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教堂中的骷髅与干尸:世界公平还是不公平?

字體 -

国内喜欢旅游的一位朋友,到欧洲转了一圈回中国后,在电话中对我开玩笑说:在国内旅游是看庙;到国外旅游是看“洋庙”。

前一段我去欧洲旅游,也看了很多“洋庙”,作为一个既不是教徒也不是信众的游客,在教堂中有所感悟。

1.JPG

查了资料,天主教、基督教与东正教之间的联系与区别,实在复杂。能搞清楚的是,东正教的产生时间晚,教堂主要在前苏联境内。这次在法、德、意和瑞士,看的是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堂。

有部中国小说讲:活人如果没有灵魂、犹如一副臭皮囊。我想接着说,如死了、再一风化、臭皮囊就只剩下骷髅;侥幸未能烂掉、臭皮囊就成了干尸;装尸体要有容器、就有了棺材。这些元素,在这次所看的教堂中都齐了:意大利的米兰有座“骷髅”教堂,威尼斯有“干尸”教堂。在欧洲的德国、瑞士等地,则常见到教堂中有石制“棺材”。教堂四壁的装饰,将人的死亡作为了重大题材。中国的佛庙中,好象没有直接的死亡标识,只有九华山等少数寺庙中供有肉身菩萨。

威尼斯火车站旁边的一座大教堂中,还有700年前的“干尸”,生前是一位圣女。大教堂中还有她的照片,玻璃棺材中是她的干尸。大概骷髅的样子难看,所以罩上了面具只露出一双秀气的脚。

2.JPG

22.JPG

24.JPG

42.JPG

看到那么多骷髅和那具干尸,就想,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对人是公平的:从来没有哪个婴儿呱呱坠地时开口大叫“我将来肯定是皇上!是大老板!”。也从来没听说过,某位因为是皇上或大老板而长生不老。最终,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骷髅。

教堂那些骷髅来自何处?知道了以后又想,或许这个世界对人不那么不公平。资料记载,意大利米兰“骷髅”教堂中那么多的骷髅,原来都是附近一座医院长期无人认领、再就地埋葬的死尸,骷髅的另一个来源是墓地中流浪汉的死尸。因为骸骨在墓地中越来越多,约在700年前,就利用这些骷髅和骸骨,建成了这座举世闻名的“骷髅”教堂。这些人活着的最后阶段,生存条件想来是差的,却未必都是因为是自已的能力差;死了以后,则成了这座教堂的四壁装饰,貌似不公平。但再想想,每天,有那么多的游客慕名而来瞻望,这些弱势人群的死魂灵一定不寂寞,也还不错。

这个世界对人公平还是不公平?觉得温饱是个标准线。解决了这个问题以后,人就有了起码的尊严。来到加拿大已经多年,作为一个退休老汉,旁观同胞中的技术移民,他们得到的是活着心不累、社会环境和生活环境俱佳,但是大多数人失去了以前在国内的业务优势、风光不再。生活在解决了温饱的加拿大,得失各有多少?对他们是公平还是不公平?相信那是另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似乎,这里好的就是平淡、没多少人会为有钱人喝彩:你全身穿金戴银、在这儿赢不了多少掌声。

面对骷髅和干尸,又想到,活人与臭皮囊有何区别?似乎在于对世界的认知、付出与享受。

能获得与实际情况差不离的认知、并不容易。由于人人必须要依赖于前人留下的智慧、必须要学习,那些可恨的灌输式教育就趁虚而入,要求你应该怎样怎样?从来不建议你反向地思考:还可以怎样怎样?思维的单向性,导致人们的认知与现实产生了反差。到老了才感悟到,以前的那些说教违背了实际。

活人与臭皮囊的另一个不同,在于付出和获取,这是人们快乐的源泉。但本人付出多少与社会回报给本人多少,在人的一生中,又非常复杂。不过,觉得在加国,其社会价值观与中国全然不同,要抛弃“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老一套中国式价值观。如果一味地去攫取和争抢人间的优质资源,一辈子生活在尔虞我诈之间,没有诚信、就没有真正的快乐可言,成了所谓的行尸走肉。

活人与臭皮囊的不同,还在于对生活的享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感觉加拿大的“RELAX”中的核心,就是这一点,否则,怎会有活着的乐趣?曾经相信《岳阳楼记》中的“先忧后乐”。对范仲淹的历史评价姑且不论,现在想来,“先天下之忧而忧”,总有点鼓吹为皇上效忠的味道。能为百姓担忧的是皇帝,只有他控制着全国资源并容不得别人分享、当然最不负责任的也是他或他那个家族;一个普通读书人、轮得到“后天下之乐而乐”吗?

反观那些鼓动世人做苦行僧的人,恰恰大多数是最注重享受的人。例如“太平天国农民革命”,弄了个《天朝田亩制度》去愚蒙信众。可天王洪秀全有八八六十四个老婆、掌实权的东王扬秀清则有七七四十九个老婆,还要信众夫妻们按男营女营分开睡觉,这个革命何其虚伪。

近十年来,国内贫富分化加剧,可是有一道坎,大家都要同样跨过去:死亡!再有权再有钱,没人可以顶替你。当然,还有生病和衰老阶段的到来,也只有你自已单独上阵抗争!老天爷在这一点上给了一个公平与公道。或许,面对死亡的恐惧,人的良知会增多;面对死亡的无奈,人的贪婪会减少。

那么,到哪里看“死亡”的提示?除了电影电视剧以外,现实中大概只有参加追悼会、扫墓和守护在医院、家中的床前。

记得当年到苏州寒山寺采访性空方丈,扯到很多话题。

有一次,话题扯到现在出家当和尚的年轻人、是否心诚的问题。性空大和尚说,到我寺庙(当和尚)的年轻人,一来我就带他们到火葬场去看死尸,感悟人生的“四大皆空”。

说句笑话,国内纪委部门是否也可以学学性空老和尚的做法:在人们当大官和有权的官之前,先带到火葬场去看看死尸,感悟一下人生的“放得下”,有点大彻大悟的精神。

分享博文至: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