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02 00:53:10 | 1,592 浏览

2012结束了,到处都在盘点数一数:“十大新闻”,“十大人物”,“十大事件”什么的。我也喜欢数数,我能数的东西却不多,我最喜欢数的可能是Money了,可惜没有多少可以数的。每天都听歌,那我就帮大家数一数2012年风靡世界的十首歌曲吧,我数的当然没有太多权威性,但我结合了好几种排行榜的结果,和广播电台的热度,网络点击率,当然还有我个人的喜好程度,总之,大家看看听听,高… (阅读全文)

2012-12-21 12:34:46 | 924 浏览

过了这晚,所谓玛雅“世界末日”之说就不攻自破了。让人奇怪的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人在当真,法国的警察和军队严阵以待,防止人流涌入末日避难圣地;有些国家象阿根廷封山,防止有人到山上去自己解决,中国呢,当然要抓一些邪教组织,打击那些传播世界末日的人。 “世界末日”的起源是玛雅的纪年历法,他们的历法挺复杂古怪的,每个太阳周期为5126太阳年,本周期始于公元前3114年8… (阅读全文)

2012-12-13 22:57:19 | 1,113 浏览

我老爸的床边有一个上了锁的奇幻宝箱,平时是很少打开给人看的,但每次当我回家的时候,他却总是要打开给我秀一秀。 他说这辈子没有什么成就,所有的成就就记录在这里了。那箱子里其实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是他写的日记,还有我们小时候拍的照片之类的东西。 我注意到很多网友在说到童年的时候,说得绘声绘色,可是却拿不出几张照片来,尤其是生活照。和他们相比,我们家… (阅读全文)

2012-12-03 22:08:40 | 501 浏览

那时候,我太小,现在的记忆只是残留而模糊的支离碎片,连接不出一个完整情节;那时候,妈妈在乡下,爸爸在城里,姐姐跟着妈妈,我跟着爸爸;那时候,我最快乐的事就是周六跟着爸爸坐上火车,带上我喜欢的小饼干,去乡下去看妈妈和姐姐;那时候,我想长大要做火车司机,这样我就可以开着火车去看妈妈了—- 坐火车去看妈妈,实际只有两站路,社棠,然后就是伯阳,每次,我都是… (阅读全文)

2012-11-19 22:53:15 | 501 浏览

在上海的旅馆里,难得有时间上网,偶有机会看看新闻,一眼就看到大幅标题新闻:“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心中突然袭来一阵狂喜:“应该是他,诺贝尔文学奖本该是他!” 莫言,我想大言不惭地和你套套近乎,我想告诉你你曾经是我最喜欢的作家! 曾经?是的,的确是曾经,我对莫言的热爱可以推算到二十六、七年前,近二十年里我没有看过他的作品。其实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故事,… (阅读全文)

2012-11-17 07:45:14 | 1,074 浏览

第二天 香港的交通出奇地方便,买一个“八达通”卡,只要保证卡里有余额,你就可以玩遍香港。 香港的楼群,象是站在一起的电线杆,我Check-in的时候,我被安排旅馆的32楼,我原以为挺高,到房间才发现是个小不点儿,看看窗外,都是细高细高的楼。 远处的那座山,就是港岛的最高点,太平山顶 铜锣湾避风港 抬头看天,觉得天特别远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是大陆游客必到的地方 这里有… (阅读全文)

2012-11-15 23:45:48 | 913 浏览

说到香港,我的耳边总会萦绕起那首艾敬的歌:“我的1997”:“让我去花花世界吧 给我盖上大红章,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HONG KONG”。那时候,距离香港的物理距离并不远,三,四百公里,但实际距离却遥不可及,甚至到香港周边的深圳也要边防证,想“盖上那个大红章”真的很难很难。 后来,1997真的到了,可去香港也不容易,因为还是要有那个大红章。香港就象一位艳丽华贵的美女,… (阅读全文)

2012-11-12 11:04:34 | 1,510 浏览

总觉得上海,我还是比较熟悉的。不仅是因为曾经在那里读过四年的书,而且还因为每次回家都要经过上海走,每过三,四年,都要在似曾相识的街道上徜徉少许,就象在上海这个厚厚的书里,总能在翻阅了几年的岁月之后,插入一个记忆的书签,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梳理一下这座都市随时空的转换,伴岁月的变迁。 我的印象中,在上海很难看到湛蓝湛蓝的天空。即使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人们… (阅读全文)

2012-09-20 11:32:05 | 1,316 浏览

人类自古就有种月亮情结。可能和人们形影相随的事物中,月亮是最神秘的了。从古代,到近代,人们始终搞不懂为什么我们有月亮相伴,月亮为什么会时圆时缺,自然而然地人们把它和自身的悲欢离合相联系,编演出很多很多的故事,神话,诗歌和文艺作品来。 但事实是在我们所接触的万物中,变化最少的东西可能就是月亮了,“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李白的诗只说对了一半,… (阅读全文)

2012-09-04 01:51:39 | 1,423 浏览

我们是老套的旅游者,出游前排好计划,出发前查好地图,写下要走的路径,我开车,看地图给指令的当然是我的领导。如果领导有方,那就一路顺利通畅,如果领导犯了错误,那就得走一些弯路,不过归根到底,还是会走到正确的道路上来。这和治国大计也差不多。 我的计划是拿网友乐陶陶,走走聊聊的路径照搬,大不了综合一下,把他们串起来一下,走前人走过的路,淌前人过过的河,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