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曾经在去年年末写过一篇博文,叫《透视天然气合约背后的秘密 》,简单介绍了为什么天然气价格为何不涨的原因,以及在页岩气开采技术背后的平行井和液压裂缝技术造成的开采技术革命。一年过去了,前两天,在Bloomberg网站上有一篇文章很吸引我的眼球,叫“Shale-Gas Reserves Have Potential to Reignite U.S. Economy (页岩气有潜力重新点燃美国经济)”(S文)。 看完以后,我很有感慨,所以特意把该文的内容整理成这篇博文,和大家共享, 当然还要畅想一下它可能会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变化。

首先,我把原文的“美国”改为了“北美”,因为页岩气不只是美国有,加拿大也有很大的存藏量,而且在开发水平和技术也丝毫不逊色于美国,所以如果是点燃经济,点燃的是整个北美的经济,而不只是美国经济。

S文介绍了一个天然气公司,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的成长过程, 这是一个在90年代末由于天然气枯竭,而频临变卖的公司,可是到了如今,却成了拥有12200员工,市值超过180亿美元的美国第二大天然气能源公司。究其原因,正是因为这个公司抓住了页岩气开采的技术和生产的机遇,从而在当今激烈的天然气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能源行业里的新星。

页岩气是从页岩层里开采出来的天然气,它是在页岩石形成过程中被困在页岩层里的气体。科学家早就知道它的存在,但由于开采技术的制约,人们一直无法利用它,所以把它归为非常规资源。直到近十年里,平行钻井技术和液压裂缝技术的发明和结合后,才使得页岩气的开采成为现实。而且,该开采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如此之迅猛,到今年美国的30%的天然气已经是产自页岩气了。以前,专家预计到2020年页岩气的产量会达到天然气总量的一半,但事实是,有可能到明年底,天然气中就会有50%来自页岩气了。

液压裂缝技术是得克萨斯人George P. Mitchell发明的,在80年代,随着对传统天然气田的开采,人们认为:天然气资源在北美即将枯竭,而那些在页岩里的气体是不可利用的资源。但Mitchell却认为页岩是天然气的“厨房”,是烃类被制造出来的地方,大量的烃类气体还留在里面。于是,他的公司开始在页岩层上打了7000多英尺的井,但产出的气很少。虽然同行们都讥笑他,但他坚持信念,在实践中逐渐采用了40年代使用过的超高压注浆,把地底下的页岩顶出了窄窄的缝隙,从而,天然气不断地冒出来了。所以,后人把这尊称为“米歇尔能源”,视他为破译该能源密码的人。到了2002年,Mitchell把他的公司以35亿的价格,卖给了Devon公司,而Devon把液压裂缝技术和他们的平行钻井技术相结合,才实现了该开采技术的真正突破。

但Devon公司无法把该技术据为己有,竞争对手蜂拥而至,其中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就是其中最积极的一个公司,它把未来完全寄托在页岩气上,目前,他有177座新井在运行,在美国居第二位。而埃克森美孚以巨资收购了另一家天然气公司,成为该领域的领头羊。Doven公司只排在第四位。事实上,该行业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很多中小公司象雨后春笋一样出现了,致使天然气的产量大幅增加,天然气的价格一跌再跌,从天然气本身已经很难获利,公司依靠的是提高开采过程中多产液态烃,轻油,提高液气比,才能在市场上站住脚,在加拿大很多以传统油井为资源的公司在不断减产,以至于加拿大自然资源公司的CEO感叹说,如今天然气公司的日子真的很难过!而另一方面,一些以页岩气并同时产液态烃,轻油的加拿大公司在蓬勃地发展着。

那么,页岩气的开采存在什么问题呢?当然,最让人关注的是环境问题,人们担心在那么深的地下注入那么多的化学品会污染地下的水源。但是,开采公司们却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因为该过程发生在地下水层以下一英里的深层地下,被巨大的无法穿透的岩石层隔离,所以直接污染的可能性微小。虽然,发生过一些污染的事故,但多是因为筑井用的混凝土质量问题,以后通过立法严格监管可以避免的。另外,值得人们关注的是温室气体的问题,天然气燃烧本身是较煤,油更清洁,产生的温室气体仅为煤的一半,但天然气的主要成分是甲烷,它本身是一个比二氧化碳严重100倍的温室气体,在开采过程的泄漏问题,可能更值得人们关注,可能会造成更大温室气候问题。总之,一句话,这种开采技术刚刚兴起,还有很多未知的因素和影响,有待将来调查和研究。

页岩气开采的飞速发展,给美国经济带来了那些变化呢?首先,当然是新的就业机会,S文介绍,单单在纽约州就可能创造13000到54000个直接或间接的工作机会,而整个天然气行业可能会增加20万个工作,这对失业率维持在9%居高不下的美国无疑是雪中送炭;其次,能源结构可能因此而变化,美国有45%的电力来自煤炭,随着天然气价格长期停留在低位,会有更多的电力公司用天然气来取代煤炭,这不仅可以减少煤炭对环境的污染,而且可以降低绿色气体的排放;第三,可能会因为能源价格低廉,而使很多一些像化工、塑料以及钢铁这样的能源密集型行业也开始把生产从海外转移回美国,从而促进整个制造业的复兴;第四, 可能会带动一些其它行业的兴起,比如说道化学(Dow Chemical)已经打算在美国本土建两座新的丙烷脱氢装置和新的乙烯裂解装置。可见有些以甲烷,轻烃为原料的化学工业有可能重新抬头。

页岩气的储量巨大,据美国地理网的报道,目前在美国探明的页岩气的储量为2552兆立方英尺,按照目前的使用量,足够美国用110年的。但同时还不断有新的资源被发现,难怪S文把美国称为天然气的“新沙特”。加拿大同样有丰富的页岩气资源,卑诗省,阿省的资源已经部分在被开发利用,而魁省和东部省份也有大量发现,但还没有开始开发。值得注意的是页岩气的存在不止是北美才有,以下是一张已探明的页岩气的分布图。

EIA_World_Shale_Gas_Map.png

由图可见,页岩气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随着开发技术的成熟以及环保技术的过关,我们是否会迎来一个新的廉价能源时代的到来呢?到那时,整个世界的能源格局可能就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可能我们对石油的依赖会减少,对廉价的天然气利用会大幅提高。由于能源价格降低,经济发展会迅猛起来,我们会不会因此而进入一个新的经济飞跃的时代呢?这是我的畅想,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说了,哈哈

已经有人把S文翻译成了中文,有兴趣可以看一看链接:

http://www.hutong9.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7949&extra=

不是我不明白——崔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