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鬼妹妹   〔又名:终极审判〕〔一〕                                作者:焦大哥 〔本故事纯属虛构,本人不付也不买鬼魂债。仅以此文祭奠我刚出世就死去了的妹妹--四冬,愿给她一个心灵空间。我本应给她讲很多故事的,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和义务。但愿读完故事,安息吧,妹妹。沒人再打挠你了。〕

                    〔一〕到唐朝去作诗         昨日。夜,又悄然而至。阴阴的,是那样轻快而急促,恍惚一下子天就暗了似的,全然沒留意到是什么时候了。以致我下中班时,夜已很深沉了。通常下班应在十二點的午夜,因了一点他事的耽擱,竟也到了二、三點钟光景。乘坐街车返家,开门入屋,而后又弄了點快歺面,算是霄夜了。屋里寂静得很,妻与女儿都已睡下,大抵已到梦乡中去遨遊了。忽儿有一阵隐隐作响,怕是楼上猫抓沙发的声音,抑或是它巧遇上一只不怕猫的小老鼠,开心地逗着玩哩。不管这黑猫警长在干什么,总觉得这夜有点怪怪的,让人不甚噓吁。         我走向地下室的书房,开了电脑,只觉一道光亮划过空旷,继而沉寂了。螢屏上只留下一张女人的面颜,招喚着我。真想写點什么,自然又是詩词曲之类的大作了。可一时脑袋瓜里一片白色,擦不出一丁点灵感的火星。真丧气,倒不如看看別人的慱文来得轻松自然,闲逸自得,抑或受點启发什么的,不啻又能作出诗文了,口占一首。我想起了先前曾下截过一篇谈诗的文章,还是《无忧慱客》上〝大海妈妈〞推荐的访谈。上网后,寻得此文,骇然入目的是《〝纯诗〞的时代结束了》。     我一时无语,快目扫过,又是不甚噓吁。文称時代变了,因诗之无功利可言,过時了,现在无人愿去读了。除非你真爱,难泯于心,想来怕在极少数的。細细思忖,人家可也有人家的道理是了。時至今日,已入商品时代,可谓社会之巨大进步。人欲逐利,趋势也,只要不昧心于世,不巧取豪夺,应为生意发展之动力了,与人与己,多有好处。我想,大可不必为诗之褪去光泽流失读者而悲怨的了。若想冲沖點击率,冲冲人气,径直编故事、作愽文去好了,換换跑道,不定是快畅的事。     可我终究不忍于心。弃之于垃圾桶,是万万做不得的,割爱舍情,是要耗废时日的。象我这样的一小撮诗词爱好者、迷魂者是应诞在唐代的,如赶上盛唐,说不定还能拜李白等名家为师,偷学到一手两手为诗的妙着,醉里梦里,一挥即可了。     我沉入了无边的漫思……愁怅着。     忽然听到有女人说话声,〝大哥,別丧气,是否让我带你到唐朝一游!〞     我、我大惊失色。〝你,你,你是谁?什么人?〞     〝我?我是你鬼妹妹呀!不是说好了的,你要找我聊天,就闭上双眼,往躺椅上一靠,左右摇晃起来,口中念念有词:我想、我想,我见你如此这般,就来了呀。〞     我愕然,大张着嘴。     不错,我是有个鬼妹妹,可那仿佛是三十多年前文革中的事了。怎么跑到加拿大来了,也出国了。我大睜双眼,希图明个究里。〔待续〕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2 条评论

  1. 1
    wuhan laoxiang - 2009年11月17日 03:05

    你的故事是同样的棒! Thanks.

  2. 2
    westin - 2009年11月17日 18:00

    非常感谢Wuhan laoxiang的大力鼓勵和捧场。我喜欢打一枪換一个地方,写法上去作多种尝试。得意的还是那种奔放的锤胸顿足的喧喊与歌唱,虽然刺耳,自觉蛮有精神。对这种肥皂剧似的沒完沒了的绵綿緾缠着实信心不大。每天得打工,没太多时间。写诗的好处竟是:快刀斩乱麻,一揮而就。沒想到现在要钝刀子割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