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生活 的存檔信息

45度斜面的小玻璃缸盆景

夫人搞来一个斜面玻璃缸,是个别有创意的烛台。约有一拳大小、近45度的斜面,我就改做成一个小小的斜面玻璃缸盆景。 用的是多肉植物“玉露”,是玉露中最普通的品种“草玉露”。 因为是斜面玻璃缸,所以打破花盆只能平面欣赏的常规。可以象面镜子斜立于桌子上。别有一番意趣。 (閱讀全文)

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拾趣

墓地是埋葬死者的地方,却与死者无关。我不相信有灵魂,“人死如灯灭”。墓地与世间万事一样,是活人的事。拉雪兹神父公墓,可能是世间活人们最感兴趣的事情之一,成了不亚于巴黎圣母院的著名景点。 拉雪兹神父公墓得名于路易十四的神父“拉雪兹Lachaise”,是世界上访客最多的墓地,作曲家肖邦、剧作家莫里哀、诗人阿波利奈尔、作家巴尔扎克、画家毕加索等名人都埋葬于此。公墓占… (閱讀全文)

如何选购国兰?

清代画兰大家李方膺有幅画、题有《破盆兰花》诗,画面中的破盆长出春兰数枝。画家题道:“买块兰花要整根,神完气足长儿孙。莫嫌此日银芽少,只待来年发满盆”。说明,这位画家是位兰花行家,懂得如何挑选兰花。 养兰人最重视的,是国兰的选购。买之前,外行常常关心兰叶是否茂盛?内行则先注意看国兰的根。种得好的国兰的根,顶端有透明的小尖,我们俗称“水晶头”,这是长势强健… (閱讀全文)

怎样养好国兰?

过去在兰界,种植国兰不叫做“种”而称之为“养”。一字之差,显示了对兰花的敬重。有点象牙医在整个医疗系列中独立的意思。当然,随着洋兰的流行,连兰花原本有两大系列都不为人所熟知、一般爱花人都讲“种植国兰”了。 要培植好国兰,关键在选苗、选土、栽种和浇水等几个环节。“选苗”一事说来话长,放在另一篇介绍。 国兰的栽种,分为如何选土、如何种在盆中和如何进行日常管理三… (閱讀全文)

国兰与洋兰有何不同?

大地春回,今年我仍然做不到在加国植兰养蕙,就纸上谈兵、再在无忧网上鼓吹,过一把国兰瘾。 也不过是将前几年在无忧网上写的多篇介绍国兰的文章,打碎了再混成醒目的三篇,希望能给感兴趣者添点雅兴。 第一篇是:国兰与洋兰有何不同? 国兰,又称中国兰花或东方兰花,是指进入家庭培植的春兰、蕙兰、建兰、寒兰和墨兰五大类兰花,以中国为主要产地,日本、韩国也有出产。 国… (閱讀全文)

福建南靖云水谣风光

去年到福建的南靖县看土楼。采取坐动车到厦门再转车到南靖的自助游模式。原本想根据广告上的典型到“田螺坑”的土楼,由于对当地情况不熟和难以问到实情,被误导至另一景点“云水谣”,倒也楚楚可观、不虚此行。 只是,土楼景点地处深山,原以为必民风淳厚;谁知景区内问讯很难、处处是赚钱的行当,景区外的一处小镇居民,对问讯也懒于回答。不知何故? 体会到自助游到那儿,并不… (閱讀全文)

百里之内难寻芳草(国兰闲谈之四)

对于大多数养兰人来说,都盼望能亲自到兰花产地去一下。一是想考察中国兰花在自然条件下的真实生长情况;二是想碰碰运气,亲手发现一个国兰好品种。   约在七、八年前,我在杭州的兰花展览展销会上,结识了一位前来卖下山兰花的年轻人,曾详细询问了他在家乡挖兰花的情况。以后,与他通过多次电话,得到他应允后,决定利用假期,到他家乡挖兰花。   去之前,也不知那山区条件… (閱讀全文)

向山神爷磕头(国兰闲谈之三)

这天中午,冬日的阳光驱散了岛上的雾气,已在山中寻觅了多日的老刘,蓦然发现,脚下茂密的草丛中,有几朵“梅瓣”兰花正在盛开。再细看一下瓣型、又迅速数了一下兰草的株数,一阵狂喜,连日来的劳累一扫而光。顾不得地面的荆棘和一身泥污,猛的跪倒在地,他不停地嗑头:谢谢菩萨!谢谢菩萨!感谢山神爷带来了财运。 这一把兰草,拿下山到城里花市上卖,凭其端正的“梅瓣”瓣型,每… (閱讀全文)

难懂的欣赏术语(国兰闲谈之二)

如果只知道中国兰花的兰叶纷披和清香袭人,实在还不能说已完全了解国兰。应该知道国兰与洋兰有何不同,应该知道国人之所以欣赏国兰,究竟国兰有什么妙处?最好能大概地知道什么是国兰的好品种。   好品种的标准,主要是看国兰的花型和叶型,这个标准,要用奇特的国兰欣赏术语来形容。   要用短短的篇幅,解释这些欣赏术语,作者有难度;读者要听懂也有难度。例如,形容国兰的… (閱讀全文)

花香不在多(国兰闲谈之一)

    最近,我在“五一”网上发了关于中国兰花的小文后,有网友对国兰提出一些具体问题,因此想再写些有关国兰欣赏和栽培的小文,将话说完。国兰的研究,大有人在,既有从事组培和种质资源保护的专业工作者,又有嗜兰成瘾和以此谋生的养兰专家,都写有角度不同的著作;又由于我仅是业余爱好,所知有限,故只能称之闲谈。   花香不在多(国兰闲谈之一)   清代的扬州八怪之首郑板…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