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 race

retire 早early ,retire 富裕rich 假如 you are out of rat race

zt 吴祚来:我无法为习近平点赞

字体 -

吴祚来:我无法为习近平点赞

新年之时,习近平为伟大的人民点赞,作为伟大人民的一分子,我无法为习近平点赞。为什么?因为我被大陆网站全网封杀。而到现在为止,没有一家网站对我说明封杀的原因,打开我曾经注册的网站微博或博客页面,得到的结果是,你的帐号存在风险,暂时不能登陆,或者是:你访问的页面不存在或遭删除。

更为严厉的是,因为我的邮箱与微博相关联,所以,只要我邮箱登陆在线,我连看其他人的微博的可能性都没有,打开相关页面就是一片空白。说实在的,我真心的不知,我触犯了天朝的哪个律条。

无论是人类第一部法典汉谟拉比法典,还是古罗马十二铜表,都是将法律刻在公开的石头或铜柱上,目的是防范别人犯法,而审判违法者,目的也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此人犯了哪条法律,将受到怎样的惩处,以警诫世人。而大陆当局对互联网写作者的封杀,一点规章都不讲,完全是暗箱操作,想封杀谁,就封杀谁,想封杀多长时间,就封杀多长时间。而这,也给互联网管理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利益空间,据我所知,我去年秋冬之际被全网封杀,并不是因为政治敏感内容,而是因为揭露了几位副部级官员的文化腐败,他们动用的是自己的关系,买通了有关部门当事人,所以博客与微博被全网封杀,难以解禁。

为什么要对谷歌等网站进行无情封杀?国家网管部门给出的解释是,为了政治安全,宏大的政治安全名义,掩盖的总是经济腐败之事实,而扞卫的,则是有关部门的行政权利。如果网络开放影响政治安全,为什么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社会主义国家存在政治安全问题,而文明世界则完全不存在网络政治安全问题?只要涉及到具体事实,当局三个自信完全归零,似乎一个拥有八千多万党员的世界最大的政党、最有权力的政府,经不起任何网络风波,只要网络开放,党国就会一触即溃。如果回头想一想毛时代,为什么封邦锁国,不与世界各国经济文化往来?为的也是国家政治安全,因为一经济开放,人民拥有了经济自由或自主权,知道外面世界的真相,毛语录毛谎言就会像皇帝新衣一样,成为童话里的骗局。

把说出皇帝没有穿新衣的孩子驱逐出城,留下那些编造神话的骗子们,使皇帝的春秋大梦更为完美,封杀说真话、求真相、宣传普世价值的网民、公知、维权人士与律媒体人,却让谎言连篇的司马南、戴旭之流、周小平、花千芳之辈成为网络旗帜,用非常低劣的手段与方式,让文革遗风重现网络,而这种文革方式不仅通过网络封杀的方式,还延伸到现实生活中,譬如对著名律师浦志强的拘捕,证据居然是其在新浪上发表的有关民族问题、社会问题的微博内容。以言治罪,公然披着依法治国的外衣。

到了年底,最残酷的封杀出现了,继谷歌检索几年前退出中国之后,谷歌邮箱惨遭封禁,大量的谷歌用户无法登陆,或者无法与国内网站信箱进行信件交流,大量的商业用户因此无法与境外客户通联,使用谷歌邮箱的数以万计的海外学生无法与国内亲友沟通,特别受影响的还有使用谷歌邮箱与国外大学进行联系的准海外留学生们。网络管制部门狙击海外敌对势力不知道有无效果,但有一个目的肯定已经达到了:通过封杀谷歌与谷歌邮箱,达到网络上的封邦锁国,并激怒一代年轻人,使他们痛恨所谓的有关部门,并进而诋毁习近平新政。

是的,所有被封杀的网民,都不是习近平亲自下令禁言的,如同毛时代,所有被迫害的人,都不是毛亲自指令的,但,毛时代的罪错,毛泽东罪不可赦,最后只能抓出四人帮出来替罪。现在网络上如此封杀,警方对网民更是因言问罪,全然没有法治底线,文革时是群众斗群众,现在是公权力斗百姓,如此下去,比文革还低级无耻。

新年里,习近平为伟大的人民点赞,伟大的人民无法自由地使用伟大的网络,当然也无法自由地与外国伟大的人民进行自由沟通,中国人民在中国局域网里享受着伟大的党、伟大的领导人无微不至的网络关怀与点赞。但是,只要微有异议,只有说道几句真话,你就从伟大的人民之列出局,成为疑似敌对势力,遭到无情的封杀与禁言,你就可能永远没有给习近平点赞的权利。

-------------------------------------------------------------------------------------------------------

[侯欣,女,报社工作人员。2013年3月31日,与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一起在西单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被捕,2014年1月29日被开庭宣判,侯欣被判“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成立,但免于刑事处罚。]

今天我站在这里接受审判,在此之前的十一个月里,我经历了平生从未想过能经历的一切,直到站在了这里。我反复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犯了罪?是的,对于我的家人,我亏欠太多,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妻子,我是不称职的。

我在西单331的举动,的确事先没有经过公安机关的批准,这一切都是错误。

但是我要说的是:我无罪!公安机关、检查机关、法院多次诚恳的劝导我认罪,我的亲人、朋友也有很多人劝我认罪。我知道,如果我认罪,对我自己可能是最有利的,但是对于我们的国家,如果要求官员履行最基本的职责,公示财产,是有罪的,那么我们这个时代就是荒谬的时代,我们每个人,无论是高高在上的衮衮诸公,还是为生计奔波的平头百姓,都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千百年后,我们的后代会嘲笑讥讽我们,嘲笑我们这个时代,讥讽这样有一群不辨是非,自外于现代文明的猪一样的民族!

是的,我恐惧,今天我站在这里更恐惧,恐惧着牢狱之灾,恐惧着我两次病危后的羸弱身躯,一旦走进监狱,是否还有走出了的那一天。但是我更恐惧的是违逆自己的良心,浑浑噩噩的活着,在生不如死和死亡之间,我宁愿选择死亡。

放眼看看吧,独立抗拒法西斯,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拥有四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国,我深爱的祖国,沦落到了什么地步?绝大多数人以逃离她为荣,包括那些教育我们爱党的庙堂之上高高在座的诸公,豺狼当道,腐败遍地,随便抓出一个贪官就会让整个世界瞠目结舌,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习总书记意识到反腐关系到执政党的生死存亡,那么何不结合全民的力量,让公民行使《宪法》第三十五条赋予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的自由,监督执政党,改变着一切,为后世子孙做一个交代?

公检法把我和许志永等人作为了同案犯,其实我和许博士并不相熟,只见过寥寥数面,谈过的话不到十句。我的同案犯们大多居住在北城,而我独自居住在南城,更由于家庭和性别的关系,晚上我很少出来参加任何活动,所以我做的事不多,上街公开表达“公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活动,我只参加了331这一次,而且是在围观拍照,并没有打横幅,也没有演讲。但是我并不觉得冤枉,我把这作为一个殊荣接受下来。虽然我不如他勇敢,不如他睿智,但是对他的许多观点,我都是认同的。

数十年前,当今执政党的先贤们高举反腐败、建立民主共和国、开放舆论等等旗帜,推翻了当时国民党执政的国民政府,这一切史籍中均有记载。六十多年过去了,恳请衮衮诸公,俯念先贤父辈投身革命之初衷,兑现当年对国民的承诺。历朝历代为我们所不齿的封建帝王,除了极个别的暴君,尚且谨守道德底线,不以言治罪,不杀言官,难道在现代文明的今天,我们还做不到吗?菜市口戊戌六君子人头落地,大清王朝的丧钟敲响!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的,迄今为止,我已经四十五岁了,和许多人相比,我并没有受到过多的不公平,没有受到过迫害,但是我们是一个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公民。如果只有当你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时才发声抗争,那不就是一头猪吗?六十五年过去了,如果在这个国度,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做一头猪才是正常的,这是整个民族、整个时代的悲哀。堂堂正正做公民,这不应该是一个奢望。

我爱这个国家,我所做的一却都是出于我对这个国家、对我的同胞,那份放不下的爱。但是我认为爱国的最高形式就是监督政府,监督执政党,而不是歌功颂德、逢君之恶。

无论法院如何判决,我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我愿意承担后果。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一个公民站在被告席上受审,只是因为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来源:有道云笔记网站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问题终结者 - 2015年1月18日 13:45

    说心里话,我应该为习近平点赞!我也确实了解民主有很到的好处,但是要中国一下子实现民主,是不现实的。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它成立的时候和美国成立的时候根本不是一回事儿。要想让中国180度的大转弯变成民主为本的国家。中国非乱套不可,那是你想看到的吗?如果是,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中国这么大,问题又很多,你想让习近平一个领导人在自己的任期内解决这样的问题,你觉得合理吗?另外你被封杀,和习近平有什么关系?你认为习近平能处理到这么细节的问题吗?再说了,舆论在中国当前的条件下确实要控制,引导。否则不出大事儿就怪了。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保证国家不乱难道不是他的头等大事儿吗?

  2. 2
    xia - 2015年1月19日 22:33

    回 问题终结者:中国的乱象已存在几十年(镇压反革命运动,三反五反,反右运动,大跃进,四清,文化大革命,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镇压六四民运,镇压法轮功)。民主制度就是要结束这种乱,从而带来长治久安。民主,自由,法治是所有先进发达国家的选择,是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必要条件.1948年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副总统选举,为中华民国首次依照宪法举行的总统选举,选举方式为具有民意基础的国民大会(以下简称国大代表)参与投票的间接选举,该选举乃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一次会议的一部分,于1948年4月20日投票,选举地点则是在南京市国民大会堂。副总统选举虽同时进行,不过与总统选举分开计票,且并无与总统一起搭档的选举制度设计。中华民国第九任总统、副总统选举于1996年3月23日举行,是中华民国建国以来第一次总统、副总统的公民直选,为继1993年新加坡总统选举之后,华人地区第二个以民选的方式产生国家元首。时代向前,中共应该顺势而为,将权力交给中国人民了。中共现在就是用这种“恐乱”的思想来拒绝历史的车轮,你不应该上当。 谢谢您参与这种要动脑的讨论,不是大部分民众愿加入的讨论,比较严肃的话题。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