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私房密笈〕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二十多年前,我尚在武汉一家报馆工作,还算得上是〝小〞字輩了,其实已三十好几。不过在这类单位,老气者大有人在。欲做学问,须得时日磨砺的。这些〝老精英〞中,一位大学问者姓贺名捷,時任总编室副主任,后调任《武汉晚报》副总,正是我的顶头上司。贺老年近六旬,算得上我的上一輩人了,中等偏上身高,略显清瘦,高额头,两目极有神,待人极和气,常年一身中式短衫。应算是我一生的幸运了,与贺老相识,得益匪浅。他时常手把手教我写稿、改稿、做标题,以及编排版面这类細微末节的事。他还是诗词大作者,报章经常可读到他的古体诗作,飞扬文釆。我虽初到茅庐,却张扬得狠,一枝禿笔乱写。其时我还不甚懂平仄格律,除作新诗外,每有七言八句,便冠以〝七律〞,铺向报章,竟然也成铅字。后读之常感羞愧难言,太粗制滥造了。再有了作品,每每必先请贺老一阅,他很乐意斧正。可我拿回一看,改得实在太多,却不好意思出手了,自觉已非自己的作品,反倒谨慎起来,创作是不应胡乱弄墨的。欲挣點稿酬,应有真才实学。如此一来一往,回次多了,有了了觧,进而相互引为知已。到他家如遇他的旧友,他必定引荐我这位〝忘年交〞、〝小老弟〞。他说他还是蛮欣赏我的,希望行事要慎重些,別太意气了。几年后,他去职他就,荐我做了他的继任者。     时至今日,想起贺总的为人,当引为人生楷模。想起过去赠句联珠的景象,自成美好记忆了。曾有一日,我问过他:做诗词何者为最要,他竟劈头一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直搞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然,有灵感、有体认、有资询,均应及时录下以备,以免日久忘卻了。但我細細体察,总觉得他是在说,你这个〝烂笔头〞,只有天天练、经常练,才能育出好记性的。真沒想到我这个〝烂笔头〞竟至一搁就是二十年。我对不起我的老师。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