王八们吓得瑟瑟发抖、惶惶不可终日。海内外各路五毛们急主子之所急,慌忙抛出各种歪理邪说,企图搞乱人民的思想,以便再逃过一劫。它们目前最振振有词的辩词是“港英时期,英国任命总督从不经过选举,你们香港人为什么不去向讲民主的英国人抗议?为什么我党一接收香港,你们却马上对政治敏感起来,非要妄图从一贯搞假选举假民主的我党这里得到什么真PU选?凭什么你们卖英国人的帐,就不肯买我党的帐?这分明就是你们香港人对我党的歧视!你们应该让我们也享受享受英国人的待遇,否则你们就是洋奴、狗子、汉奸、贱骨头、卖国贼!”它们大惑不解,于是愤愤不平,自谓“不公”,怒发冲冠地撒起泼来。

我劝它们说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呢?要照尔等的说法,中国几千年都由皇帝任命各地官员,从没有选*举,那是不是说你们现在人大四年一次那作秀式的“换届选*举”也是人民在歧视我党呢?是不是也该终止这些劳民伤财的选*举秀了呢?何苦多这么个过场,浪费那么多资源呢?不如从此取缔人大,让我党也享受一下当年皇帝的待遇,直接任命各地巡抚、知府、知县呢?香*港人之所以不让你们享受英国人的待遇,原因其实四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你们的“人品问题”,要用三个字概括,那就是你们“没信誉”。亲戚有远近,朋友有厚薄。不同的人在他们眼里本来就有不同的评价,就应该看人下菜,怎么可能强求一致,享受一样的待客之道呢?五毛先生们要搞清这个问题,要先弄清自己主子的名声有多臭。

人人都知道英国女王和政府无论派谁来当港督,那保证都是绅士,无论英国人实行帝制还是共和,他们都是香*港人完全信赖的正人君子,香*港人相信他们的人品是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的。而你们中共诸君,本来就是一帮匪徒,一个个獐头鼠目、尖嘴猴腮、拿腔拿调,两眼在眼镜片后贼溜溜地乱转,不知道在动什么坏脑筋,一脸的残暴、凶恶、蛮横、奸诈、市侩,和脑门上刻了“坏人”两字没区别。你们几十年来早被大家认清了丑恶嘴脸,谁看见你们,就等于看见了骗子、强盗、流氓,都恶心地想吐,都下意识地要把自己钱包捂住,赶快把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拉到身后,免得被你们瞧见了起邪念。

我和英国人做生意,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不会赖账,他们付款过来我也根本不必点数,保证不会缺斤少两。而和中国人做生意,我不仅要担心你们收货后会不会逃走,即便付了款,我还得仔细点数,不仅如此,我还得每张拿到验钞机里去验钞。这就是因为对方人品和信誉的不同,迫使我采取不同的待客方式。

有狭隘民族主义情结的五毛对此不满,又拿100多年前的鸦片来证明英国人不文明,我党才绅士。我就问它,英国人的鸦片卖到全世界,为什么全世界人民都不吃,唯有那中国人喜欢吃,而且成了一种疯狂的社会时尚,烟枪制作工艺全世界领先,最后吃得“几无可用之兵,几无充饷之银”,差点因此亡了国,要是中国人都象其它国家人民一样自觉抵制,英国商人早就走了。可见问题不在英国,中国才是全世界的奇葩。再说又不是英国政府倒卖的鸦片,是英国的不法商人干的。英国政府依旧那么绅士,其清廉和高效全世界有目共睹。同样,你们是些什么东西,全世界也有目共睹。你们总是只见其利,不见其弊,几十年来,你们每一次倒行逆施,都使人神共愤,而你们只看见每一次倒行逆施、出尔反尔、指鹿为马后得到的那点蝇头小利,沾沾自喜,却看不见又失去一份信誉和人心,终于把自己名声搞得臭不可闻,人人掩鼻,避之不及,信用早透支完了,在江湖上行走变得越来越难,连办点小事也困难重重。包括香*港人民、台湾人民、大陆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甚至你们五毛自己都对你们主子没有一丝信任感。我相信即使是我党自己,即使是你们五毛自己,也心知肚明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既如此,为什么要强迫港人信任你们呢?

人民对政治不感兴趣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中共大陆式的,政治被权贵垄断,成了花瓶,人民要是妄想参与政治,说三道四,将被跨省追捕,只好三缄其口,道路以目;第二种情况,就是港英式的,香*港人认为有英国人当主子,可以完全信任,英国人一定是公平公正主持公道的,英国人的领导一定比自己去参与政治效果要好,自己去参与只能添乱。于是大家都省下心来,懒得过问政治,大家都把精力拿去放心大胆地声色犬马,高枕无忧地做生意,全副身心去过自己的小日子,你拖他们出来投票他们都懒得出来,似乎都对政治不感兴趣。这种“对政治冷漠”的现象却恰恰是正常的人类社会形态。

相反,“争民主”是人民在对政权极端不信任下才会有的应激反应。人民对政治过于感兴趣,就象香*港人不得不用“站中”的方式去争取民主,那才是反常现象,是一种绝望下的悲哀。

现在的香*港,既不象大陆,“无法参与政治”,又不象过去的香*港,“无需参与政治”。港人面对你们这帮不值得信赖的流氓无赖,焦虑之心油然而生,不得不要亲自“点钞验钞”。英国人在时,那原本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的“民主”,现在对他们来说就显得非常重要了,他们争取PU选权,就是想选出一个值得自己信赖的特*首,帮他们行使“点钞验钞”的权力,作为保护自己利益的最后一道防线,作为自己要吃的那颗抗焦虑、抗抑郁的精神类药物,急需马上服用下去才能睡着,而你中共为了把香*港牢牢地控制在手心里,死活不让港人吃这颗药,还非要喂他们吃颗假PU选的假药,港人当然不干,焦虑到了极点,抑郁症无处发泄,演化成了狂躁症,和我党在街头干上了。

从医学和生理学的角度讲,“民主”其实就是一种群体性的致幻剂、麻醉剂和安慰剂,是一种心理疗法和行为疗法,用于治疗对政权缺乏信任感时群体性的焦虑、不安和彷徨,让他们自以为通过选*举,能选出信赖的人去帮自己维护利益,哪怕事实上选出来的那人并没有帮到他们什么忙,甚至出卖了他们,他们也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那是我选出来的,要怨只能怨自己,下次改选别人就好了”,这样火就不能对别人发,而把希望又寄托在下一次选*举上,心也就平了。没这药就要得抑郁症,就要赖别人,从而相互指责,群体发疯,危害社会。

世人原本不需要民主,没有民主才是最大的民主。我中华文明几千年从来就没有选*举,照样创造出灿烂的文化。三年前我就在拙文《中国传统政治体制才是最民主的政治体制》中谈到过这个问题。我提出中国古代没有选*举,却用科举代替了选*举,用科举让大家行使了民主。大家知道,能做官的基本都是考取了进士的读书人,他们来自不同区域、不同基层、不同职业,他们原本就有极强的家乡观念,无论当了多大的官,都想着死后要叶落归根,埋进祖坟。他们在朝廷做官本身就代表了各式各样的人群。而老百姓也象香*港人信赖英国人,韩国人信赖美国兵一样信赖他们。信赖他们的人品,因为他们是读圣贤书的,知书达理;信赖他们的能力,他们都是十年寒窗苦读读出来的尖子,是几万人里选拔出来的精英,智商超群;信赖他们的忠诚,因为他们告老还乡时要魂归故里,面对乡亲的,不会搞投资移民去国外。由这些人替自己去朝廷发声,远比自己亲自出马要放心得多、有效得多、安全得多,这些人就是自己的主心骨。要是当时皇帝真的允许百姓投票选*举官员,选出来的必定也是这些人,既然结果都一样,就没有必要一人一票了。当然,如果人民对朝廷失望了,没有信任感了,他们就会行使另一种民主,会选出信任的大哥,揭竿而起,推翻朝廷,让自己信任的人当皇帝。

帝制时期没有必要选*举,因此才没有选*举,化民主于无形,是民主的最高境界;而我党是害怕选*举才没有选*举,两者性质完全不同。民主和选*举,不能简单地说是好是坏,而只能说需要不需要。当人民感到缺乏信任感,需要选*举、需要民主时,民主和选*举就是合理的。当人民有了主心骨,没必要选*举,懒得讨论政治时,它就是多余的。应如是辩证地看待问题。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