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章显扬:致反对占中家长们

字体 -

当反占中者以占中的坏影响质问占中者,占中者普遍支吾以对,或简单说为了争取民主。我希望这文章有助大众了解年青人为什么这样做,政治和生活有什么关系。

是的,反占中的理由全部都成立。什么怕得罪中央,怕中央关水喉,怕影响经济和生活,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改变中央决定等,我全都同意。甚至你说中央会秋后算帐,以其他城市取代香港,我也认同。

这么多坏处,为什么还要占中?君不见占中者大多年青的八九十后吗?我多次撰文,说出八九十后的困局,如大学生工作多年月薪也不到二万,他们无法负担楼价,看不到努力跟回报的关系,对未来绝望。

相反,已买房的坐着等楼价爆升几倍,不用工作也可轻松退休。

店铺因自由行租金飞升,只有大型连锁店和跟自由行有关生意方能负担,令香港人的选择减少。年青人要开店创业,只能跑到人烟稀少的工业大厦楼上铺。

这些社会流动,房价,铺租问题无不缘于一个向商界和中央倾斜的不公正制度。

商界最喜欢什么?当然是自由市场,政府千万不要干预,不要增加他们营商成本。

政府让市场主导,以大市场小政府理念施政,没长远经济政策,没对产业作出扶持,导致香港今天经济竞争力下降。现在要倚赖中央放宽自由行撑住经济,很多行业没受惠于自由行,年青人分享不到经济发展成果。加上旧产业的中层管理职位由五十至七十后盘据,又没有新产业制造出新的管理职位,年青人要升职又慢又难了。跟你们七八十年代生活质素大跃进不可同日而喻。

勾地制度美其名是市场主导的制度,市场如有需求,发展商自然会勾地出来竞投,但结果发展商倾向少建屋,以维持较高尺价,少做而高回报。这制度导致今天楼价爆升,年青人不是成了楼奴,终身为地产商和银行打工,就是望楼兴叹。

自由行跟本地需求是有分别的,香港人会买这么多珠宝吗?可是市场经济却是价高者得,谁付得起钞业主就租给谁。在一线地区,尽管不是旅游区,店铺的销售对象已不是香港人了。

凡此种种,都是因为现有政制产生偏重商界和中共的特首,特首的政策必定有利于他们。尽管有利民措施,也必然以不损商界利益为前提。

如果你是父母,你愿意看到你的子女长大后日子过得这么苦吗?你希望他们无立锥之地,难以成家立室,对未来感绝望吗?

得罪说,如果当下你认为最重要是不要影响你上班生活,对子女抱着将来渠死渠贱的不负责任态度,请不要将苦难带给他们,不要让他们出世好了。

现在年青一代正牺牲自身利益为自己和你们子女未来打拼,你不但不感恩,还站在残暴政府一方,视他们为敌人。这实无任何道义可言,试问没道义的父母如何教好子女?是你们短视还是没理解到政治跟生活的关系?

当然,如果你没子女,只希望现在不影响自己的生活,未来怎样你没所谓,这些人我反而会同情理解。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

于香港多日的占中示威,美国民主共和两党21名参议员周四(9日)联署致函总统奥巴马,促请其采取明显及有意义的步骤,确保北京保持其对香港的承诺。

其中推动联署的帕特里克•利奇(Patrick Leahy)表示,港人已对全世界发出强烈讯息,就是尊重他们选其领导人的权利,美国政府应当表逹支持香港有全面民主,以及表明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对中国是有利的。

另一联署的议员罗杰•维克尔(Roger Wicker)指,美国政府应当更有力地为试图自主的港人发声,这不单对寻求自由的人很重要,亦对享有共同民主价值的美国人很重要,美国不应错过站在正确历史的机会。

而共和党议员马克罗•鲁比奥(Marco Antonio Rubio)谈到香港示威的暴力事件,指香港政府若真正有意与学生对话,街头不应出现暴力袭击及威吓事件,这是镇压工具,港人只不过争取北京曾承诺的权利,全世界享有自由的人需要为港人发声。

———————————————————————————————————————————————————————————————

周晋:也谈香港普选和“外部敌对势力”

9月底以来,香港的争普选和“占中”运动一步步走向激烈。随着香港警方施放大量催泪弹以驱散抗议人群,随着10月3日在旺角和铜锣湾爆发了“占中”与“反占中”人士的激烈冲突,香港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也让人想起了25年前北京的天安门事件。尽管二者的规模和波及的范围不可同日而语,但二者在民众与学生的诉求以及当局的对应方面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香港的争普选和“占中”运动终于引来了大陆官方媒体的一片挞伐声。10月4日,中国《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了《坚决维护香港的法治》一文,该文在严厉谴责“占中”运动的同时,也一语道破了内心所惧“极少数人想通过香港进而在内地搞‘颜色革命’,那就更是白日做梦了。”可悲的是:在中国政府实施的新闻封锁、网络屏蔽、歪曲宣传和长期洗脑下,大多数中国大陆民众既不了解现在在香港发生的一切,也不了解香港的政治发展史。只要稍稍浏览一下在大陆可以看到的半中国官方的香港《凤凰网》,其上大陆民众的留言和跟贴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国政府对香港“占中”运动的立场,便可知笔者此言不虚。中国政府对“香港动乱”的两大说辞在大陆民众中颇有市场:既然港英时期的香港没有普选的民主,香港人现在争取普选的民主,就是故意跟中国政府作对,就是有“外部势力”、“敌对势力”在背后支持,故意要搞乱香港。

“外部势力”与“敌对势力”析

头号“外部势力”无疑是美国,但美国主流媒体大都认为:奥巴马和美国国务院对香港局势的公开声明都不够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这些媒体认为:美国目前有太多需要中国帮助解决的国际事务,美国不愿意在此时此刻再刺激中国政府敏感的神经。故至少在明面上,美国又当了一次“冤大头”。二号“外部势力”是英国。英国议会和“末代港督”彭定康都对中国人大通过的香港政改方案提出了异议,被中国政府习惯性地斥之为“干涉香港内政”。但这顶帽子不能扣到英国人头上,因为当初中国正是通过与英国的艰苦谈判才得以收回香港的。作为香港的前宗主国,英国既有义务也有责任关心香港未来的政治发展和繁荣稳定。

《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中曾郑重声明:“港人治港”。但只要仔细查查在有权选举香港特首的1200人选举委员会中,以及在决定香港人和中国人命运的中国人大常委和人大代表中,究竟有多少人持有外国护照或绿卡,很容易断定谁才是贼喊捉贼式的“干涉香港内政”和“干涉中国内政”的“外部势力”。

说香港人受到“外国敌对势力”的操控也毫无事实根据、纯属无稽之谈,哪些势力能“煽动”起香港这么多受过良好教育、具有广泛国际视野的民众,却不被中国情报机关和火眼金睛的各国媒体首先察觉并公之于众?不过,说香港人受到现代国际社会的影响却是事实,但香港人以印度圣雄甘地、美国人权先驱马丁•路德•金和南非自由斗士曼德拉的和平抗争方式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何罪之有?

现代香港的政治发展历程

中国官方灌输给大陆民众和海外华人的另一个说辞是:香港人为何在港英时代不要求普选,港英政府也从来没有给过香港人普选权,为什么现在的中央政府要给香港人普选权?关键时刻给中国政府出难题,不是阴谋是什么?这颇能迷惑大部分不知民主、普选为何物且对香港不满的大陆民众。

一个容易被混淆或者说是认识上的盲点是:港英时代的港督制与香港特区时代的特首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港督是英国女王任命的,本来就不是民选选出来的。即使给香港人一人一票,他们能选港督么?香港特首名义上是选举出来的,但却由少数几个人硬性设定:只能由人数不能多也不能少的1200人选举委员会选举香港特首,毫无道理和法理依据。《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中也曾郑重声明:除外交、国防这些重大问题外,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权。香港人要求一人一票选特首,符合该声明的基本原则,天经地义。

“港英政府从来没有给过香港人普选权”的说辞也不符合历史事实。10月3日的《美国之音》刊登了一篇由龚小夏撰写的文章,该文指出:“(时任港督)杨慕琪在1946年8月推出了历史性的政治改革计划,希望能够给予香港人更多的自治权力。他的计划中包括建立一个30人的市议会,华人与英国人各占一半。三分之二的议员由直接选举产生,三分之一(为)委任。……正值此时,中国大陆内战激烈,大批难民涌入香港,政治改革的方案不再是当务之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毛泽东与周恩来决定,……反对英国人给香港人更多的自治权。1952年,英国宣布,不会在香港推行大规模的政治改革,拖延了数年的《杨慕琪计划》就此告吹。”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这期间,英国人在亚洲的殖民地中推动了各种政治改革计划,各殖民地的独立运动也风起云涌。印度、巴基斯坦、马来西亚、锡兰(今日的斯里兰卡)等国家都纷纷通过普选与公投的方式获得了独立。而香港在这期间却没有任何动静,这与中国(当时)的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英国外交部的档案中,记载了1958年1月30日中国总理周恩来会见英国代表团时向英国首相麦克米伦转达的话:‘如今英国和香港政府中有人阴谋将香港变成新加坡那样的自治领。希望麦克米伦明白,中国会将任何令香港变成自治领的做法视为不友善的举动。中国希望香港今日的殖民地地位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中国政府最担心的是,香港人一旦享有民主权利,会成为一个自治的地区,进而像新加坡那样脱离英国独立。当时的香港居民中,有大批在内战、土改时期逃离大陆的难民;后来在三年大饥荒时期,又有数以十万计的大陆人冒死逃到香港。他们如果手中有选票,绝对不会选择回归到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这番话一语道破了一道天机:原来自始至终一直阻挠给香港人普选权、“干涉香港内政”的“外部敌对势力”,恰恰是中国政府。

不久前的9月18日,苏格兰举行了独立公投。香港的前宗主国英国为了顺应苏格兰民意,不惜冒将“英伦三岛”缩水为“英伦二岛”的风险;而香港的现“宗主国”中国却连区区弹丸之地香港的普选都视若洪水猛兽。在顺应世界潮流和尊重普世价值方面,中英两国有天壤之别。谁能说“大英帝国”已经陨落、“中华民族正在崛起”?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