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看过《国王的讲演》“The King‘s Speech” 已经很久了,那时刚刚知道奥斯卡奖提名名单,听说它获得了十一项大奖提名,女儿就说要去看,我也就凑凑热闹和她一起看了。看完以后,总想写些什么,但始终无从着笔,好像那英国皇家的故事和自己隔得很远。但今天,就在奥斯卡颁奖的前日,我突然想到战胜自我这一古老的话题,我也突然有了股冲动,写下以下文字。

很多人内心都存在着某种恐惧,对于将来成为英国国王乔治六世的阿尔波特王子来说,他的恐惧是面对大庭广众和话筒讲演。因为他有结巴口吃的毛病,当他面对话筒的时候就急剧紧张,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这种恐惧,对王子来说,严重到成为他继承王位的最大障碍。虽然王室有很多御医,却对这种病症毫无对策。后来成为伊丽莎白女王母亲的王子妻子,在民间找到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澳大利亚语言治疗师Lionel Logue,于是一段民间医师暗中为王子治病的故事发生了。王子从不信任医师,到配合治病,到改变暴躁的脾气,最后坚定信心登上王位,这和治疗师Logue的努力密不可分。但治疗并没有解决一切问题,在奠基大典到来的时候,Logue特意为王子排练了登基致词的预演,可能在王子眼里,要比登基过程更加重要。成为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后,他一生最重要的广播演说发生在二次大战的初期。但是为了准备这次重要的演说,并克服国王的口吃障碍,演说现场是布置在一个隔离的小房间里,演讲室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治疗师Logue,国王用最大的勇气对着治疗师完成了演讲,他象是读课文,读给自己的老师听,而这声音却传遍了整个世界,成为抵抗德国法西斯侵略的最重要的宣言,鼓励了人民的士气,振奋了战士的信心,成为最后二战初期的精神力量。

据说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是真实的,发现于那位治疗师的未发表的日记里。前两天,电视上播放了乔治六世演讲稿的原稿,上面的确有很多标志了如何停顿,如何断句的符号。故事并不复杂,但它却表明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即使是国王,他也有他的弱点,他也需要帮助才能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可能这种恐惧,在其他人眼里,几乎不值一提。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我自己在中学里的故事,当然没有电影那样吸引人,但说出来可能很让大家理解为何我对这部电影情有独尊。我的确有着和乔治六世同样的恐惧,那就是读文章的时候紧张,看不准字,总是读错。 中学的时候,我最怕老师叫我读课文了,每次读课文,我紧张得浑身颤抖,连声音都在抖,别人很容易读的东西,在我嘴里,几乎要比别人多几倍的时间才能读完,每次都引得全班哄堂大笑,我还因此有了个外号叫“生活的颤音”。所以我对读课文怕得要死,每次老师要读课文的时候,我的头几乎埋在了桌子下面,生怕老师叫我的名字。到高中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很不通情达理的老师,我怕读课文,他却偏偏要我读,而且每天都要我读,没有办法,我只能在家里练习,在没人的时候,我把要上的课文先读几遍,而且是大声读,因为没有人在听,直到我读得差不多了,才敢在课堂上读给老师同学们。久而久之,我终于不怕读课文了,虽然仍然经常读错,但我已经克服了内心对读课文的恐惧,。

从那时起,我养成了大声朗读的习惯。多年以后,大学毕业后,有机会在工作单位进入一个英语培训班学习,开始改变学哑巴英语的习惯。当其他同学对说英语难以启口的时候,我却在教室里,在走廊上,在宿舍里大声朗读我能看到的任何一篇英文文章,很多同学都觉得我有毛病,但不同的结果是,一年以后,我已经可以用比较流利的英语组织自己想要说的东西,而有很多人却仍然无法启齿说英语。从这点说,我要感谢那位每天叫我读课文的老师,如果不是他每天叫我读课文,我根本无法克服内心对读课文的恐惧,也不可能在未来说好英语,也就失去了移民加拿大的想法,更不可能在这里瞎掰乎。

今天,当我看到很多人说移民多年,英语仍然是自己的难言之痛的时候,我就想说:朋友,你应该看一看“国王的讲演”这部电影,看看乔治六世是怎样登基的,是怎样克服口吃这种障碍的,如果学英语,说英语是你找工作,寻找幸福生活的障碍,或者是你内心的恐惧,那你就象国王那样,面对墙壁,大声地骂脏话吧!或者找个言语老师,帮你张开口,然后象我一样,旁若无人地在如何地方都大声读英语,虽然不能保证你说标准无误的语言,但可以保证你能说出人们听得懂的英语。

这就是我看“国王的讲演”以后想到的。

“国王的讲演”的剧照:

the-kings-speech-15.jpg

面对话筒的恐惧

19602885_jpg-r_760_x-f_jpg-q_x-20101129_115619.jpg

面壁练习

kings-speech-2.jpg

国王的二战演说现场

kings-speech.jpg

Born To Try — Delta Goodrem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