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夜深人静,丝毫没有睡意,电视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始终提不起兴趣看任何节目。

翻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停在一个体育频道:一张桌子,墨绿色的衬底,高雅而气派,桌边两个人,一个皙白而文静,带着圆圆的眼镜,让人马上想到哈利波特,桌子的另一边,华人面孔,一双明晃晃的大眼睛,沉稳而睿智,象是电影里的赌圣周星驰。好玩!好像是一场世纪大战,又象是巅峰对决,我很少看赌牌,此刻突然有了兴趣。

玩的赌法叫“7 Card Stub”, 看上两圈,很快就懂得了规则:一人先发两张暗牌,开始下注,然后亮出三张明牌,你可以加注,再亮一张明牌,可以再加注,最后一张牌亮出前,你可以再加一次注,然后翻牌,那五张牌和你手中的两张暗牌形成组合,同花顺最大,三张对大过两张对,然后再比大小点。赢的一方拿走所有筹码。

赌台上很静,好像可以听到发牌的唏嗦声,甚至可以听见赌客的呼吸声,显然“周星驰”在领先,他的面前放了一大堆各种颜色的筹码,他一抬手,几个筹码“当啷啷”落在台子上,我的天!电视的一角显示出筹码是几十万!几轮加注后,他赢了,上百万的筹码又加在了他的面前。

而“哈利波特”的筹码却越来越少,又发牌了,他只稍稍起开牌角瓢了一眼,就轻声说了一句:“All in”,下面发牌快了很多,电视上显示他赢的概率不断在减少,最后只有几个百分点,解说员说“周星驰”距离赢得比赛只有一牌之遥。最后一张牌翻开了,“哈利波特”是个同花,哎呀!他怎么转运了? 他赢了这局。听见他长长出气的声音。

又一局,又听见“哈利波特”轻声地说了声:“All In!”唉! 他又赢了。好像这是一次大逆转,“哈利波特"的运气真的来了,他真的象会施魔法,“周星驰”的筹码象减了肥一样,骤然消瘦了下去。

时间过的不算久,“周星驰”的筹码就缩到一点点了。我心里绷得紧紧的,他不是会神功吗?用你的功夫啊!果然两张暗牌在手之后,只见他忽闪着大眼睛,开始象电影上一样,运着神气,他直直盯着对手,不止要看穿他的牌,还要看穿他的人!他腾地站了起来,然后斩金截铁地说了声:”All in!” “哈利波特”也站了起来,然后继续发牌。可惜!“周星驰”的神功“All-In”不好用,牌一张张地翻开了,他赢的概率却没有上升,他输了!他笑了笑,象是输得很轻松。场上终于打破了宁静,观众从黑暗中露出了观众的脸儿,为“哈利波特”鼓掌欢呼,他赢了,那是上千万的筹码啊!还有一座奖杯!

赌牌结束了,那转瞬而来的喧闹又消失了,屋里静得出奇••••••

突然,“腾愣!”一声巨响!一束强烈的聚光照射在我的脸上。我的眼前一阵晕眩,几乎让我睁不开眼睛。我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由自主地爬起身来,沿着光的方向走去—-

“各位观众,我们欢迎赌坛新秀—-奔﹣远—-”

我喜欢这喊声,好像是在冰球场上介绍冰球明星的喊声,我身不由己地把手举过头顶,向四周的欢呼声致敬,我看不见有多少人,只能听见震耳的欢呼声。

聚光灯向前移动,在强烈的光芒下,我看到一个豪奢的赌台,一张豪华的椅子,看不到其他人,但我听得到他们隐约的耳语声,我象是被人推着推着,我的屁股就粘在了那张椅子上。

“发牌!” 聚光灯光线很强,我能看见的是墨绿色的桌台,和五颜六色的筹码,我看不清谁在发牌,也看不清对手是谁,他们都在暗处,只能看到他们的手,对面的手很好看,纤细纤细的,平时,我很想把这样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

两张牌洒在我的面前,我翻开看了看,不是什么好牌,哗啦,对面抛出了筹码,我发现我的手并不是我的,手把面前的筹码抓起来,跟了进去,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听见一个声音说:“这局赢的是﹣奔﹣﹣远!” 后面立刻听到了欢呼声。哗啦啦,那些筹码都堆到了我的面前。

又发牌了,运气真的很好,好牌,坏牌,我都赢,我轻飘飘的,好像没有坐在椅子上,更象是浮在半空间,黑暗中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好像冰球比赛,每一个球都是我打进!我面前的筹码堆得象小山。

又在发牌,“好牌!” 我自己叫道。“啪啦!”一大叠筹码扔了出去,接着再加,接着还加,翻牌了————“这局赢的是xx xx!”

怎么可能?我没搞清楚怎么回事,那些筹码就在黑暗中消失了。

一批筹码消失了,又一批筹码消失了,在强光下,我看见我的手在颤瑟,其实我的心颤瑟得更厉害。

我面前的筹码已经不多了,有两张牌又飞到了我面前的桌台上,我想看,可我眼里一片血红,我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我只能听见黑暗里有人在喊:“All—— in——!”

接着我就听见四面八方如雷震耳的叫声:“All——in——! All——in——! All——in——!”

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两只手,其实那不是我的两只手推向桌上的筹码,可是不知怎么,那些筹码是那样的沉重,我怎么推也推不动••••••

“我想换掉这些筹码…”  突然,我的嘴里崩出这样的句字,声音很小,好像只有我自己听得到。

“你说什么?” 一个声音大声在问!

“我想换掉这些余下的筹码!” 我放大了声音说。

“嘘﹣,嘘-” 黑暗传出了嘘声。

“我•••,我•••”我还想解释。

“腾愣!” 我还没有说完,那刺眼的聚光灯突然熄灭了,四周一片死寂。

“怎么睡在沙发上,回床上去睡!”爱人叫醒了我。

“喔•••” 我迷迷糊糊地回答:“你,你看到我的钱包吗?”

“半夜三更,找什么钱包!明天再找吧!”爱人命令道。

我还是去找了,找到钱包后,躺到床上。

——还是床上睡觉踏实。

Rolling In The Deep -Adele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