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林晓:救市还是拔苗助长?

字体 -

票市场是一个指数随机游走(random walk)的过程,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道理。今天一个确定的股票价格在未来的某一时刻的价值由两个因素决定,那就是平均增长率和挥发系数。所以其未来价值的分布的概率遵循指数扩散方程。布莱克-斯库尔(Black-Scholes)方程实际上就是向后的随机游走。随机游走的挥发系数的平方和物理学中的扩散系数或热传导系数是同一个概念。这个系数是变化速度和自由程乘积的一半,从去年七月到现在上证指数的变化,可以估算出中国股票市场的平均增长率和挥发性平均值大约是纳斯达克指数正常值的八倍。也就是说中国股市在过去半年的变化相当于一个健康股市八年的变化。而一个健康的股市是和经济的增长同步的。所以中国的股市是不可能长久支撑的。上证指数,即便考虑到中国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其现在的合理值也应该在2500点以下。

中国的市场为什么会在过去的一年里爆发又破灭,想来想去觉得可能和中国政府把社保基金投入市场有关。社保基金是“国家队”,财大气粗。但是在股票数量守恒,或者没有相应的增长的情况下,这样的大笔资金投入必然引起股价的爆发,这是一个物理的绝热过程,把能量注入等量的分子里,必然引起温度的剧增,是一个道理。不过金融的过程还要更复杂一些,因为当股价剧增时,杠杆投资或者叫借贷投资,英文叫margin就会被投机者借用。投机者有两种,有计算经验的资深投机家和没有经验但想发财的贫下中农。当股价增长到一定的程度时,这两种投机家都会出局。前者是在发财后见好就收,后者则是被爆仓,英文叫margin-call。出局的时候是爆卖,其温度下降的速率早已违反了能量守恒。对于一个没有利益其中的人,这是看戏的好时候,可以欣赏前者的技巧,还可以对后者,那些贪婪却无知的贫下中农们幸灾乐祸,以报土改时分田分地的阶级仇恨,呵呵。其实当年的贫下中农许多就是这么变穷的,还记得电影《活着》吧。

在美国,政府正是股市的旁观者,法律也不允许政府介入股市。2008年美国政府的“救市”,只是给银行借点钱,不让它们破产,像中国政府这样动用一切国家机器来为一个贪婪的市场救驾,早就违法了,也肯定要赔本。美国政府是在低位介入,以远低于平均增长的价位买进,这就使得奥巴马能在八年后成为近代降低赤字的两个总统之一。八年后美国政府着实赚了一把。

中国政府的救市姿态确实令人费解,李克强为什么就不想一想这正是为发烧的市场降温的好时机呢,是让贫下中农吃一堑长一智的好课堂呢?股市的破灭,投资者的破产是怪不到政府的,是个人行为,政府的职责只能是调控,而不是帮贪婪者去赚更多的钱。要知道已经被赚走的钱是找不回来的,股市历来就是零和游戏,有赢家必有输者。华尔街在金钱面前人人平等,什么出身,血统,党派,学历,统统都是狗屁,money talks。中国政府要为在股市中破落的贫下中农摆平,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来第二次土改,打土豪分田地。

所以唯一能解释的是中国政府利益其中。其中最能猜到的就是社保基金的投入。把社保基金投入市场绝不是李克强的发明,当年陈良宇就是因为用社保基金赚钱被关到了秦城监狱,美国的社保基金大多数也在市场上。有陈良宇在先,相信这次社保基金的投入是经过常委们投票表决的。这里的问题是社保基金是何时投入的,是在上证指数的什么价位投入的。如果是在4000点以上投入的,就可以解释李克强为什么使出浑身解数玩命的救市了。

世事如股票,存着且偷生,死者长以矣。对于已经出局的贫下中农们,跟毛委员上井冈山吧(老人家不在了,还有孙子)。对于还没有出局的弟兄们,坚持就是胜利,要知道在熊市里赚钱才是真本领。至于社保基金,如果是2000点买的,至于那么急着救市吗?如果是3500点买的,等六年后习近平退位时,也就基本上心安理得了,如果是5000点买的,李克强总理,准备跳楼吧。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