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之都

散文一篇,与人无限感怀,何不轻松一下呢?

[推荐]每日散文—红蜻蜓

字体 -

红蜻蜓

“红蜻蜓飞呀”,“红蜻蜓飞呀”!是谁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妻和雪儿甜甜地睡着,这声音该不是妻的梦呓吧。这一夜我失眠了,失眠得彻底。
我知道我的梦已不再是儿时用蜘蛛网叠成的了,但我的确不知道为什么,你--红得可爱的红蜻蜓,再一次飘然而至我梦中篱笆墙的豆角花上。
今儿是七月里最热的一天么?记得我小的时候最爱玩的莫过于捉蜻蜓。夏天的中午,人们都在午睡,我却跑到家门前的麦场上,举着高高的蜻蜓罩子吆喝着“蜻蜓蜻蜓过嗬,东边打鼓西边敲锣。”捉到一只,取下来粘在罩子边儿,粘满一圈,便蹦蹦跳跳回家,摇醒奶奶。奶奶先是骂我几句,之后取下蜻蜓喂鸡。而爷爷每次却用一种让人疑惑的神态问我,“杏儿,见到那红蜻蜓了么?”每每此时我总是先摇摇头,继而便问爷爷红蜻的模样,爷爷只是笑眯眯地捋着胡子说:“你碰见便知了,你碰见便知了。”直到我十四岁的那年夏天,我因拆了家中尚新的竹帘做蜻蜓罩子,挨了我娘的臭揍之后,爷爷才把我叫到床前,郑重地告诉我红蜻蜓的故事。爷爷说:蜻蜓的家族里,唯有周身赤红的蜻蜓极难碰到。红蜻蜓一年只出现一次,象太阳一样由东向西飞去,且常常是七月里的最热的那天。爷爷还告诉我,红蜻蜓是一位美丽善良的少女变的,谁见了她,捉住她,将来就能讨个好媳妇。
呵,红蜻蜓,从那时起,我便开始梦见你,梦见你落在我家篱笆墙上的豆角花上,梦见你变成了漂亮的小姑娘,模样极象邻居家的那个爱穿红裙子的小红...夜里做梦,白天便到麦场上期待。
那是一个中午,天出奇得热,我亢奋得出奇,偷偷地跑到麦场。麦场显得格外冷落,高粮叶子打着卷儿,唯有我和场上的几堆麦秸垛,在火辣辣的阳光下昂着头。那天,我的感觉极好,仿佛这偌大的世界唯我是太阳的骄子。忽然,你来了,你是从那片宽阔的高粮地里飞来的,象爷爷说的那样,周身赤红,有如飞来的一朵玫瑰。你显得很累,落在我家篱笆墙上的豆角花上,一颤一颤的极动人。那是我第一次心跳得利害。我平端着罩子颤抖着,轻轻地,悄悄地,心默默地喊着:“蜻蜓蜻蜓过嗬,东边打鼓西边敲锣……”
“红蜻蜓飞呀!红蜻蜓飞呀!!”
正当我将捉住你的一瞬间,邻居家的小红突然喊了起来。你飞走了,从我头顶越过那片宽阔的高粮地飞走了。我的蜻蜓罩子被篱笆戮了个大洞,我的心被小红戮了个大洞。呵,红蜻蜓,我不知道这红红的血色是你的影子,还是我心流出的血。我不知道高粮地的那边是否也有关于你的传说,不知道那边是否也有一个象我一样的男孩,为你做了那么多美丽的梦。
我呆滞地望着小红,她却若无其事地望着我。她没有听爷爷讲过红蜻蜓的故事,她没有失落地伤感。她不知道我为什么骂她,不知道我为什么用破损的蜻蜓罩子狠命地搅乱她的秀发。她哭了,哭得是那样没有感情,我也哭了,哭得是那样伤心。那天,我突然病了,躺在
床上不停地呼唤着红蜻蜓。妈妈说我中邪了,医生说我中暑了,唯爷爷知道我的究竟。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小红倚着门框抽泣,有如太阳下的豆角花,低垂着头。她见我醒来,慢慢地走到床边,两片薄薄的嘴唇翼动着,忽地“哇”的一声哭了,把满腔的委曲和心中的郁闷一骨脑喷洒在我的床前。“杏子哥,红蜻蜓没有飞,你去捉吧!”
我的病似乎好了一半儿,其实这并非是小红的过错,她是善良的,我蓦然感到,真正的红蜻蜓已然站在我的眼前了……
我渐渐地长大了,红蜻蜓在我的梦中消失了,关于红蜻蜓的传说也在我的记忆中渐渐淡忘。小红已成为我的妻子,然而我的确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你红得可爱,红得让我心悸的红蜻蜓,突然飞进我的梦,我那已经平静的心之湖,你--有如一枚心状的石子,在我心的湖面上荡起了片片涟漪。这许是我二十年来内心最深处的呼唤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