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之内难寻芳草(国兰闲谈之四)

字體 -

对于大多数养兰人来说,都盼望能亲自到兰花产地去一下。一是想考察中国兰花在自然条件下的真实生长情况;二是想碰碰运气,亲手发现一个国兰好品种。

 

约在七、八年前,我在杭州的兰花展览展销会上,结识了一位前来卖下山兰花的年轻人,曾详细询问了他在家乡挖兰花的情况。以后,与他通过多次电话,得到他应允后,决定利用假期,到他家乡挖兰花。

 

去之前,也不知那山区条件有多艰苦,是否要象绍兴老刘那样在荆棘丛中爬来爬去?遂将家中未曾扔掉的旧衣服、鞋帽都找了出来,穿戴成一副到荒山野外探险的模样,好象中国三年大饥荒时代出来的一老头。

 

华东一带山区,主要产春兰和蕙兰。这两种国兰,在原生林下呈混生状态。那儿属华东的天目山区,历史上曾出过好品种兰花。从地图上看,翻过几座大山后就是安徽省的黄山山区,是大山连着大山。

 

当地的那位年轻人热情好客,邀我住在他家中。到目的地之后,我才发觉来到的地方,并不是京戏《智取威虎山》中的夹皮沟,而是人来人往的《沙家浜》。

 

那位年轻人的住家,紧贴一座大山的山脚,是硬将向南一边劈掉一片约三十米高的山皮,而后依山而建的三层楼农舍,楼后面呈45度的山坡,种有一直向上铺开的竹林,楼前面就是杭州到黄山的公路,全天有很大的嘈杂声。看得出,他曾经将农舍改造成经营用的家庭旅馆,因为二楼的几个房间都编有房号,估计因为生意不好已经歇业。

 

站在他的小楼前环顾四周,风景不错:群山环抱,山峦起伏,远处的高峰估算在海拔1000米以上,远远近近分布着不少村庄,还能看到一、二处工厂,山上也都是人工开发出来的整片树林,显而易见,这儿不是荒山野岭。兰花只有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能生长,虽然他曾承诺、找到成片兰花不成问题;但我从数百公里之外几次转换长途巴士、赶来采兰,这样的山区,难道会有大片野生兰花存留下来?不禁心生疑虑。

 

上山挖兰花并不是见兰花就挖,主要是在一片片兰花群落中寻找好品种兰花。当时我所在城市的花市,有三、四个兰花商贩同时出售山上挖下来的竹叶瓣型的兰花(我们叫做“粗花”),花十元钱左右就可以买一丛回家栽种,得来容易并不稀罕。

 

阳历的四月下旬,平原上已是“江南草长、百花生树、群莺乱飞”,可山区还春寒料峭,蛇还没有从冬眠中醒来,枯黄草色中的绿色兰蕙也比较醒目,应是进山采挖好品种兰花的最佳时候。

 

由那位年轻人当向导,每人持一把小镢头,先徒步走向他说曾多次采到过兰花的一处山包。出我意外的是,那位年轻人脚穿皮鞋,身着夹克,一副平常的打扮,与我的采兰行头形成鲜明对照。

 

行进在山间小道上,头顶蓝天白云,呼吸着从未感受过的山间的清新空气;近处,是片片竹林、稻田和茶树丛,远处则山峦如黛绵绵不绝。所经之处,时不时有几只山羊和鸭子在悠闲觅食,真是一种享受,不管它能否找到兰花了。

 

沿山路都是农舍,这儿条件不错,几乎每家都是三四层高的外贴釉面砖的小洋楼,造得极气派。正是农闲,山里人都在自家门前晒太阳。除了汽车偶而在山间窄窄的公路上开过,一片寂静,给人以世外桃源的感觉。只是,虽然高山流下来的溪流很清沏,但小溪边随处可见抛弃的旧塑料袋挂在灌木上,水底的破皮鞋、烂衣服等生活垃圾也分外醒目,环保不尽如人意。

 

转了几处山湾后,向导带我往山腰一片竹林深处走去,这儿的竹林中铺有一层一、二十公分厚的砻糠,据说是为了保温,能让竹笋出得早些,卖个好价钱。初春的阳光很难穿透浓密的林荫,只让少许阳光稀稀落落地洒下来,走到一处竹林与杂树的交界处,见到一丛蕙兰在一束阳光下摇曳着,不禁喜出望外。再仔细看周围,又发现了一些蕙兰,长势不旺盛,仅仅是三五株成一丛,很少花苞,或在竹子下面、或在灌木丛旁,雅致得很,可以入画。我一下子兴奋起来,种了多年兰花,其在自然界的原生状态还从未见过,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蕙兰的根很长,与杂草树根相纠缠,要用些力气才能将根系完整挖出来。但也就仅仅是这一片山地,留存有一些蕙兰,再在各处寻来寻去,始终不见兰花的芳踪。原以为,既然有蕙兰,也必然有春兰伴生,谁知自始自终也未能找到一株。

 

山风不断吹过,此时正是春兰绽放的季节,却没有一缕兰馨飘来。又寻觅了一个多小时,毫无所获,只得怏怏而归。今天的结果已证明:如兰花专家吴应祥教授所言,兰花几十年间屡经大规模采挖,这儿和全国大多数产兰区一样,近于绝迹。

 

因为不甘心,第二天很早起身,先乘了很长时间的中巴车,再转乘山民所用的小面的,辗转攀高去一座向导所熟悉的深山里寻觅。途中,在大山里一个小镇的面店吃早饭,虽然我身穿羽绒服,仍寒意森森,面店中的凳子很特殊:形似一个圆木桶,一边开有灶口,里面放有燃着暗火的殷红色木炭块,坐在上面很暖和。

 

我们上的山坡,长满了山核桃树,我用随身带的10倍望远镜看来看去,地面尽是些与兰花外形相似的麦冬草。再到处仔细地寻找,不见一点兰花踪迹。一会儿,向导从山那面过来,手中提着二三丛春兰,但大多无花,长势也差,虽老少三代苗连体、但只有三四株,根系也不发达,病虫害严重,其中仅有的一个花苞,又被虫咬坏、开不出花来。眼前的情况再次说明,历史上曾经有名的产兰区,现在兰花资源近于枯竭;成片的兰花都没有了,想从中寻觅优质品种兰花已经无望。尽管中午的阳光灿烂,气温升高很多,可以从容不迫地采挖,但已无再寻觅下去的必要了。

 

从临安山区仅带回两丛蕙兰,分装成两小盆,等花开后闻闻香味。城里人去山区挖兰花,真的很难。且不谈能否象绍兴老刘那样吃得起苦;就是能寻找到比较可靠的当地向导也不容易。我唯一的一次、充满期盼的挖兰之行,就此草草结束。

分享博文至:

2 條評論

  1. 1. 石针园艺 said,

    2013年1月28日 18:24

    读您的文章,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毁灭性的采挖,让人痛心。被廉价卖到城里的兰花,估计也不会得到重视,大部分被糟蹋了。

    2月份在爱德华公园/多伦多植物园有兰花展,您老去不去?

    http://soos.ca/Show/index.htm

  2. 2. 吴门客 said,

    2013年1月29日 20:52

    确实如您所说,被廉价卖到城里的兰花,因长相粗野并不好卖,最后边卖边扔掉,但那些浙江人也是弱势人群,仅为谋生,最近几年生意不好,好象他们也没有干劲多搞了。 2月爱德华的兰展,准备去参观,多伦多植物园不想去,不知您去爱德华公园吗?可以在那儿见面详谈。想到时再联系。谢谢!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