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 的存檔信息

“元帅”与“少帅” 都曾养兰花

海峡两岸各有一位称“帅”的先生,他们是“元帅朱德”和“少帅张学良”。这两人有一个共同点:都喜欢养兰花。 这里,要说明的是他们所种的是国兰,绝不是现在所流行或人们所喜欢的洋兰。 国兰是地生兰、是在土中栽培的兰花;洋兰是气生兰、原来攀缘在树上,可从空气中吸取水份和养料,二者不可混淆。 为何这两人都喜欢养国兰?因为在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中,只有国兰才是家庭培植的花… (閱讀全文)

柳亚子不肯跪着写诗

毛泽东有首七律,在文革中众口传颂:    饮茶粤海未能忘, 索句渝州叶正黄。 三十一年还旧国, 落花时节读华章。 牢骚太盛防肠断, 风物长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池水浅, 观鱼胜过富春江。   这是写给柳亚子先生的。作为附后的原诗也跟着传颂一时:   开天辟地君真健, 说项依刘我大难。 夺席谈经非五鹿, 无车弹铗怨冯谖。 头颅早悔平生贱, 肝胆宁忘一寸… (閱讀全文)

多肉植物“桃美人”和唐诗小品

我种的是最普通的“桃美人”。多肉植物“桃美人”有系列品种,至今我也叫不出来具体名字来、那些名字也怪怪的。只觉得“桃美人”的叶片最像桃子,其它的大同小异,也就没有种过。 用桃与美人做题材、感叹人事变化的诗很多,最熟悉的是唐代诗人崔护的那一首: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用多肉植物“佛珠”、“玉露”和一种石莲花做成个小品,站…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