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不是专家,写这样的博文明显有忽悠的嫌疑,如果你对这方面没兴趣,那你就一看一笑置之就行了,如果你在未来子女的就业前景忧虑,不妨看看我忽悠的道理。

我以前写了两篇关于页岩气的博文,应该说我的这篇博文仍然是那两篇博文的后续。如果有兴趣,你可以到以下链接回归一下我以前写的内容。

过了两年后,很多事情都在朝着我所忽悠,我畅想的方向发展,比如:天然气价格一蹶不振,页岩气的开发的确在点燃美国经济上起到了火种的作用,有些变化快得让人难以置信,比如美国的燃料产量在2012底超过沙特,成为世界第一大生产国。其中其每天的石油产量达到了700万桶,是自1992以来的最高值, 而其天然气的产量达到了680兆立方米,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究其原因,主要来源是页岩气开采技术使储藏在页岩层的燃料得以释放,大大提高了美国的燃料产量,使美国能源对进口的依赖大幅度降低。

随着美国在石油天然气工业上的飞速发展,这个行业现在或即将遇到新的挑战,那就是对人才需求上的挑战。前不久在Bloomberg上资深人士发表了一篇文章“缺失技术工人威胁到一千亿的工程建设”(Dearth of Skilled Workers Imperils $100 Billion Projects),讲述了该行业所带动的工业对人才上的迫切需求。 文中指出自2008年以来,在能源和矿业行业的工资增长率是其它行业的九倍,目前石油工程的毕业生的起薪是98000美元,一年后的工资在12万左右,而根据职位和背景的不同,工程师及类似职业的专业人员的薪金已达到18万3到28万5之间,自2009年以来已经跳升了20%-50%。

文中还指出这种人才市场上涨的状况才刚刚开始,随着接下来以后几年,十多年里,由于潜在的1000亿的工程建设,对吸引人才的战役将日趋激烈,到2020年,将使技术工人如地质学家和工程师的花费再次番倍!

为什么这个行业如此缺乏人才呢?首先,在北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存在着一代断层,在1985年到1995年期间,石油价格平均在20美元以下,使该行业没有发展,存在着人才缺失,老一代的人已到退休年龄,新一代的人还没有顶进来,而新的大型工程的建设期和投产期即将到来,如果人才不足,可能会不得不使即将到来的石油行业及相关行业的复兴被迫拖延。

那么,这些新的工程都在哪里,需要些什么专才呢?文中提到的工程包括:

道化学将在休斯敦以南的Freeport花40亿建一套新的乙烯和丙烯装置,将在2017年投产;

南非的Sasol公司用它独有的“气转液”技术,将花200亿在路易斯安那州在北美建生产厂,其中50亿将用在乙烷裂解装置上,预计在2018年投产;

Chevron和Conocophilips公司同样也在准备在休斯敦以南建一套150万吨的乙烯装置,投资50亿;

对石化行业熟悉的都知道,乙烯工程是石油化工的龙头,它们的建设将带动以乙烯为原材料的工业的重现抬头,比如塑料,橡胶,化纤树脂及相关化学工业的发展,可能在不远的将来,你将会看到这些行业的复苏。

那么,这些新工程需要什么的人才呢?首先是工程建设上的人才,每个工程都需要成千上万的工程人员,但真正在这些工程中获益的是装置的生产管理人员,比如石油工程,化学工程,机械,热电,电气,仪表自动化方面的人才,是真正的受益人群。如果你要想让自己的子女在北美新一轮的经济热潮中受益,这些被很多人遗忘掉学科可能是你所要考虑去选择的。

在这个行业中混过很多年,现在仍然在该行里挣扎,我特别欣喜地看到自己的行业即将重现抬头,因为我深深体味到:这个行业是可以打一眼井,就可以看到汩汩的泉水源源不断地涌出的地方,甚至可以达到一生都享受它。如果你在担忧孩子未来,不妨考虑一下往这方面发展。

选择未来,选择幸福,需要的是远见,需要看到未来的需求。 你的孩子准备好了吗?

最后多说一句,上次博文中有人问我中国页岩气储量如何,最近看了一个报道,认为中国的页岩气的储量为1275trillion, 而美国为774trillion,也就是说中国的储量甚至要大于美国,如果情况属实,很可能不久的将来,中国的能源供给将发生根本上的转变,因为中国企业在并购美加企业中,可能已掌握其开采技术,必然会在自己的土地上大展宏图。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