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个可以了结的心愿

做为一个新移民,什么时候才能算是过渡到了老移民?是当你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车,还是有了自己的第一栋房?是那一瞬间,你跟着别人吟唱一个陌生的国歌,举手朗读别人给你写好的誓言?还是那段时间,你的脑海里不再闪现那种“去与留”,“海归海不归”的纠结?也许是那一时刻,在聚会时,你发现有更多懵里懵懂的新人向你问这问那的,你可以滔滔不绝地传播经验,从衣食,住行,到找工,取证?

说到传经,我自我感觉还是有一点点发言权的。在刚到加国的几年里,咱的确在这方面努力过,什么职业工程师(Professional Engineer of Ontario )的证,还有目前咱工作要有的操作工程师的证咱都拿到了。虽然目前没有做PE,但每年248刀的年费却一年都没晚交过,咱指望着什么时候有位伯乐把咱发掘出来,说不定哪一天,咱那长期封存的PE的大印还可以拿出来盖一盖呢,嘿嘿。至于TSSA发的操作工程师(Operating Engineer)证,却是咱工作必须的。也许华人里有这证的人并不多,所以还真有社区团体找我,想让我介绍一下取证的经验。两年前,我曾受邀免费举行过两次讲座,讲座的内容就是“操作工程师的前景和取证过程”。对于自己来说,我是受人指引的受益人,这事我已经在一篇博文中说过了(移民十年:三次时来转运!),所以能给新人一些指导,也是我的荣耀。

讲座的内容当然是结合我所在的公司现状,我从事的行业为背景,说一说婴儿潮退休将带来的技术工种的工作真空,以及我的观点:在加拿大,不要证的工作不值钱!讲座倒是挺受欢迎的,甚至有人恭维道:这讲座是他在加国听到的最好的讲座。而我却对这样的恭维有些心悸,仿佛背上了一种责任感,我当时就产生了一个心愿,不管怎样,咱也得帮帮一两个来花时间来听讲座的兄弟们,介绍他们去我所在的公司,帮他们找到工作!

老G(化名),和我年纪相仿,在国内电力企业从事过大型蒸汽系统的操作。讲座一结束就找我,说他已经有了初级的四级证。我一听他的工作经验,我们石化行业的蒸汽系统对他来说,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我立刻就说:“你把Resume E-mail给我。”

老G, 工作经验很棒,Resume就嬷嬷地了,简历很平淡,相关经验并没有在简历中突显出来。第一件事,我建议他把Resume改为Functional形式的Resume。其实这是我在找工作,写简历时总结出来的一个绝招。我能找到工作,就是采用的这种简历形式,后来有位winnipeg的同行找工作,怎样发简历都没有面试,后来听我的建议,修改了这种形式的简历之后,他在加拿大全国飞来飞去,面试不断。 这种简历特别适合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却在加国经历很少的人。如果你在加拿大经验很少或目前从事和自己专业不相关的工作,建议你不妨把简历改为这种Functional形式的Resume,试一试,说不定也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老G的Resume, Cover Letter和我写的一个简短的推荐信,一并交给了我们的管理部门,起初反映还不错,接着却象石沉大海。我偶然问一问的时候,传过来的是:“他是不是年纪很大?他在加拿大工作吗?”之类搪塞的话语。后来他们真正开始要人了,老G只得到了一个电话留言,他把电话打回去的时候,却始终没有回音。其实这时我看出了端倪,原来公司这段时间从一些College招了很多Co-op的学生,不仅一个个年轻体壮,而且其中很多是公司员工的子弟,公司并不想对外招聘。我只好对老G说明实情,不由得感叹道新移民找份工作真的很难啊!工作的大门刚刚漏出一条缝,却又被本地的学生仔们占据了。

反倒是老G心态挺好,他很爽快地说十分理解公司的做法。我只好建议他找找别的机会,但不要放弃,因为这是他的专业,要改变生活,别无选择。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我以为没戏了,可是过了几个月以后,老G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公司叫他去面试。真的?我有些喜出望外,我也不知道什么改变了公司的招聘方式,我立刻把我们公司常问的面试问题都一股脑地讲给老G听了,并告诉他一定要准备一些事故处理的故事,讲得绘声绘色给他们听。

老G,真的很棒,那是真材实料,面试过程很顺利,公司里几级面试的领导都对他啧啧称赞。可是,面试后,新的问题又来了,就到圣诞节了,公司管理层放假,把雇他的事拖下来了。放假回来,他们又说给一个新员工培训,抽不去人,又要往后拖。当时,我就想这事别拖一拖又给拖黄了,我就建议老G写感谢信给咱公司管理层,并勤时去Follow-Up一下。

要不怎么说老G真的很行,在接到老G的感谢信以后,公司为了留住他,特意给他安排了一次特别二次面试,请他到公司里转了一圈。然后给了他一个有条件的Offer,意思是要他五个月以后和另一批College学生一起聘用,到时候来培训入厂。真是好事多磨,折腾了一年的时间,五月,老G终于进了我们公司。这两年公司新雇的人,除了他,基本都是来自College的学生。

在入厂培训的两个星期期间,他有空来看我了,说真的,这之前,我只在那次讲座的时候见过他一次,他不说自己是谁,我真的认不出他,他比我记忆中的样子瘦了很多,但他开朗热诚的样子,我就相信这样的人我绝对不会帮错。

他请我吃饭,我欣然接受了,到加拿大怎么多年,还真没人请过咱,哈哈。咱哥儿俩那晚聊了很多,从生活经历到车子,房子,股票,无话不谈。他问我怎么会这样不遗余力地帮他,我说其实我做的很少,关键是他很优秀,经验能力都很强,才能打动公司,从门缝里挤进去了。谈到他的经历,他说他以前始终有种惶恐感,工作时有时无,房子也不敢买,住也住不踏实,现在总算有所着落了。我笑着说,等过了见习期,你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去看房置业了,希望这个工作一直能让我们干到退休。

那晚很开心,我终于感觉到一种轻松的快乐,虽然经历如此的波折,总算得到了回报,那时候纠结在心里的愿望, 终于算是可以了结了。回家的路上,老G的话不停地萦绕在我的脑海,我突然感到似乎找到了最初那个问题的答案,也许新移民过渡到老移民的时刻,恰恰就是你心里的那种惶恐消失的时刻,是你真的把这块土地当做是自己的家的时刻。  

刘欢——从头再来

备注:本文事先得到老G的审阅,在此对他的大度表示感谢,允许我在博里“出卖”朋友,哈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