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中国兰花(其四)

字體 -

古代苏州的兰花交易行情如何?究竟值多少银子?清代苏州人袁世俊有本《兰言述略》专著,内中透露了当时兰花已成为高价商品:“以银洋八百购蕙绿水仙一本”(“蕙绿水仙一本”,大意是名种兰花一盆),此种价格在今天,可以购得轿车一辆。

明朝时的苏州文人,与养植中国兰花密不可分。如文征明,最喜画兰并称有“兰竹之癖”,其咏兰的诗也写得很隽永:“灵根珍重自瓯东,绀碧吹香玉两丛,和露纫为湘水佩,临风如到蕊珠宫”。得文征明真传的另一个苏州人周天球,也酷爱画兰。《明画录》说“墨兰一种,自赵松雪后失传,惟天球独得其妙”,其作品《墨兰轴》被收入《故宫名画录》。

明末清初的苏州养兰成风,兰花爱好者主要集中在有钱人和知识分子中间,于是就有了嗜兰成癖并因此上当受骗者。民国时苏州人吴恩元,在其《兰蕙小史》中记载往事:“光绪中年,苏州顾翔宵爱兰成癖,每当春日,闻道某处出佳种,不问路之远近,携舟往看,且不惜重金购买。有绍兴花贩某,故意住于乡僻之区,以初开大一品,将花罩于大竹筒中,用硫磺薰之,变成净素。然后往告顾。顾即刻舟前往。绍人则藏于密篓中,奉为至宝。顾启示之,果素梅也。论价再三,以千金购归。次日不但舌已转红,而花亦枯萎。往寻花贩,已杳如黄鹤矣。”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明代的张应文将兰蕙看作园林中可以应用的植物配置品种。在其所写《罗钟斋兰谱》中记载:“宜兴、杭州皆有本山兰蕙,土人掘取以竹篮装售吴中”。“兰产于闽而芳袭于吴”,“兴、杭兰蕙稍用盆植,此处更于奇石老树丛竹之旁,逐年增益,任意多栽,尽可点缀佳景”。这些见解,至今仍可作为园林工作者的参考。

明朝末年的文震亨,其在《长物志》中则进一步指出:“兰出自闽中者为上,叶如剑芒,花高于叶”,“每处可置一盆,多则类虎丘花市”。“又有一种出杭州者,曰杭兰;出阳羡山中者,名兴兰;一干数花者,曰蕙。此皆可移植石岩之下。”

想当年,苏州的骚人墨客,对着太湖石下的兰蕙,一边品茗赏兰,一边吟咏写生,何其风雅!

 

(关于兰花的文章到此结束,谢谢!)

 

 

 

 

    

分享博文至: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