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送走了女儿。屋子里和心里都是空荡荡的。

拿起电话,拨通了远在中国的父母:“爸,妈,你的孙女儿,我把她送到大学里去了。”

“送走了?” 电话里传来母亲低沉的声音:“好啊!送走了,就回不来了。”

“没有啊,她离得挺近的,过两个星期想回来就回来了。” 我回答说。

“送你走的时候,也不是很远,” 母亲说:“可你现在跑了多远!”

我听懂了我妈的意思,对我来说,一躺车,跑了一百公里,就交代了一个故事的开始。对我的父母来说,二十多年前, 也同样, 他们把我送到了火车站,也把一个人生故事的开始写好了。

… …

那时候,我生活在一个西北的小城市里,去上海读书要坐36个小时的火车,由于是中途上车,没有座位,一上车我就忙着挨个旅客问过去,问到最近下车的人后, 就站在他的座位旁等位置。火车徐徐地开了,我才意识到父母还站在火车下,于是凑到窗口向他们挥挥手,他们站在那里, 也挥着手,一动不动地看着看着……

想必,当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也面对的是空荡荡的屋子,还有一副空荡荡的心里。

… … 

其实,回想起来,我挺羡慕我们那个年代的,从现在的角度来看,那时候父母的收入少得可怜。但要供给一个大学生,却也不能说是很难的事。因为我们读大学是免费的,整个四年,不用交任何学费,而且住宿也是免费的,尽管七八个人一个寝室,每个学生都这样,我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真正要父母承担主要是吃饭和旅费。但吃饭也相对要便宜很多,学校的食堂不盈利,价格是最廉价的了,旅费嘛,车票半价,所以很多人家出了很多大学生,也算供给得起。

现在的确不同了。那天,女儿从楼上冲下来,大声地问:”爸,你付得起这个吗?” 我一看,是学校寄来的学费清单。

“OMG!” 我吃了一大惊!“你确定这是一学期的费用吗?”

单子上写着各种费用:学费五千多,住宿费三千多,膳食计划两千多,其他各种各样的费用也要一千多,即使减去她的奖学金两千,也要近一万!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这是一个学期,四个月的费用。“现在读书这么贵呀!” 的确出乎我的想像!“大学把你们学生当摇钱树,什么都要从你们身上赚!”

“我那时候说申请OSAP, 你说不要。” 女儿遗憾地说。

“不是不申请,我们申请不到!” 我回答。

“那西西怎么申请得到?她家住那么大的房子。” 女儿申辩道。我送女儿去过西西家,很漂亮的大豪宅,说百万,算少了。

“他们家做生意,上报的家庭收入可能没有多少数,” 我也是瞎猜,“如果你想申请,也可以到网站上试一试”

女儿真的去试了,OSAP的网站上有个estimator, 女儿试了又试,结果总是:可贷款为零。

我冽着嘴说:“看看,我们在加拿大是富有的穷人!哈哈!”

“你还笑!我学费怎么办?” 女儿忧虑地说。

“你放心,我们就你一个女儿,这么也会把学费付了。” 爱人在旁边插话了。

“不贷款也好,想一想现在的年轻人,一年贷两万,四年下来就是八万,读完书,也不一定有工作,又要还贷款,怎么受得了?即使有工作,又要买车,买房,现在房子那么贵,贷款都到三四十年了,一辈子都在贷款里生活,不知道到退休是否能还得清,你说你们能比我们好吗?"我突然发起了感叹。

“行了,知道你能pay得起就行了,也不用说你们多!” 女儿不耐烦了。

“所以嘛,我送你一个无债人生!嘿嘿!” 我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些。

“Ok, Ok” 女儿并不领情,不爱听地走开了。

“其实只是一个首期…" 我嘴里还在嘟囔着。

“好了,好了,女儿不喜欢听。”爱人在旁边说。

“下次,公司叫我加班,别总拦着我!”我突然对爱人说。

… …

电话的那边,我爸妈还在唠里唠倒地问学费多少钱,吃饭贵不贵,住得怎么样之类的问题。

“爸,妈,孙女儿上大学了,等她上完大学,我歉你们的债就算还清了喔!” 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说完我就后悔了。

“噢!还清了!知道了, 还清了!” 也不知他们听懂了没有,他们竟然这么肯定地回答了。

(本文背景属实,但对话内容是我虚构的,特此说明,以免我的父母和女儿找我麻烦,如果你把它当小说读就对了,嘿嘿)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