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中国和美国的官员到底差在哪里

字体 -

天津8-12爆炸几天之后,电视里坐着几排身着白衬衫的中年干部,聚精会神地聆听领导传达总书记的指示和总理的批示,有人还煞有介事地作笔记。

此刻,让人不禁发问,出事前你们干吗去了?出事后你们又干什么去了?直到上头发话,这些道貌岸然内心晦涩的领导才从洞里爬出,人模狗样地讨论上级的讲话。

在美国多年,至少还没从电视机里看到政府官员集中在一起开会,学习上级对突发事件的指令。一般而言,他们都是在第一时间,奔赴现场,指挥救援,而不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那么,中国和美国的官员到底差在哪里呢?每个人都会想出几条,但我觉得最基本的区别还在于美国的官员是野生的,而中国的干部则是家养的。

美国人鼓励独立思考,学校只对学生传送知识,而且以理解贯通为主,以死记硬背为辅。公立学校不受任何政治组织干扰,不允许用政治路线和宗教信仰去影响学生。

然而中国则不然,培养干部得从娃娃做起,小学设少先队,中学设团支部,大学又发展党员。有不少干部就是从少先队的队长干起来的的,然后入团、入党,再当辅导员,继而成为让党信任的骨干。

这些人一旦被领导看上,就开始在政治思想上吃小灶。运动之前会打招呼,让他们预先警惕,继续成为组织依靠的对象。这些人一个个像聪明伶俐的宠物,善解人意察言观色,说组织爱听的话,做组织喜欢的事。还可以像雷锋那样,牺牲暂时利益,换取领导信任,在人上人的阶梯上努力攀登。

至于美国的学生则没有这样一个政治环境。在政治上,大家平等。学生对任何事情都可以坚持自己独特的观点,而不是鹦鹉学舌,人云亦云。学校不能提供官运亨通的捷径。毕业后,他们必须从事某种职业,律师、医生、法官、教授、社会工作者,甚至出租车司机或建筑工人。他们必须在能够养活自己的前提下,展示领导和组织才能,遇事可以自我判断,作出选择。他们需要从底层了解百姓的需求,为百姓分忧解难,然后才会被选民看中,出来从政。

如果说美国官员的宗旨是对人民负责,那么中国的干部则是对领导效忠。把提拔和重用他们的上级领导当成伯乐、恩师,一辈子感激涕零。就像胡锦涛之尊重宋平,贾庆林之阿谀江代表。

至于核心人物的选拔则要经过元老们的权衡,元老们从每个人的自身利益出发,按最小公倍数的方式筛选出他们所需要的总书记和常委,结果这些实权人物自然会感谢元老的赏识。既然这几个人必须同时适合每个元老的胃口,他们势必圆滑老到,遇到涉及元老利益的案件则会躲躲闪闪,避重就轻。

由于中国的领导干部是从青少年做起的,位居高位时,他们已经在官场有了几十年历练。故而在长期的官场活动中,养成老练世故的习惯,故而容易结党营私。由于上级领导有提拔荐举下级的权利,因此下级容易对上级献媚。最终的结果是集体营私舞弊,上下相互包容。

相对而言,美国的干部必须取信于民,方能从政,而且从政的时间有限。因此他们对国家尽忠,对人民负责,兢兢业业,没有结伙拉邦的时间和必要,也不必回报上级的恩典。因此从组织上说,美国干部各自独立。没有所谓共青团派、海派、石油帮等派系。从个人能力讲,他们不当官也有正当的职业生涯,其收入或许比公职的薪水还多,因此他们不怕下岗。

由于培养干部是由小到大的长年一贯制,一旦进入官场就有了升迁的保票,只要紧跟上级,取得信任,就会有升迁的机会。这样成长起来的官吏,很容易滋生野心家,权恋家。乃至退休之后,还不甘做普通百姓,时常出没于政界,证明他还活着,还有干预实政的能力。

如果说家养干部的结果是豢养了一群自私自利明哲保身的干部,那么美国的野生干部则强调实干和务实,在规定的时间里,认真负责,为选民解决实际问题。

因为中国的执政党有绝对的权力,官员的仕途和个人利益和党拴在一起,故而他们会把人民的利益放到次要的地位,党的利益神圣不容侵犯。

在美国,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尽管竞选时争论得你死我活。但一旦选举有了结果,两党各自退到幕后,不再干扰行政。而且遇到关系到国家利益的大事,两党还会搁置争议,站到一起。

文革时社会上曾经传播过一首毛诗,其中一句是:“猪圈岂生千里马,花盆难养万年松。”可是他老人家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传人自第三梯队以后几乎都是在猪圈和花盆里长大的,比如窝囊了十年的胡锦涛和那几位与他同代风光的清华辅导员们。

由于裙带、师生和派系关系,以及任人唯亲的选拔标准,一个系统的官员往往相互包庇,有错不纠,有罪不惩。于是经过江、胡二十年的执政之后,整个官场几乎烂掉。到了后来,中纪委的狙击手们几乎是打一个,黑一个。以至于让他们两眼一摸黑,不知道下一枪该打谁了。在美国,恰恰相反,官员之间除了公务,一般没有利益关联,加之执法部门独立,对那些贪污犯罪的官员则是黑一个打一个,决不拖延。这几年,伊利诺和佛吉尼亚的州长都先后被判重刑。后者因为收受了仅仅10几万美元的礼物。

由于各级干部都曾经被当作宠物培养爱护,这些干部里自然不乏应声虫、跟屁虫、马屁精。因为级别越高权力越大,福利越多,所以干部把不断提升当作仕途的第一追求。为此,他们宁犯政治错误,不犯组织错误。想方设法揣摸上级领导的业余爱好。领导爱财,则敬献金银;领导爱色,则送美女上门。周永康、徐才厚之流的堕落与这些溜须拍马投其所好的下层干部不无关系。

因为家养干部的培育过程很长,因而他们自然成为党和政府的宝贵财产。这些干部一旦踏上仕途,金饭碗到手,一般都会乐得死而后已。如果说美国的政治是一个属于人民的独立的舞台,一茬茬官员组成的剧团在不断流动;那么中国的戏台和剧团都由执政党的掌控,党派来的剧团不管唱得好坏,都会永远占据舞台,赖着不走。在美国,官员们要想重回到舞台,必须真刀真枪,使出绝活,让观众认同。在中国,持有铁饭碗的剧团则会意志消沉,人浮于事。故而中国的官场如一潭死水,久而久之,必生蚊蝇。

中国的官制也受了文化传统的影响,比如仕为知己者而死,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等封建礼制。当官的为了自保,往往需要培育几个贴身心腹,遇到麻烦,结成死党,患难与共。

一般来说,美国干部在公职期满后不会恋栈。因为法律的约束以及道德素养的熏陶,他们在职期间不大可能谋求私利,不会把子女兄弟姐妹强行拉到领导岗位。因此,退下来后,他们没必要凭借实力干预朝纲,去保护家族的利益。

此外,美国的执政党和在野党都不强调党员对党的忠诚,思想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愿意站到哪一边就心安理得地去站到哪一边。前总统里根就曾由民主党改入共和党。民主党没骂他不忠,共和党也没说他不孝。至于国会议员改换门庭之事更是屡见不鲜。

为什么中国的官员要遵循宠物培养制,而不是任人唯贤的选举制?其主要原因在于一党专制的政体缺乏法律依据。这样的政府对人民心存芥蒂,生怕某年某日,有人觉醒,用同样的办法把他们取代。因此,自中央以下必须靠灌输栽培的办法选定可靠的接班人。他们从小开始,对党忠贞不二。

专制国家的领导人深知载舟覆舟的深刻哲理,一方面,他们知道自己离不开人民的支持,然而另一方面,又不能相信群众。他们相信的只是亲手喂养的这群猫狗。这些猫狗的利益就是党的利益,因此为了捍卫党的利益他们宁可亡国在前,亡党在后。说来说去,源于一个私字,一己之私,一党之私。

反过来问,为什么美国缺少家养官员呢?原因有多方面。一来因为多党轮流执政,每个党不能保证连续执政10年以上,一个党花大力气和钱财培养的官员可能派不上用场,要么干脆被执政的反对党留用,落得个为他人做嫁衣裳。二来,美国对官员有许多要求,比如居留时间和职务年限。弗吉尼亚的州长任期之后不可能空降到明尼苏达,也不可能直接被任命为副总统。何况,美国政府不提供官员事业保险。家养的官员大多没有官场之外的谋生能力,因此年轻的学生也不敢有一辈子当官的美梦。

最后,美国行政机构人员精简,很少虚职,故而官员人数有限。美国不适于开办党校,大规模培养官员。因为毕业之后,党校的学生很难找到职业的饭碗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黄海枫 - 2015年11月8日 04:58

    分析到位。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