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每次大选,联邦财政的政策取向都是最重要的话题之一。选举的特色就是派糖,派糖是要花钱的,而且是当下预算中没有的项目。这就牵扯出核心问题,纳税人的钱该如何花。

加拿大联邦财政的历史,CBC作了一个非常直观的页面,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概括来说,加拿大传统上是一个举债过日子的国家,改变这个状况的,首功是克里靖总理和马丁财长。当时的情况是加拿大的国债已经到了失控的状况。现在的希腊债务危机,20多年前几乎就已经在加国上演了。克里靖政府通过连续的缩减开支和加税,从98年开始加拿大联邦财政开始进入盈余状况,并在01年911事件前加拿大创造了260亿元政府盈余的记录。2006年2月保守党开始执政,当年和之后的07年政府盈余都高达160亿元左右,之后哈珀开始推行减税(企业税和GST)和增加各种税务优惠,08年政府盈余缩减到100亿。但始料不及的金融危机及连续的欧债危机,20国首脑峰会要求各国的经济刺激承诺,加拿大于10年创造了超过600亿的财政赤字。(记录应该是特鲁多到梅隆尼时代交接的84年和85年经调整连续两年超过700多亿的赤字)。10年之后保守党政府在不加税的情况下逐步缩小赤字,于今年恢复到19亿盈余。

应该说开始意识到以加拿大的经济模式是不能走北欧高福利社会的第一位总理是梅隆尼,正是他在90年引入GST的概念帮助改善政府财政和小生意的现金流,因此也导致了他93年大选惨败。当时普遍的理解是加拿大这样的国家是系统性赤字国家,不可能取得平衡财政预算的(如同今日的美国)。但是接任的克里靖不遗余力将加国从财务危机里拉出来,从94年的550亿赤字到98年40亿盈余,仅仅5个财政年度。

从经济理念上,克里靖和马丁其实接受了梅隆尼的方向。国民的福祉不可能长期依靠政府的福利。一个强大有活力的市场经济体系才是真正的强国之路。哈珀政府也一脉相承,并且始终坚信,当政府有能力的时候,首先应该减轻企业的税务负担。了解这些来龙去脉,可以帮助今天的选民澄清几个事实。

  1. 为什么三大政党中有两大政党都坚持政府应该尽量保证平衡预算;
  2. 保守党政府过去9年执政中怎样管理财政,09年到11年,当邻居美国失业率高企的时候,加拿大可以保持就业市场稳定;
  3. 11年之后政府如何慢慢控制开销,避免系统性赤字,回复到自己持守的理念上;

10月19日的投票日钱,每一个选民都要在以下三个选择中考量,看看哪个更符合自己对这个国家的理解:

  • 今日小特鲁多的自由党:现在是政府最好借钱的时候,让我们举债大幅增加基建开支,过几年预算自己就平衡了;
  • 唐民凯的新民主党:政府要平衡预算,但是国民也要更好的福利,我们给富人和企业加税就好了;
  • 哈珀的保守党:政府有责任平衡预算,企业和国民都不能承担更多的税务负担。更多的基建投入,需要从经济增长和提高政府效率中提取。更重要的要各级政府推动私营企业参与其政府基建项目。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