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来寻腊梅花?

字體 -

IMG_2156.JPG

何处来寻腊梅花?

——兼谈“劈干梅”等树桩盆景

隆冬季节中我最爱的是腊梅花。

记得那些年,在江南湿冷的冬季,顶着凛冽北风,低头缩颈疾走,肩扛寒冷和上班的双重压力,心境不佳。忽然,一阵清香漂来,神情为之一爽!四处张望并不见一株腊梅树——再往远处寻,原来腊梅花竟隐身在百米之外的公园中。

腊梅花绽放在冬季是其长处之一,其花辨金黄透亮,在清冷的空气中,香味让人醒脑提神是其长处之二。

据我所知,园艺用腊梅有磬口腊梅、素心腊梅和狗蝇腊梅三种,山中还有野生腊梅。素心腊梅已很香,磬口腊梅是素心腊梅中的精品,圆形花辨聚成碗状,犹如寺庙中所用法器铜磬之口而得名。狗蝇腊梅是荤心、尖辨,一般用作嫁接的砧木。

在多伦多度过了几个腊梅开花的季节,却始终未见有腊梅树的栽种。这儿的树种繁多,曾在阿伦花园前和学院街上多伦多大学的一座楼前,各见有一株二、三人合抱的大银杏树,让我知道银杏树非中国所独有、不是只能在中国栽得活(那时的课本上说,其它国家只有银杏树的化石),纠正了小学中学到的不准确的自然知识。在眼下的隆冬季节,不知多伦多何处有盛开的腊梅花?在另一个网站的“花鸟虫鱼”栏目中,有人交流用腊梅种籽培育树苗的贴子,想来是有大树存在的。

腊梅虽有个梅字,但与梅花是不同的两种花。腊梅属腊梅科,是落叶灌木。梅花属蔷薇科,是落叶乔木。国内各地有多株几百年至今犹存活的古梅,多为参天大树。

腊梅花辨带腊质、卷成碗状、香浓;梅花辨不带腊质、似碟子平展开,香淡。腊梅花的花期在春节前后的寒冬季节;而梅花的花期要迟一些,常在早春。

与腊梅比,梅花在中国文人诗词中随处可见,似乎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要高得多,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梅花位居中国传统的“梅、兰、竹、菊”之首。单从梅花的颜色、品种方面讲,其讲究就大得多,有点象中国古董的千变万化。有绿萼梅、朱砂梅、龙游梅和照水梅等等,我对此说不出多少。感兴趣者可查查《中国花经》,上面评价甚高、介绍的文字也多,开篇就说“梅是我国特有的品种,有三千年种植历史”。

2012年春,在多伦多的玖瑰谷(ROSEDALE)那儿的一个公园(CRAILEGH  GARDENS)入口处,我曾见到一株高近十米的大树,一树繁花,感觉其树形、花形都象梅,但花却没有香味,一直心存疑惑,不知此是梅树否?将当时的照片放在文后,或有网友知道。

下面说点所了解的梅花树桩盆景。在20世纪上半叶的上海,古董店中也卖古树桩盆景这种有生命的东西,这是从周瘦鹃先生所写的那些优美的散文中知道的。

周瘦鹃出身清贫,自学成才,二十来岁即在上海滩以文谋生,成了与张恨水齐名的中国文学史上鸳鸯蝴蝶派的主将。当时的文章写得好,可卖出好多大洋。他就用历年卖文所得,在苏州买下一座有了年代、长有大树的小园林,为他日后的园艺活动打下了基础。紫罗兰是他一生所钟爱的花。他命名其小园为“紫兰小筑”、又叫“紫罗兰庵”。

周瘦鹃先生在家中种了各式梅树,也培植和收集梅花树桩盆景,特别注意有百年以上树龄的老桩。周先生最得意的一盆梅桩,是从上海古董店中觅得,为清朝宰相潘祖荫所手植的古物。在周瘦鹃先生的照护下,仍然年年开花,成为他的最爱。大名鼎鼎的田汉等不少周先生的老朋友,特地从北京赶来,登门欣赏这株古梅桩。

梅花的树桩盆景,有些是人们直接从山中觅得,有些是人们多年培植后形成的老桩。例如“劈干梅”,就是苏州市郊光福一带花农所擅长的梅桩品种。那儿的农民,将已长了数年、直径在七、八公分左右的梅树,截短成约二、三十公分高的树桩,再从树中心劈到根部成两半、变成两株半圆形的桩,斜着栽,每株重新从不定芽培植起来。有树皮的一面,通过嫁接来实现提前开花,劈开的一面让其在日晒雨淋下渐渐风化,最后栽入盆中,收到半边枯干木筋裸露、半边花开满树的效果。

当年,田汉曾与周先生同到苏州市郊光福一带赏梅。周瘦鹃先生诗文俱佳,田汉一时兴起,对这位知音者当场吟诵一首:“山农个个是专家,种出疏枝影半斜,岂是六朝烟水气,人民今日要梅花”,此诗朗朗上口,读后至今犹能背诵。“疏枝影半斜”的红梅,我以为就是“劈干梅”。

约三十年前的一次早春,我到苏州光福“香雪海”游览。见一座小山上有个梅亭,上挂有清代江苏巡抚宋荦所书的“香雪海”三个大字的匾额;放眼满山,皆是盛开如雪的梅花,阵阵馨香在早春微冷的空气中浮动,方知“香雪海”所言不虚。当时那里种的大多是果梅,一种单辨梅花,这是当地农民的生计之一。收获了青梅果实后,农民就卖给当地工厂做蜜饯产品,所以梅树特别多,漫山遍野开得轰轰烈烈,借郑板桥的诗来形容,就是“十里栽花当种田”。

那年,我在“香雪海”一带的村头田边,曾见到一排排斜栽成行的“劈干梅”,嫁接处用塑料纸包着。当时的苏州花市,偶而也有养成的“劈干梅”盆景卖,这是一种红梅,很耐观赏而价格不菲。后来,大办乡镇企业的热潮兴起,农民离土不离乡,纷纷进厂务工。再后来,外国的新潮花卉阵阵冲击传统市场,“劈干梅”渐趋式微。时移世易,如今,生产者、售卖者和购买者都为数不多了吧?

在家中闲暇时,泡上一杯绿茶,坐在沙发上,欣赏一盆梅桩盆景,想象一下所谓“梅妻鹤子”的意境,作个神游,可在浮燥的世风中多点静气。只是,中国式盆景在这儿的华人花店中不多见,不禁想起一首唐诗:“冷冷七弦上,卧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分享博文至:

8 條評論

  1. 1. 卉樱果 said,

    2013年1月16日 12:29

    谢谢分享~

    谢谢关注!问好。

  2. 2. 珮竹 said,

    2013年1月17日 18:45

    这篇文章好。

    照片也是自己拍的吗?

    吴门客:照片是自己在玖瑰谷拍的(上文中有说明),我疑为梅花树,但不确定。感谢关注和赞语!

  3. 3. juliac said,

    2013年1月19日 08:00

    多谢好文。我也在找腊梅树。

    谢赞语!周末愉快!

  4. 4. 三白 said,

    2013年1月20日 10:30

    字里行间都透着淡淡的香气。香煞人哉!

    “苏州市郊光福”。。。真是想家啊。。。

    回复:谢谢同乡光临!“香煞人哉!”,道地的乡音!只是那儿是我的第二故乡,所以是“吴门客”。但如果第二代和第三代在那儿生存,也就会一口道地的“吴侬软语”了。问好!

  5. 5. olive tree said,

    2013年1月28日 08:52

    儿时家中小院里有棵磬口腊梅,清香宜人。梅花盆景,是花中精品~~

    吴门客:是的,寒冬的腊梅开花时折几枝插在花瓶中,满室馨香。梅花盆景要高档得多,一般人家没有。两种花的盆景。要第二年复花,很难。

  6. 6. 石针园艺 said,

    2013年1月28日 19:29

    《中国花经》的主编陈俊愉老先生被誉为“梅花院士”,老先生去年夏天仙逝了。

    我曾经在“花鸟虫鱼”组织过腊梅种子团购。现在家里还留有一棵素心、一棵狗爪的小苗,不知道哪年能开花。

    腊梅在多伦多不耐寒,户外过冬有问题。可以在室内养成盆景。有时候会在华人超市见到有卖的。

    我也在找好品种的梅花

    吴门客:感谢介绍本地腊梅情况。国内这几年售卖腊梅树桩盆景,似乎是嫁接的,不好看、花也少 ,我未能多去了解。陈俊愉老先生是梅花权威,曾读过他的文章,但了解不多。中国有好几位在某种传统花卉上钻研一生的教授,兰界有吴应祥、陈先启二位,因我是业余爱好,也不知他们近况?

  7. 7. 石针园艺 said,

    2013年1月29日 10:54

    你文章中的照片可能是樱花,或者cherry的一种

  8. 8. 吴门客 said,

    2013年1月30日 17:44

    知道了,谢谢!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