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尽荣枯是盆盎,几回拔去几回栽。”

字體 -

“阅尽荣枯是盆盎,几回拔去几回栽。”

——郑板桥诗中的世态(之一)

郑板桥,清朝求“读书功名”的知识分子中最具特立独行的一位,也是对后世影响很大的一位。一句“难得糊涂”,至今大家都在用。

 

他一生所画的题材并不多、却很精,常见于他的笔下的,除了竹子,就是中国兰花、主要是春兰与蕙兰。他画中的中国兰花就二三丛,常出现在破瓦盆和旧瓦盆中,既很平民化又有古意,也喜欢在画上再题些诗,以寄托情怀,诗中满含他所体会的世态炎凉。

 

春兰在乍暖还寒时绽放于幽谷,不如牡丹的大红大紫,却香远益清。然而,当时的社会人心浮燥、物欲横流,有多少人能够耐得住寂寞?面对包围着他的势利眼,郑板桥在画中就用个破瓦盆,种上有些零落的春兰,并在《题破盆兰花图》中借题发挥道:

        春雨春风写妙颜,幽情逸韵落人间。

        而今究竟无知己,打破乌盆更入山。

既然知音者少,不如告别红尘,打破乌盆而遁入深山!

 

中国兰花不好种植。国兰爱好者常常将其栽在盆中,过一段时间后渐渐死去,再换栽上新的兰花。新的兰花离开了自然生态,很可能在盆中活了一段时间后又香消玉陨。阳春三月,春兰开得怡人但可能已经在盆中受伤;到了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时,蕙兰(夏兰)又接着隆重开放但可能活不到明年。中国兰花这样的生生死死,瓦盆最清楚。郑板桥在《题盆兰倚蕙图》中感叹:

        春兰未了夏兰开,画里分明唤阿呆。

        阅尽荣枯是盆盎,几回拔去几回栽。

 

是呵,旧瓦盆阅尽了兰花荣枯,一如郑板桥阅尽了坎坷人生!而郑板桥的坎坷人生,反映了他那个时代大多数读书人的命运!所以,记得在《老残游记》中,读书人被劝诫要学会看中医书籍和用罗盘,不要老想着“学而优则仕”;一旦多年考不中,就能够去替人治病和算命以谋条生路。象郑板桥那样,在丢了七品芝麻官后,还能回扬州靠卖字卖画为生者,已属不易矣。

 

 

分享博文至:

5 條評論

  1. 1. MC said,

    2013年4月28日 12:18

    评的好!

  2. 2. 吴门客 said,

    2013年4月28日 16:25

    谢谢光临和赞语!

  3. 3. 莽牛 said,

    2013年4月29日 21:11

    美诗美意,国兰的历史有很厚的文化底蕴,这大概养兰人更愿意津津乐道的吧。

  4. 4. 石针园艺 said,

    2013年5月8日 22:14

    我有几棵小树苗,贴梗海棠、flowering dogwood四照花、紫藤、amur maple tree、几种茶花,你有没有兴趣养盆景?

    非常喜欢读你的文章!

  5. 5. 吴门客 said,

    2013年5月9日 07:01

    感谢光临!我对培养盆景很感兴趣,在国内曾有过多盆。但对绑、扎等传统技艺一知半解,未曾请教过内行。培养盆景一般是用多年的老桩,主要是容易速成。小树苗生长成“小老树”,时间长,也困难些。紫藤是国内培养盆景所用的树种,茶花等可能不行。有空多讨论。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