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the 24th Anniversary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天安门母亲

字体 -

The 24th Anniversary of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is upon us. Please join usSunday June 2

7 pm Rally and March in front of the Chinese Consulate, 240 St. George Street, Toronto

8 pm Candlelight Vigil at Hart House Circle, University of Toronto St. George Campus

———————————————————————-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莎琪

美国国务院有关六四事件24周年的声明 我们再次呼吁中共政府停止骚扰那些参加过抗议活动的人士并全面说明那些被打死、拘押或失踪的人的下落。

我们再次呼吁中国保护所有本国公民的普世人权;释放那些被错误拘押、起诉、监禁、强迫失踪或软禁在家的人;并结束对人权活动人士及其家人的不断骚扰。 英语原文:

May31,2013

STATEMENT BY JEN PSAKI, SPOKESPERSON

Message on the Twenty-Fourth Anniversary of Tiananmen Square

The24th anniversary of the violent suppression of demonstrations in Tiananmen Square on June4 prompts the United States to remember this tragic loss of innocent lives.

We renew our call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end harassment of those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protests and fully account for those killed, detained, or missing.

We renew our call for China to protect the universal human rights of all its citizens; release those who have been wrongfully detained, prosecuted, incarcerated, forcibly disappeared, or placed under house arrest; and end the ongoing harassment of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nd their families. 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 –纪念”六四”惨案二十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

今年2月28日天安门母亲致函两代会,题目是:”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这表达了”六四”难属的一个良好祈愿。写这句话到现在仅仅过去三个月,但”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

中国社会如今弥漫着一种普遍的绝望感。有论者指出: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一种信任了,谁是我们信赖的?领导人,我们不相信,领导人说的话我们不大相信。行业协会,我们不相信。报纸,我们也不相信。网络,说什么的都有,我们也不知道信谁的。知识分子,也是这个样子。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国家已经变成了一种普遍的信任丧失状态。”一个国家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让自己的国民都有这样一种绝望感,实在是太可怕了”(贺卫方教授语)。

事实表明,在已经过去的将近四分之一世纪里,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家,江泽民不是,胡锦涛不是,今天刚上台的习近平也不是。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像走马灯似的,越走越远,越走越离谱,一种弥漫着的绝望感正从四面八方向国人袭来。从习近平先生在中共十八大后所表述的”两个不能否定”,我们看不到他对前三十年毛式共产主义原罪有过任何一点反思与忏悔,我们也看不到他对后三十年邓式”跛脚改革”有过任何一点批评和问责,我们看到的恰恰是他大踏步地退回到毛式正统。他将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中最不得人心、最需要否定的东西糅合起来,要国人奉为圭臬,视若根本。这使得原先对他抱有政治改革期待的人们,顿时陷入了失望与绝望之中。

现在说一千,道一万,都是多余的。再过几天就要到”六四”惨案二十四周年了。在这漫长的二十四年里,我们天安门母亲自1995年开始接连写了36份致两代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以及公告、祭文,至今石沉大海,没有一句回应。

在1995这一年,我们向两代会提出: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人数、死者名单;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即”真相、赔偿、问责”)。这三项诉求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六四”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了大屠杀的元凶之一李鹏,指出他犯下了”反人类”罪,要求追究其法律责任。这项控告也没有得到答复。

同一年,我们组成了20人的对话团,提出与政府领导人就”六四”死难者的问题进行真诚、平等的对话。这个要求也没有答复。

2001年,我们发表了《天安门母亲的话》,在这个声明中,我们写道:也许我们一无所有,也许我们做不了什么,但我们拥有一个母亲的爱。……我们将把这种爱视为一种责任,希望以此来呼唤人们的良知,来化解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和仇恨,来改变至今仍遗留在我们头脑里的对生命及人的价值的漠视。我们相信,这种来自生命源头的爱是伟大的;她作为一种责任,将使我们变得更坚强、更智慧,也将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更理智、更富有人性,从而更有效地制止暴行与杀戮。……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泪流得已经太多,仇恨已积蓄得太久,我们有责任以自己的努力来结束这不幸的历史。对于我们这份发自肺腑的郑重声明,政府当局竟然漠然处之,无动于衷。

2006年,对于”重新评价六四”问题,我们作出了有限度的让步,建议可以采取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比如对”六四”事件的定性–可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对于这个提议政府当局仍然未有答复。

在以后的年月里,我们又曾多次提出”以对话来代替对抗”的主张,指出如果能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我们又提出主张,把”六四”问题的解决纳入法治轨道,那就是”政治问题法律解决”……以上这些提议政府当局统统不予理睬,一概置若罔闻。

…………

在这漫长的二十四年里,我们天安门母亲蒙受深重的苦难。我们曾经在地狱般的黑暗中呻吟,曾经在几近枯竭的泪海中挣扎。我们也曾经被恐惧与绝望所压倒,曾经被流言与冷漠所吞噬。我们曾经年复一年地奔走呼号,曾经年复一年地为死者讨回公道。但政府当局始终不为所动。我们所怀抱的全部”希望”,正离我们一点一点远去;”绝望”,正向我们一点一点逼近。这难道也正是今天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先生要告诉我们这些”六四”死难者亲属的吗?!

1989年6月3日至6日(即”六四”)由邓小平、李鹏等人发动的”六四”大屠杀铁证如山,无法抵赖。这二十四年来我们寻找到了”六四”死难者202人,但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死者(我们相信当年屠杀发生过后不久中国红十字会披露的数字2600-3000人)至今不知去向。难道中国人的命就这样不值钱吗!中国自1949年建政以来已经有8000万同胞死于非命,这是毛泽东的天大罪孽,是毛式社会主义的恶果。可是,今天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先生居然说:”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这就奇怪了,看来习近平先生宁要毛泽东,宁要毛泽东思想,宁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断然不在意那千万百万条国人的生命啊!

人到绝处而后生。司马迁《史记》中有言:”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我们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近来国内播出电视剧《赵氏孤儿》,最后程婴与屠岸贾有这样一段对酒词:

“程婴:那就是个十九岁的孩子,怎能撼动大人铁打的根基?

“屠岸贾:那我就好奇了,你说谁能置我于死地!

“程婴:能置大人于死地的源头是赵朔,大人,这一十九年来,每年的某一个日子,总能见到百姓祭奠赵朔大人,在祭奠那些被大人下令处死的婴儿;大人,你抓也抓了,杀也杀了,可就是禁绝不了关于赵氏的传言,在市井中口耳相传,传承不断”。十九年了,当年的冤案终于反过来。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凡是经历过中国1989年”六四”惨案那一段历史的人,都会感觉到这段对话的针对性。这是隐喻民间对”重评六四”的呼唤,当局装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就是禁绝不了年年月月这样的传言,网络、媒体及市井口耳相传,禁不了,压不了,删除不了,封锁不了。

天安门母亲定将绝处逢生,永不放弃,永不停息,直到最后”六四”获得重新评价,死难者的亡灵得以安息。

签名者:

(共 123人)

尤维洁 郭丽英 张艳秋 吴立虹 尹 敏 叶向荣 徐 珏 丁子霖

蒋培坤 张先玲 王范地 周淑庄 李雪文 郝义传 祝枝弟 赵廷杰

杜东旭 钱普泰 吴定富 宋秀玲 孙承康 于 清 孙 宁 黄金平

孟淑英 袁淑敏 王广明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树森

杨大榕 贺田凤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王文华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王 连 管卫东 高 婕 刘淑琴 王双兰

孙珊萍 张振霞 刘天媛 黄定英 熊 辉 何瑞田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齐国香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雷 勇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郭达显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王争强 宁书平 曹云兰 隋立松 林武云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奚永顺 肖宗友 乔秀兰

张桂荣 陆燕京 李浩泉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李淑娟 杨银山

王培靖 袁可志 潘木治 萧昌宜 轧伟林 刘建兰 索秀女 杨子明

程淑珍

(共33人)

2013.5.31

——————————

天安門民主大學   TiananmenUniv.net 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复校宣言 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宣言 二十四年前的六月三日晚,天安門民主大學在血與火的洗禮中誕生了。與此同時,數千同胞隨同民主女神像倒在機槍和坦克下,但他們為國為民犧牲奉獻的精神卻浩氣長存、青史永載。今天,在中國亟須結束一黨專制、實現政治大轉型之時,在紀念一九八九天安門民主運動二十四周年之際,我們,海內外一批中國民主化的堅定推動者,相聚一處,決定恢復和擴建天安門民主大學。

當今中國,一黨獨裁,遍地是災。江河湖海,大地天空,皆遭毀滅性污染與災難性破壞。經濟發展的成果集中到極少數人手裡,貪官們把劫掠和榨取來的財富轉移到國外,而把毒化了的自然環境,留給了被劫掠和榨取者與他們的子孫。人文環境的災難更為深重:斯文掃地,瓦釜雷鳴,貪贓枉法,巧取豪奪,坑蒙拐騙,數千年文明的古國,道德淪喪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中國生態與人文環境的災難若不遏制,必將燬我中華並殃及世界。這些災難皆因一黨專制而造成。

我們堅信,一黨專制必將解體,這是人心之所向,歷史之必然。百年民運,一脈相承,自由人權、民主憲政,浩浩湯湯,勢不可擋。今日的災難並非中國的宿命,泱泱華夏曾有輝煌的歷史,燦爛的文明。只因馬恩列斯毛之邪說,釀成一黨專制之毒瘤,才致國人跌入重重災難之淵藪。我們堅信,唯民主憲政能救民族於水火、解華夏於倒懸,而由此振興之中華,定將成為世界之福。

教育乃立國之本,民主教育乃中國大轉型之當務之急。恢復與擴建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將秉承當年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辦學理念,培養與造就一大批智仁勇全備的人才,以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進程。自由人權、民主憲政,凝聚共識、薪火相傳是我們的辦學宗旨;結束專制回歸憲政,建設自由民主均富新中國是我們的奮鬥目標。

復校後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先期將以網路大學的形式出現,以期辦成二十一世紀中國民主政治的「黃埔軍校」,為中國的民主化培養成千上萬的棟樑之才。我們竭誠向熱愛民主自由的海內外各界人士呼籲,一起來支持天安門民主大學。簽名聯署方式:http://TiananmenUniv.net

2013年6月2日於美國舊金山 顧問:余英時教授、楊力宇教授 發起人:鮑彤、嚴家祺、蔣亨蘭、徐文立、程凱、陳奎德、萬潤南、鄭義、蘇曉康、仲維光、還學文、李海、宋時雨、任松林、胡石根、北明、張伯笠、王軍濤、廖亦武、韓連潮、葛洵、王國齊、張林、康玉春、貢嘎扎西、熊焱、劉俊國、凌森、馬少方、郭海峰、夏明、封從德、王有才、方政、于世文、陳衛、安寧、楊海、唐荊陵、胡佳(按年齡排序) 籌備組:方政(召集人)、熊焱、封從德、張伯笠、葛洵

顾问: 余英时教授:哈佛大学历史学哲学博士,中研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荣休教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得主 杨力宇教授:台湾大学毕业,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美国西东大学亚洲学系荣休教授,一生致力于两岸三地民主化研究 发起人名单:(按年龄排序,点击看大图) 鲍彤:1980年开始任赵紫阳的政治秘书,1989年5月28日被捕,因同情学运被判7年,1996年刑满释放后一直被软禁 严家祺:原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2009年出版《普遍进化论》 蒋亨兰:从1985年与黄雨川先生等创建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并任理事,2006年当选会长,以推动中国民主化为一生志业 徐文立:民主墙先驱,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两度入狱共16年,美国布朗大学荣誉博士、沃森国际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 程凯:原《人民日报》驻深圳首席记者、《海南日报》总编辑,「六四」后流亡海外,曾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 陈奎德:复旦大学哲学博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 万润南:清华大学毕业,北京四通公司总裁,八九民运期间积极支持,六四后遭通缉逃亡海外,曾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郑义:著名作家,八九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发起人,六四后遭通缉逃亡近三年,1992年经香港赴美,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 苏晓康:著名文学家、记者,《河殇》总撰搞人,六四后遭通缉流亡美国,曾任民主中国阵线理事、《民主中国》杂志社长 仲维光: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近代物理思想研究硕士,八九年后曾任德国莱茵笔会会长,《莱茵通信》主编,现为自由学者 还学文:北大哲学系毕业,洪谦先生研究生,德国雷根大学分析哲学硕士,八九年后曾任全德学联秘书长,现为自由学者 李海:北大哲学研究生,北大学生自治会联络部长,90年因六四纪念被关209天,95年因人道救助入狱9年,刑满后仍被监控 宋时雨:四川大学经济糸硕士,自贡市委党校四川省团校教师,因六四判刑二年,出狱后在国内继续推动自由民主人权法治 任松林:南开大学毕业,美国物理学博士,软件专家,曾任全美学自联理事、监事,长期关注和支持中国民主事业 胡石根:北大中文系毕业,北京语言大学讲师,1991年秘密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次年被捕,被判20年徒刑,2008年获释 北明:前山西社科院学者,八九民运积极参与者,六四后被关押近一年,后流亡美国,作家、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主持人 张伯笠:原北大作家班学员,本校前任校长,「六四」后逃亡二年到美国,新加坡神学院博士候选人,现任华人教会牧师 王军涛:原北大技物系毕业,曾任共青团中央候补委员,六四被判刑13年,1994年到美国,政治学博士,民主党全委会主席 廖亦武:著名诗人、流亡作家与底层研究者,2012年德国书商和平奖得主,因六四凌晨朗诵其长诗《大屠杀》而坐牢四年 韩连潮:北京外交学院毕业,耶鲁大学法学博士,约翰霍布金斯大学生物学哲学博士,美国国会运作专家,执业律师 葛洵: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86年赴美,曾任全美学自联理事长,近年发起自由光诚等活动,高级技师、中国人权志愿者 王国齐:因「六四」带纠察队堵截戒严部队入狱近1年,1992年参与组建自民党被判11年,2003年刑满释放,家庭教会成员 张林:安徽蚌埠考区第一名考取清华大学,后肄业、辞去公职,在各地宣传自由民主理念,曾数十次被捕,监禁、劳改13年 康玉春: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学硕士,北京安定医院中医科医师,1992年参与组建自民党被判17年,2003年底获释 贡噶扎西:生于西藏拉萨,1982年流亡印度,83年至今在藏人行政中央工作,现任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华人事务负责人 熊焱:原北大法律研究生,六四幸存者,九二年在美国曾当选为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军牧,教牧博士,Senior Pastor 刘俊国:中山大学研究生,八九民运时任广州高联主席,六四后遭通缉半年后逃亡美国,加州大学法学博士,现为开业律师 凌森:八九年为广东高校学生,为八九学运的献身精神和勇气所感动,六四后参与营救受中共追捕和迫害的学生和民运人士 马少方:原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六三在本校开学典礼上发言,六四后遭通缉入狱三年,刑满后一直在国内谋生,坚持读书 郭海峰:原北大国政系研究生,八九民运中任广场指挥部秘书长,六四后入狱4年,1997年再次被判7年,现居河南安阳 夏明:复旦大学国政系学士和硕士,美国天普大学政治学哲学博士,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致力于中国政治结构研究 封从德:原北大遥感所研究生,北高联主席,六四后逃亡十月到法国,宗教学哲学博士,主持六四档案、孙文学校网站 王有才:原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因六四入狱3年,98年组建民主党被判11年,2004年到美国,物理学哲学博士 方政:原北京体育大学学生,六四凌晨在六部口被坦克追碾失去双腿,中国残疾人运动会两项冠军,2009年流亡美国 于世文:中山大学86级学生,中大学生民主自治会主席、演讲团负责人,六四后坐牢一年半,2013年清明发起「六四」公祭 陈卫:中山大学85级学生,广州八九学运发起人,中大自治会副主席、主席,六四后坐牢一年半,2013年清明发起六四公祭 安宁:原北京大学学生,八九学运骨干,因与胡石根等参与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被判刑11年,为自民党主要领袖之一 杨海:前青岛海洋大学学生,因积极参与和组织八九民运被捕并被开除学籍,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推动者,中华文化继承者 唐荆陵:广州著名人权律师,上海交通大学毕业,1999年获律师执照,曾参与太石村等一系列维权活动 胡佳:北京经济学院毕业,环保、抗艾滋维权、民权活动家,2008年被判刑3年半,同年获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

——————————————————————————–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