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夜,是这样的宁静,那

遥挂天空的是异国的月吗

曾令人艳羡的精灵,竟能

如此坦坦荡荡,洁碧无暇

习惯了喧闹和嬉戏,此刻却

拥有了离客骚人的情怀

扶栏一声长叹,是否会

牵引出那笑谈背后的恸哭

浮现那浪花无法淘尽的

碧血连天

历史长卷缩微成一粒晶片

眼前跳跃的却是滚滚飞扬的

草芥和尘土

那耻于启口的或被删节的

那刻意掩饰过的或被阉除的

情节,是你那恫体上累累伤痕

为何总令我隐隐作痛

情不自禁地轻轻触摸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