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任志强:什么是西方价值观?

字体 -

任志强:什么是西方价值观?

我说不清楚什么是西方价值观,但我知道现有世界各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各国人民的一种选择和认可。这种政治体制代表的价值观,并非仅仅是少数人或国家管理者自己制定并强加于本国民众的一种意识。(少数独裁和专制除外)尤其是民主制度的国家,谁当权是选举的结果,不管是左派政党或右派政党上台,都没有改变国家的体制。或者说都没有改变现有的价值观。

北京的天安门城楼上有两条大标语。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一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当中国要求世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时,中国也需要承认世界各国人民的选择。否则中国人民是无法与世界人民团结的。如果我们不承认世界人民自己选择的价值观,又如何与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呢?

也许有人认为只有中国的东方价值观是正确的。必须用中国的东方价值观统一世界,解放那些尚还被西方价值观欺压的人民?因此必须团结起来,带领世界人民反对西方价值观?

瑞典是一个两种政党多次轮换执政的典型。两个政党的观点也许不同,但却在同一个国家政体下取得了宪法价值观的统一。无论哪个党执政,都是国民选择的结果。既不是阶级斗争,也不是枪杆子的斗争,更不是要改变国家制度的斗争。

这些西方国家中的人民用选票做出了对国家制度的选择。当然包括宪法和法律,以及宪法中体现出的价值观。他们当然也可以自由的用脚投票,选择他们认可的价值观和国家宪法。如果他们留在了这个国家,可以认为他们选择了这个国家的价值观。那么世界人民大团结的前提则是必须承认或接受他们的选择。

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有选择自己价值观的权利。这些价值观也许有不同。但不能因自己的价值观与他人的不同就必须反对。这样就等于把中国人民摆在了世界人民的对立面上。又何谈团结起来呢?

如果我们的价值观有超越西方价值观的优越性,如果中国希望世界能接纳中国的价值观,那么为什么不能公开的让两种价值观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又何需惧怕西方的价值观?如果没有选择的权利,又如何让被西方价值观“污染”了的世界人民与坚持东方价值观的人民团结起来呢?

中国有句老话“求同存异”。全世界的国家与国民不可能都只有一种价值观,不可能都生活在一种制度之下,不可能都只有一种信仰。(包括宗教信仰)但却可以求同存异。不是一味的只能拒绝和反对,更不是惧怕知道有这些认识上的不同。不是拒绝了解西方国家的价值主张。否则又如何去团结这些国家的人民呢?

马克思主义不是产自中国的。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曾经是中国革命者的榜样,也不是来自中国。抗日战争是一场世界各国不分东西而联合起来反对法西斯战争中的一部分。改革开放后的许许多多的法律法规,都得益于从世界各国或西方学习而来的。借助于世界不分东西的资金,与世界不分东西的贸易交往,大量的持有西方的货币和债券,都在文革时期是不可接受的行为。

没有这些本不属于中国本土的主义、价值观的影响,也许不会有今天中国融入世界的成就。将西方的有利于中国经济、政治、科技发展的优点,化为中国成长的因素和力量,难道不是件好事吗?谁能说清楚这中间有没有夹带着西方的价值观呢?难道西方的企业管理制度中融入的是中国的价值观?难道只有在学校中才有西方的价值观?

价值观无处不在。大到国家的体制和法律,小到做人做事,人的权利与自由,产权保护与交易等等,都与价值观紧密结合。哪里分得清什么是没有价值观的?连个“情人节”都被扯上了东西方的价值观,打上了阶级的烙印。

任何政党,任何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追求。但个人自由的条件是不能防碍和破坏更多人的自由。你所追求的价值观也同样不是以与别人选择的价值观对立为条件的。世界人民能团结的基础大约是能找到某些共识。并求同存异才能实现的。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人》,读者推荐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