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移民生活有很多个阶段。其中有很长一个阶段心底有一个心结就是希望自己能融入主流,基本上生活模式很大程度上受这个心结驱动。看主流报纸,杂志和电视,听主流电台以及喜欢和主流白人聊天。

每个人都有这个阶段,有些人很长,可以一直如此延续自己移民生涯的后半段。有些因为语言能力的局限性慢慢无力支撑但是心里的结并没有打开。

但的的确确有很多海外华人(或其他族裔)经过一段时间后坦然释怀,选择自然回归。原因是看得通透了,真实了解到不同文化的长短,更体会自己传统背景的长处。从而学会选择给自己定位,知道如果我们放弃了自己根,其实是以他人之道,取自己之短。并且看完这一段风景,也会发现主体的加拿大白人,很多具有目光有限,自我中心的特点。

周一大选投票日,在安省主流一片挺杜倒哈的浪潮中,你我将何去何从呢?主流挺自由党,主要原因基本有以下四点:

  1. 哈珀政府过于呆板僵化,加拿大需要改变;
  2. 到联邦政府花钱的时候了;
  3. 年轻人需要活力,老人对退休制度的变更不满;
  4. 听起来不错的中产减税政策;

此时,如果你不是一个仅仅满足停留在表面的选民,以一个负责任的成年人的角度考虑深一层,就可以看到其实这四个理由都只有诱人的外表。

  1. 过去数年,联邦政府的稳健帮助了无数加拿大家庭。随着联邦保守党领导人接替,加拿大在基建和外交上随时可以展现灵活性。近日达成的TPP协议就是一个例子。
  2. 在该花钱的时候,哈珀政府从来没有犹豫过。2009-10年的近700亿财赤就是例子。哈珀政府在坚持平衡预算前提下并非不懂得民众疾苦。然而一个稳健而负责任的财务政策是以平衡预算为大前提的。当放弃这个大前提后,一个政府就放弃了自己对纳税人的责任底线。
  3. 大麻合法化和注射屋是典型的主流社会脑残思维。去拉美或其他第三世界深受毒品危害的国家看看,就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随着人口结构变化,退休制度的持续变更是无法避免的。
  4. 取消夫妻平摊报税和免税投资户口的优惠,多数中产阶级会发现其实所谓中产减税其实是拿了你10刀还给你5刀而已。

主流的策略投票更是主流脑残选民被洗脑后丧失原则的作法。多数白人,心里崇尚的是好吃懒作,不负责任我行我素的所谓自由生活。我们作为有5000年文化传承的第一代移民,难道要和他们一起脑残吗?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