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保守党执政9年,加拿大人进入了求变的心理状态,这也是民主政治的一个固定规律。一个政党一种政治理念不能长期处于统治地位,国家的发展稳定性在不同的政治理念交替中得到保障。

因此民调清楚显示,这个中规中矩,逐渐成熟的保守党政府很可能要交出办公室,退回反对党的位置。此时我们不得不反问,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吗?中国虽有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它带给西方政治的一个冲击就是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的正面意义。

治国如治家,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核心价值和共同理想。保守党政府在过去九年中,在延续Paul Martin的国家财政大方向的基础上,加速了加拿大联邦预算走小政府自由经济的过程。将联邦政府债务占GDP总额的比例控制在85%左右,仅次于德国是G7中最为健康的。也一改加拿大的社会民主主义形象,逐步开始对海外投资市场产生吸引力,特别是油价没有开始下跌之前的2012 ~ 2013年。

基于加拿大的经济类型和结构,这样的理财思路是正确的。原因是加拿大本国除了资源产业,具有广大的疆土,来自全球的人才和有序的社会制度,很多产业都有很好的发展潜质,然而发展是需要投入的。苦于本国的产业结构,很多大型企业其实都是国际品牌的代工或者跨国公司在本国的分支机构。加上加拿大本身市场规模较小,本国企业也都要走国际化的道路才能形成规模。在大型企业走国际路线,中小型企业苦苦挣扎的现状下,唯有吸引国际资本填补断层才可以将本国很多潜能发掘出来。

因此加拿大是不能走北欧国家高福利高税收的社会形态的,毕竟人家疆域,人口和产业已经形成高度平衡。特别是我们作为移民第一代,当然希望加拿大能不断突破现状,真的成为北方大国。

保守党政府在过去9年执政中慢慢摸出很多门路,也因此制定了很多切实可行的计划。在持续平衡预算,逐步降低企业税的过程中,加大基本建设的投入,改善投资环境。这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过程,走不好就成了爱尔兰冰岛的翻版,虽然经济上去了,政府却要破产了。

本国经济目前不确定因素很多,国民需要一个有经验有承担的政府能够持续地改善加国的社会形态。

以后会慢慢谈为什么自由和新民主两党在现阶段依然不适合成为国会山的主角。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