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山神爷磕头(国兰闲谈之三)

字體 -

这天中午,冬日的阳光驱散了岛上的雾气,已在山中寻觅了多日的老刘,蓦然发现,脚下茂密的草丛中,有几朵“梅瓣”兰花正在盛开。再细看一下瓣型、又迅速数了一下兰草的株数,一阵狂喜,连日来的劳累一扫而光。顾不得地面的荆棘和一身泥污,猛的跪倒在地,他不停地嗑头:谢谢菩萨!谢谢菩萨!感谢山神爷带来了财运。

这一把兰草,拿下山到城里花市上卖,凭其端正的“梅瓣”瓣型,每苗草可售得六百元以上,而连根长在一道的有六七苗草之多,少说也能卖三千元(当时城里人的月工资也只有一、二百元)!平日里,他所卖的普通兰花草,一把只能卖二、三元钱甚至于更少,全天也卖不出多少把。再说,这刚找到的下山新品种兰花,对于兰花迷来说,是大喜讯。一个电话打过去,兰花迷们早早就要准备好钞票在旅馆中守候了!

 

以上,并不是电视剧中场景,而是上山挖兰花的真实故事。故事的讲述人,是我熟悉的兰贩兼兰农老刘。他在花市上租有固定摊位,除农村大忙季节回家下田以外,平常就在离家乡很远的那个城市卖兰花和其他花卉,以此为生。

 

远在清代,随着社会上层人士加入爱兰者队伍,肯出大价钱、寻买新奇兰花的人越来越多,国兰价格远远高出其它花卉。于是,在产兰区之一的浙江省绍兴市一带,渐渐有了以挖兰和植兰为生的农民,并且作为专门的谋生手段世代相传。当年的北京,朱德多养兰花少问政事,曾请了一位花匠到中南海,专门为他养护名品兰花,请的就是绍兴兰花世家诸涨富先生。在浙江绍兴的漓渚一带,以兰花为生的农民有一批人,他们可能讲不出多少植物理论与兰花栽培原理,却是富有经验的养兰专家。最拿手的本领之一,是拿出几株没有兰花、也没有花苞的兰草(我们叫“空草”),当场能大致判断出,这几株兰草(“空草”)是不是好品种?将来开花了是“梅瓣”、“水仙瓣”还是“荷瓣”。

 

以前,绍兴兰农每年都要去挖兰花,但只能选择在冬天到山上挖,一来是冬天百草凋零枯黄,使得常绿的兰草在树丛下易于辨认;二来是蛇已冬眠入洞、没有被咬的危险。这是兰农们每年可能发财的机会。运气不好的时候,一连几个星期甚至整个冬天一无所获。运气好的时候,当年可以用卖兰所得盖房子!全凭自大自然的恩赐。所以,每当他们挖到好品种,要向山神爷磕头。

 

绍兴老刘对我说,兰花越来越难挖了!习惯上,他和几个老乡相约到产兰花的外省山区挖兰花(本省山区数百年来已很难挖到好品种了),但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由于爱好国兰的人越来越多,国兰好品种越卖越贵,导致各地农民也加入了挖掘大军。他们没有象绍兴兰农那样的兰花手艺,只能是见了哪儿山坡有成片兰花,就上去铲地皮,不论老少连根统统挖下来,有的人低价全部卖给兰花商贩,有的人堆在家中细细挑选后再卖掉。但长相粗野杂乱的下山兰草,在花市上没有其它盆栽花卉好卖,往往卖掉一部分、扔掉一部分。

绍兴兰农因为懂得挑选、只在兰花丛中细心寻觅好品种,对成片生长的兰花不造成破坏;各地农民“竭泽而渔”的方法,却给中国野生兰花资源造成毁灭性的后果。虽然多年来,有中国农科院的吴应祥教授等专家大声呼吁,也曾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但所起作用有限。据说那几年,在几个热门城市的花市上,每年都有成吨的、经过挑选后所剩下的兰花草,因卖不掉堆在那儿任其腐烂。自然界的兰花生长过程极其漫长,一座山上能存有成片兰花草,往往要经过数百年时间,一旦挖光就很难再生。上个世纪末的一、二十年时间中,深山老林中的中国兰花资源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有几年,老刘他们发现本省舟山群岛的有些小岛上也长有兰花。因为外地农民上不去,当地人又是以打鱼为生,他们可以上岛挖兰花。于是,就相约到一些兰草茂密的小岛上,给岛上的渔民一些钱,上山寻觅好品种兰花。绍兴老刘感叹:挖兰花、苦啊!为省钱,自已带上锅、背上米和霉干菜,在岛上边挖兰花边做饭吃。那些岛上长的是些小树,当地人每年砍了树枝当柴烧,年年砍、年年又长,岛上小树低矮成团,枝条丛生,纠结一片,兰花就长在这茂密的柴树下。挖兰人只能象动物一样,在树下的窄小空间中钻进钻出、爬来爬去的寻找好兰花,十分辛苦。说到激动处,老刘伸出手来给我看,粗糙的双手上面,满布深深的划痕和伤疤。

 

 

对爱花人士来说,在家中超越了种花能够成活的阶段后,就想在某个种类上积累几个品种以增加兴趣。例如,有了深紫色月季“墨浓”品种后,或许还想添个“红双喜”的黄色系品种,等等。爱花发展到了爱好养国兰的阶段,就可能其它花卉都不想种了,只想专养兰花。这时的动力,是下大决心收集国兰品种。许多国兰“发烧友”,不惜节衣缩食,花大钱来买兰花品种,如痴如醉,有着收藏家的劲头,笔者当年也是。

 

而国兰品种的收集,又分为收集老品种和收集新品种。尽管各人爱好不同,但追求新品种,是国兰养植的制高点。这也符合世间万物的发展原理,创新永远是第一位的。以上老刘的挖兰花故事,就是国兰新品种的发现、创新过程。

 

但国兰的品种创新,是到兰产地寻找发生异变的原生种,不是在实验室内完成。这就必须要以一定的种群规模为基础。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同样体现在国兰资源的保护上。上个世纪末,国内各个产兰区的滥挖狂采,对于国兰种群资源的破坏,是有目共睹的。后来,国务院将野生中国兰花的几个大类,列入国家频危植物保护目录,出台了法律法规,采取了亡羊补牢式的措施,总算有了交待。

 

纵然如此,老刘他们还能在冬天去寻觅国兰好品种吗?还能有“向山神爷磕头”的机会否?国兰爱好者不禁为此担忧。

 

下一篇,想追记自已的一次采兰花经历,敬请关注,谢谢。

分享博文至:

5 條評論

  1. 1. 小闷 said,

    2012年12月4日 17:15

    有意思,如痴如醉的爱兰人,呵呵。期待下篇。

  2. 2. idea4u said,

    2012年12月5日 23:44

    有机会去游兰亭,后山上还能遇到兰花。

  3. 3. 吴门客 said,

    2012年12月6日 08:15

    谢谢两位网友的光临与点评!现在的绍兴兰亭一带,犹如北京的北海公园,人烟稠密,只能想象1000年以前的情景。不仅不能遇到野生兰花,景区外出售商品的上百个棚棚中,卖盆栽兰花的也很少了,去年我刚慕名去过一次。

  4. 4. 莽牛 said,

    2012年12月6日 12:35

    本来挺高雅的事,一扯上钱就变成毁坏资源作孽了。

    养兰人自己也培育新品种吗?那样的话也能有助于保护野生兰。

  5. 5. 吴门客 said,

    2012年12月8日 11:22

    谢谢光临!养兰人自己培育新品种无助于保护野生兰花,因为分散在各个家庭、不成规模,常由于各种情况最终放弃养兰,本人就是一个。现在,成片的中国兰花,可能存在于国家自然保护区内的原生林里面(个人猜想)。传统国兰品种,在无锡兰苑和杭州花圃,有较大规模培植。都是以国有资产为背景的园林。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