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 的存档信息

2010-02-28 09:35:04 | 724 浏览

今年过年,很多节日都赶在了一起,又是春节,又是情人节,又是家庭日,真是要不快乐都不行。当然,过年总归要打电话回国拜个年,恭贺虎年新春快乐什么的。听到消息多半是这个人又升职了,那个人又买了新屋。回到以前工作过的公司网站上,也总能发现很多熟悉的名字,很多以前的同事已经高踞要职。 “很好,很好,他们都干得很不错嘛。”我喃喃道。 “老奔同志,你会不会有一种酸溜… (阅读全文)

2010-02-09 14:32:34 | 504 浏览

战争 你的血和他的血 都从火热的胸膛里涌出 以鲜红的颜色渗进焦黄的土地 然后被战尘覆盖了,成为 一段具有争议的历史 用不同的口吻编进课本 让孩子们背诵传扬 标签都是正义 隐藏的是一代代的仇恨 我的心,是沉重砝码 悬挂在天平的一侧 尽管已经倾斜,却 仍然竭力下坠 直到天平被打翻 也不愿收敛 因蒙蔽而燥热的雀跃 至而,我也象英雄一样死去 (阅读全文)

2010-02-09 14:51:25 | 540 浏览

夜,是这样的宁静,那 遥挂天空的是异国的月吗 曾令人艳羡的精灵,竟能 如此坦坦荡荡,洁碧无暇 习惯了喧闹和嬉戏,此刻却 拥有了离客骚人的情怀 扶栏一声长叹,是否会 牵引出那笑谈背后的恸哭 浮现那浪花无法淘尽的 碧血连天 历史长卷缩微成一粒晶片 眼前跳跃的却是滚滚飞扬的 草芥和尘土 那耻于启口的或被删节的 那刻意掩饰过的或被阉除的 情节,是你那恫体上累累伤痕 为何… (阅读全文)

2010-02-09 14:30:10 | 326 浏览

守着装置的时候 — 写给上夜班的人     钟 敲过几遍了 钟声堆砌在疲惫的转轴里 当计程车接走了 所有的脱衣女郎 酒吧老板关起店门 打了最后一个哈欠 终于,你的声音掩盖了 蛙类淫荡的宣泄声 以从不间断的轰鸣 搅混了现在和过去 那冗长的时间 苟延残喘着 栽倒在你蹒跚的步履下   此刻,每一次欠伸都象做一次人工呼吸 每一次呼吸都排出一串乏味的时间 每一个时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