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歪脖子树:法轮哗哗转

字体 -

歪脖子树:法轮哗哗转                         ·歪脖子树·

               台湾旅游之七

佛家的法轮转动的声音我没听过,法轮功的轮子转起来会弄出很大响声。

法轮大法好!”我面前几步远的一个中年女人石破天惊似地一声呐喊,好像要跟我吵架,让我激楞了一下。我分明记得,刚才自己并没有说过法轮大法不好呀!

随后才搞清状况,中年女士是冲着我身后一个20多人的旅游团来的,导游打着小旗走在前面,团员戴着统一的旅游标志,而且不难看出是从大陆来的游客。

有6、7个法轮功人士手上捧着宣传小册子,排列在通往故宫的路上,形成夹道欢迎之势。路旁还有一个半人多高的展板,上面有一些中共当局迫害大法弟子的图片。当游客通过时,特别是大陆游客通过时,法轮功弟子马上掀起一个夹道欢迎小高潮。

大陆游客像一群牧羊,挤挤撞撞通过欢迎通道,没有人搭腔,也没有人接过一本小册子------

在玄光寺的长长登山台阶上,我又遇上类似场面。这次站在转弯平台呼喊的是一位绅士,他重复地说:”天灭中共!”,”赶紧退党!”急迫的样子好像你不退就来不及了。

在登山的阶梯路两旁,盘膝端坐着两位长者,二老相对,四目轻闭,旁若无人。伴随者悠扬的古典民乐声,他们舒缓地举手旋腕,上拢天穹,下收地球–我知道这是在表演法轮功法,换一个场合我还以为在打一种坐式太极拳呢!

我向一位中年法轮功女士发问:”你们是台湾人还是大陆人?”女士非常热情介绍说:”我们是台湾人,他们两个,”她指了指两位专心致志表演法轮功的老人,”他俩是从大陆来的。”

“那末台湾到底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呢?”

“啊呀!这我可就说不准了,法轮功并不是一个严格的组织,练功的时候谁愿意来就来,我们有近千个练功点,每个城市都有--这么说吧,去年纪念《世界法轮功大法日》,台湾有上万人参加。”

回来查阅资料得知。2009年5月9日在南台湾风景区埔顶大草原,法轮功组织了大型纪念活动,其中群众方阵排练,就用了6000余人。每一个人充当一个像素(PIXEL),分别穿着金黄、银白、深棕色服装,组成一幅色彩炫丽的图案。图案显示李洪志的书《转法轮》。书本长200公尺,宽120公尺,成立体浮出,四周辐射出32道金光。

庆祝活动结束,整个草原整洁如初,找不到一片废纸。显示了法轮功对于道德人心的净化。这点我早就听北京的一位老同学说过,1999年万人围坐中南海,法轮功人士离开后,现场没有一点垃圾留下,一丝不乱让人啧啧称奇。

法轮功令行令止、有条不紊,表达出一种新的意志力量。这让江泽民感到对共产党统治潜在的威胁力。招来镇压之祸。

一、中国的摩门教

法轮功和美国的摩门教(theChurchofJesusChristofLatter-DaySaints),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第一,两个教派的创始人有着相似的人物素描侧影。他们都出生于普通民众家庭,家境不富裕甚至贫穷,没有得到很好的文化教育,但是对于宗教一类精神世界的事情执迷。他们也都擅长于装神弄鬼,行巫婆神汉之术。言语虚妄,举止乖张。

第二,创始人都经受过世人谩骂诅咒。主流教派和社会舆论指斥他们为邪教首领。他们个人人格的缺陷也被无情揭露;他们宣教中的谬误被发现,恶评如棍,抽打的噼噼啪啪。

第三相似处,他们都选择了根基深厚的传统宗教做为砧木,在传统宗教的树干上嫁接上新教义枝条,创造了一个枝繁叶茂的宗教信仰新派别。他们都成功了。

约瑟-史密斯自幼贫穷失学,但是他厌恶农场劳动。曾做过巫师一类的行当(GLASSLOOKER),自称可以通过魔法石透视地下宝物。1830年,约瑟-史密斯宣称自己在天使指引下发现一箱子的金页铭文,铭文使用古埃及文字。约瑟-史密斯借助魔法石无师自通古埃及文,并直接翻译成英文,称为”摩门经”。

约瑟-史密斯曾被控告行为不端被警察拘留;在最初传教期间,他还被村民剥光衣服,在他身上涂满了热沥青,然后沾上鸡毛--这是欧洲人的古老的惩罚方式(TarringandFeathering),一旦谁受到这种惩罚,便饱受嘲讽名誉扫地,在社会上再也抬不起头来。可是约瑟。史密斯并没有退缩,待他的烫伤恢复,继续大言不惭宣讲摩门教义。

约瑟-史密终于宣导出一批信徒。信徒们为了躲避主流教派的歧视,长途跋涉到达盐湖城,建立了沙漠的繁荣。不信服摩门教义的人,不得不佩服摩门教徒的创业精神。

李洪志先生也有不诚实的记录。他把生日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凑成和释迦摩尼佛祖同一天所生,彰显自己来历不凡。他捏造修行资历:四岁得”全觉法师”独传大法;12岁练完”八极真人”的道家功夫;得到20多位高僧上师真传等等。这些疯言诳语李大师在大庭广众之下朗朗上口,说得像真的一样。

李洪志以佛教和道教为基础,融合进去”德”、”业”、”生物场”、”宇宙大爆炸”"高层次世界”、”精神也是物质”等似科学似哲学的术语。使得法轮功听起来更具现代化旋律。从心理上已经把佛道之说列为天经地义的人,稍加开导也会觉得法轮功头头是道。

李洪志受到官方组织的重型轰炸式批判,为了他中国专门立了惩治邪教的法律条列。1999年12月对”法轮大法研究会”骨干的审判中,分别判处李昌等4人有期徒刑18、16、12、7年。李洪志若滞留国内,很可能判无期乃至死刑。

但是人们不得不承认,李洪志传授法轮功是成功的,就算法论弟子一亿人是一个虚张声势的数字,我们给他扣除九折的水分,一千万人追随法轮功也是一个庞大惊人群体。

二、试析法轮功成功的原因

为叙述方便,先引进一个缩略词CND。此CND和华夏文摘毫无关系,它是短语”CAN NOT DUPLICATE”的缩略,意译为”不能重复验证”。是我工作中的一个术语。它的含义是:工作报告说一个大型设备系统瞬间出现运行不规则情况。我们做了许多模拟实验之后,却”不能重复验证”操作人员报告的现象。

可是在宗教信仰领域就特别偏爱CND事件,它给传教士们大量发挥想象的空间–恕我一杆子打翻几船人–所有教派圣经典籍的基本结构,就是在一个历史框架上挂上许多CND神话故事。

比如《新约圣经》有关于基督先生在婚宴上指水成酒、大醉四方宾客的工作报告。以我专业的手段处理,我会对着牧师说,”那就劳驾你请基督大师现身,把眼前浸礼缸的水变成酒吧!”

如果屡屡请求不能兑现,我就把这段神迹标上”CND”备案。下一次出版圣经,就把这一段神迹删掉。

显然我这合乎逻辑的程序会引起教友们的愤怒,他们不会就我的程序正确与否展开讨论,转而指斥我怀疑耶稣的大能,亵渎圣经的神圣。

如果我说:”基督变的酒哪里是普通的酒可以相比的呀,那简直是65度的衡水老白干!”

我太太也在一旁补充:”那还得是存放老窖100年以上的珍品!”

你瞧,这一次保险没有人反驳,说不定牧师还鼓励我们夫妻在查经会上做鉴证哩!

在神面前,信徒们充分表现了阿谀奉承的才情,丧失了人格。信徒们对神穷极赞美之词。在这样没有节制的语言环境中,只有夸耀得不到火候的,没有夸耀得过头的。捕风捉影,故弄玄虚、疯言诳语节节升级--使得CND神话故事得到补充和发展。

宗教需要CND神话以助兴起,法轮功说些疯言诳语也是普遍的宗教现象。李洪志患有宗教兴起期的虚妄吹牛综合征。

然而仅仅把宗教看成CND神话故事的编织者,也就过于肤浅了。在CND神话的编织袋内,装的是宗教致力推行的伦理道德,处世哲学、人文精神。这才是宗教的核心内容。一个宗教能在人群中传播到什么程度,这些内容的质量是关键。

基督教一个博爱精神,佛教一个慈悲为怀,令他们持续两千年而不衰。而法轮功的宗教主旨就是”真、善、忍”,这让他们很快吸引上千万学员。

想一想今天中国社会状况,:经济起飞,世风日下。官员为出政绩造假数字;工厂为谋暴利生产假货。假烟假酒假药进而发展到毒牛奶;学术界甚至出现了批量的假博士;行政机构黑社会化,黑金入侵司法、警察、监察、税收等国家要害部门,人们看见的是罪恶横行;社会的不公,造成暴戾之气旺盛,人与人之间少了宽容。

虽然李洪志的法轮功神话漏洞百出,(这和他的文化水平有关);李洪志观察民众信仰需求却是一目了然,(这与他直接生活在基层民众中有关。)《尚书-太誓》记载周公姬旦名言曰:”民之所欲,天必与之”。中国人的精神生活需要”真善忍”,法轮功就因势利导推出了”真善忍”。一箭中的,切中时弊,有点替天行道的味道,难怪从者云涌。

三、中国的宗教裁判所

宗教裁判所在中世纪制造的黑暗受到历史的谴责。现代人认识到宗教信仰自由是一项基本的人权。《宪法》第36条也像模像样地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但是中国驻美使馆对外宣传材料又告诉人们:”1999年10月30日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代表了党和政府对于反邪教立法新的认识,反映中国对反邪教立法的认识得到了深化。”–一个小”决定”否定大宪法。

那末有谁去界定这宗教”邪”或”不邪”呢?当然还是”党和政府”。这样”党和政府”明目张胆地越权扩大了统治领域,除了负有管理国家运行,还要统制人们的宗教信仰。

“党和政府”把臭名昭著的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功能复活了。”宗教信仰自由”在”党和政府”对反邪教深化认识的幌子下被阉割了。

就像”言论自由”包括了人们有权发表错误言论的自由一样,”宗教信仰自由”也包括人们有权信奉”邪教”的自由。这是”宗教信仰自由”的不二法门的定义。

当然宗教团体作为一个社会团体,一定要受到国家法律的约束和社会议论的监督。人们也可以自由质疑他们的教义,可以无情揭露他们虚假的故事。在信与不信之间展开辩论。但是不可以凭借执政党的好恶规定哪些可以信,那些不可以信。

如果检察机构不能用刑法起诉一个宗教,这个宗教的行为无疑就是合法的。政府如果还要另外定义一个”邪教”,然后套在受害者头上,令其蒙罪,该政府无疑在执行宗教迫害政策。

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已经有过类似恶行。57年在知识界划右派分子。只要受害者被戴上右派分子帽子,你哭也右派,笑也右派,不哭不笑是右派心怀鬼胎。治罪不治其罪行,治罪而治其罪名。何况罪名又是党和政府强加上去的。这种因名治罪的手段表现出愚昧、封建、凶残的专制性质,与法制毫不相干。

“邪教罪”的出笼,标志着共产党宗教裁判所公开挂牌营业。虽然以前也一直遮遮掩掩地营业着。

为了掩盖”邪教罪”制定的反动性,法律制定者们还举出法国和日本的例子。自称中国的反邪教立法吸收借鉴了法国和日本反邪教的经验云云。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被定为邪教的法轮功在日本和法国都是合法宗教组织。在巴黎人权广场艾菲尔铁塔下,法轮功学员演出歌舞庆祝法轮功大法日;在日本横滨,法轮功举行了抗议中共宗教迫害活动。

台湾法轮功啦啦队的出现提醒了我。海峡两岸除了一脉相承的文化传统可以拉近人民之间距离,还有很多的对立和隔阂。不同的社会制度,令各自的社会机体产生了不同的抗体。此时此刻谈统一,就像是进行互相排斥的异体移植,死掉一个是肯定的,另一个也活不好。

如果中共不肯关闭倒行逆施的宗教裁判所,台湾社会除去法轮功,拥有更多信众的其他教派佛教、道教、一贯道、基督教等,都会乐见两岸统一成泡影。

□ 读者投稿 ——————————————————————————– 日期 10-08-24 10:44 专题: 华夏快递 文章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6643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