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里是天堂,真的是天堂,最难忘的就是这天堂之路。

天堂之路,要历经悬崖峭壁,只能抬头向前,一不留神就掉入万丈深渊;

天堂之路,充满迷雾,伸手难见天日,必须在迷蒙中攀沿摸索;

天堂之路,有巨木盘根错节,它们守候了千年,却仍在天堂之外留恋期盼;

天堂之路,被雪原覆盖,夏日的烈焰只侵蚀了它的外衣,他的心灵仍埋藏在万年冰封之下

需要挚诚的人,用足迹去丈量,用体温去感化,用岁月去牵连,用生命去升华。

在天堂客栈,没有无线,没有电视,我只能写一些天堂的碎语,以消磨时光。

那晚,在微信上,我写给自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出去,但只要写在天堂,那就算是天堂之音!

那天深夜,电闪雷鸣,旅店的窗户没有玻璃,因而听的真真切切,我懵懵懂懂地想:我该出去感受感受那天堂之光,天堂之音,天堂之梦境!

可是太累了,奔波了一天,我的确力不从心,我闭着眼睛,心在原野奔驰,在风暴里洗涤,在光影里飞驰,但身体只是爬在床上,动也不想动…

第二天,太阳从窗角照了进来,为了弥补昨天大雾留下的遗憾,我们决定不吃早餐,直接去天堂的Trail里去玩。阳光刚刚从山脚上露出耀眼的光芒,整个世界被昨夜的暴雨洗得浑然一新。每吸一口气,都觉得浸心润肺,可以把沉积了多少年的污渍置换出来,走出天堂客栈,穿过停车场,就是Paradise Trail;抬头就可以看到雷尼尔雪山。

rn31.jpg

Paradise Trail是个很复杂的Trail,有很多种路径,最长的环路有5.5英里,垂直高度要上升1700英尺,大约要花6个小时。考虑到时间的限制,我们决定走其中比较短一些的路径,花大约三小时来回。

一上山就遇到了鹿妈妈领着鹿宝宝找食吃

rn32.jpg 接着又看到了鹿爸爸

rn33.jpg

还有小松鼠,不怕人,可以把镜头贴在它的面前

rn41.jpg

这里的鲜花还没有凋谢,

rn34.jpg 阳光在云层中跳跃,时隐时现,给雷尼尔不同的装扮

rn36.jpg

回头远望丛山,被云海包围

rn40.jpg

从火山石可以看出雷尼尔的火山本色

rn30.jpg

我们正对着的是Nisqually冰川

rn37.jpg

沿着Trail爬了近两个小时到达了我们预计目标Glacier Vista, 这里的海拔高度是6300英尺,约1920米,我们垂直攀登了800英尺,才到达了这里

rn45.jpg

冰川清晰可见,冰层的纹路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rn39.jpg

我们已经看见触摸到雪了,冰川就踩在脚下

rn46.jpg

回头看看走过的路,经过的雪迹,说不出有多美 rn44.jpg

在这里看云海,让人真想留在这儿,不走了

rn42.jpg

这才是真正的到此一游,我把冰川踩在脚下了

rn43.jpg

再往上走,下一个景点要爬1000英尺,走一个多小时,我们没有时间了,遗憾的是我们必须要下山

rn47.jpg

一条小溪,弯弯曲曲从雪山上流下,我突然想起了电影“断臂山”, 如果可以自由选择地方埋葬自己,我肯定会选在这里,这里是天堂,每天如果浸润在雪原上流下的溪流,感受冰雪清凉的覆被,没有太多的蛆虫叮咬,和这火山岩石同生同灭,即使化作干尸骷髅,也是快乐的

rn49.jpg

我们始终没有看到山顶的真面目,下山的时候,雷尼尔带了一顶白云做成的帽子,分外妖娆

rn50.jpg

快到客栈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大队登上的人群,他们装备齐全,一看就知道,不到山顶决不罢休,我问他们要多久到达山顶,他们说要看天气,他们计划来回的行程是一个星期,这才是真正的勇士,看到他们我就想,那天我才有这样的勇气去尝试一下,攀登雷尼尔

rn52.jpg

回到旅馆,已经是11点,我们花了3个多小时在山上,退房,吃了简单的早餐,我们还要去很多别的地方,一出旅馆门,一位老太太就兴奋地举着照相机对我说:她运气真好,拍到了山顶, 我抬头看看山顶又被云层给覆盖了

rn53.jpg

上车出了旅馆,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那个Reflection Lake拍张雷尼尔雪山的倒影,可是往山下走了不远,就发现不太可能,我们又钻到了雾里,只好放弃那个想法,我们开始沿山路下山,我们又经过好几个很不错的景点,比如这个是Narada Falls,昨晚的暴雨冲垮了瀑布的围栏,当时正在维修

rn54.jpg

瀑布的另一个角度

rn56.jpg

这是另一个瀑布,叫CHristine Falls

rn58.jpg

我们经过雷尼尔的历史博物馆,因为政府裁减经费,博物馆没有开门,博物馆前停放着一辆几十年前游览用的老爷车

rn59.jpg

我们终于出雷尼尔国家公园,这是正门,我特意停下来拍了张照片,以示留念

rn60.jpg 接下来我们的目标是去奥林匹克国家公园,两个公园的距离有300多公里,要开4个多小时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