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奥运会曲终人散,奥运会带来的运动气氛却丝毫不减。加拿大这次最大的收获可能应该是足球的铜牌吧。在我这个小区里,女孩子踢足球的可真不少,我一出门,有三个足球场,每天都有很多孩子在比赛足球,而且多半时间是女孩子。我在想,在未来加拿大再出几个Christine Sinclair也不奇怪,因为加拿大女子足球的群众基础真的太好了,不象中国女子足球,即使拿了世界亚军,最终也会象现在这样走下坡路,因为没有孩子玩。特殊培养,也就搞出几个精英来,他们过了,也就过了,后继会有无人的时候。

奥运会的时候,在交谈中,人们很容易就会把话题转到运动项目上来,往往谈着谈着,有些惊喜的发现。当谈到什么什么人,马上就有人会说到: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搞过什么运动,参加过什么比赛,Wow, 我自然会羡慕不已,尤其是自己同事,几乎朝夕相处,突然发现另一面的他们,真让我刮目相看。

我的同事中,最普遍最喜欢从事的运动有两种,一种是冰球,另一种是高尔夫球。说到冰球,那是加拿大的国球,平时打冰球的人很多很多,我们同事经常组织参加一些比赛,就象我们国内打足球一样,拉几个人就可以编一个队然后开赛。有几个同事很痴迷,工作了12个小时一下班,马上去冰球上换上服装,穿上冰刀,又是另一种风采,在溜冰场里,飞奔驰骋。其中有水平高的,比如M。M,四十年来自英国,他的梦想是到加拿大参加职业冰球队,职业打球,那水平可以说是达到职业级别的,可是阴差阳错,他没有打上职业联赛,却在我们这里找到了工作,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在工作上他也是一把手,去年他退休了,但人们提起他,同事们都很敬仰,现在还有个管线阀门是按他的名字命名的。

我们公司每年都要组织员工们打高尔夫球,我的同事中也不乏高尔夫球高手。大Q是其中一位佼佼者,他告诉我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高尔夫球场里工作,那时他的梦想是做一个职业的高尔夫球手,所以他在高尔夫球上里,打理草坪,平整场地,这样有机会他就可以练习球艺。本来Q已经玩得相当不错了,可是,他找到目前的工作,梦想也就被现实取代,他放弃了对高尔夫球的职业追求。可高尔夫始终是他的爱好,每年除了冬天,Q把大部分业余时间就泡在高尔夫球场里。

相对其他同事而言,D就有些瘦弱,带一副眼镜,不太象搞运动的人。但让我吃惊的是D是一位马拉松长跑高手。他把大量的业余时间都用在长跑练习上,象多伦多的马拉松赛,他年轻的时候年年都参加,而且他还报名参加一些国际赛事,参加过两次波士顿马拉松赛。我听着眼睛都睁圆了,据我所知,波士顿马拉松,那是最著名的国际赛事之一哎,报名是要有成绩要求的!我不能不说D的确不简单。

同事们告诉我,如果想练练手,千万不要和J动手,因为J会伤到你。几年前,J和一个同事发生了争执,J只出手了一下,就把另一个同事送进了医院。原因是J是一个跆拳道黑带高手,他自己觉得没这么地,可别人怎么受得了,好在是另一个同事先下手,J因为占理才没有被公司处理,否则他真的就只能去打职业比赛了。J来自牙买加,浓眉大眼,看上去特别精神,人们总觉得牙买加人最擅长的是短跑,想不到他跆拳道这么厉害,他近五十的人了,这里举行的跆拳道比赛,他一样参加,年轻人同样会被他打趴下。

如果说体型,我最佩服的是R了,形容R虎背熊腰,膀大腰圆,一点都不为过。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位划独木舟的高手,每年夏天,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划着独木舟,在北美的各个湖泊里去野营和探险。这么多年,他走遍了全国大部分的大小湖泊。我对他说:“就你这体格,去参加奥运会肯定能拿皮划艇的金牌,你比Van Koeverden 强壮多了,他只能拿银牌”。R笑笑说:这不可能发生,因为他不会去参加比赛。

我同事中另一个独木舟高手是DB,他也同样划着独木舟,玩遍了加拿大的大小湖泊,更特别的一点是,DB还是一位滑雪的高手,他最喜欢的滑雪项目是高山滑雪,他和朋友一起坐直升飞机飞到落基山的顶峰,然后纵身一跳,从三四千米的高空飞驰滑下,一直划到山底,落差上千米。Wow,我真的羡慕极了,想想那崇山峻岭,白雪皑皑,他象一只箭飞窜在其间,我的印象只是在那些艺术片里见过,能体验是多么一件让人心旷神怡的事啊!

作为交流,同事们也总会问我喜欢的体育项目,他们总觉得我应该擅长乒乓球,羽毛球之类的, 我说我最喜欢的是足球和排球,尤其足球从小玩到大,虽然水平一般,但班级别的比赛倒是参加过不少。记忆最深是:一次比赛中,我在争头球的时候,眉角被撞破,血流了满脸,然后被球友们送到了医院,缝了好几针。我倒觉得没什么,甚至没有觉得有多疼。可是却把我当时的女友心疼坏了,她满眼泪水,给我做好吃的,补这个补那个的,把我感动坏了。这一感动,就不得了了,从那时起,我和她就相伴相守了二十年,直到现在依然朝夕为伴,嘿嘿。

运动场上下,你真的都不知道会收获到什么。

Dragonette — let it go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