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感怀:草木枯荣成春秋

字體 -

电影《舞台姐妹》中的唱词:年年难过年年过,处处无家处处家。虽然过于悲怆,但年年月月能太太平平不容易!

 

人在地球上、总生活在地球村中的某个点上;就是浪迹天涯的侠客也如此。同时,要区别于动物、寻找精神乐园,就需要有许多无形的小城,这儿的博客能反映出华人的大千世界。在举世浮燥、人慾横流的当下,到这儿的精神家园,似乎能各得其所。老来无事,常来此处一吐衷肠。

 

人类文明进步的副产品,就是工业化以后的地球污染。近年来,国内医生朋友告诉我,刚从医学院毕业那时候,要找一个癌症患者作为实习对象还不容易,现在几乎成了常见病!在法治国家,地球污染这匹野马正被人们努力地套上羁绳;在人治国家、靠“皇上圣明”。

 

人类如同树林,人就如同一张风中飘零的树叶。有的叶子生机勃勃而有的叶子生了虫斑病斑,但都会落去,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自然。例如,我很敬佩的LINC班同学张老伯、一位年逾八旬的老教授,前年一个跟头摔倒在超市、随即过世,但至今不知他的墓地在哪儿?也无意去打听:纵使知道了去悼念一番,也就是一张树叶去悼念另一张树叶;待到这张也凋落了,两张树叶间的故事不就结束了?

 

世上任何有钱有权之人,虽然占有资源多并比一般人处处优先、也还是一张树叶。到了临死前的紧要关头,都要独自上阵面对狂风骤雨;面对癌症时没有“替身”!任何聪明才俊,在此面前也需要平常人的坦荡。《红楼梦》的“好了歌”,或许唱的就是这种境况。神仙不是凡人、也因此是个梦想,凡人都如一张树叶、最终都要落向地面。所以,地球不停地沧海桑田。

 

人又不同于树叶,内部系统很复杂。科普作家说,每人每天在身体内部都会产生癌细胞、也都会每天再“杀灭”癌细胞。只有在一段时间中不能够自我清除了,才会得癌症。因此,正常的树叶和有虫斑病斑的树叶,从时间长河来看、实在也差不多。在生产力低下的远古,人们没有一点剩余财产、也就没有惦念,看待死亡就如同看到树叶落下那么自然。无所谓悲伤,就象这几天所上映的皮克斯和迪斯尼合拍的电影《环游寻梦记》中所描述的那样。

 

向《加国无忧》的博友和编者问好!祝朋友们新年吉祥如意!

分享博文至: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