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园–叮当小居

无忧小叮当 网中乾坤大 会心回眸笑 风铃自悠扬

大佑的歌和我

字体 -

大佑的歌和我

喜欢“童年”的时候,还不懂得罗大佑,只是听说大陆版的歌词中被删掉了最精彩的一段 { 注 } 。但就是残缺的“童年”也够令人惊喜的了,曲调琅琅上口,易唱易记,几个要好的小玩伴你一句我一句唱得不亦乐乎。

真正喜欢罗大佑是从“光阴的故事”开始的,十多岁的自己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时候。
在那“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的旋律中,也不知不觉地改变了自己。
周围的朋友以至老师竟也有几个是大佑的拥戴者,有一天在学校集体劳动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哼了一句“春天的花开 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想起不妥噤声住口已经来不及,漂亮的团委书记大姐就在我旁边呢,心虚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她对我说:“哦,你也会唱这首歌啊!满好听的对吧。” :-)

当时在国内,磁带已是奢侈品,何况当时的国内正处处打击“精神污染”,小邓的“靡靡之音”尽在被禁之列。可是还是坚持不懈地到处收集罗大佑的歌词。瞒着家长用自己喜欢的硬皮日记本手抄,象地下党一样。从朋友家借来翻版的磁带,一遍遍地听写歌词。记得为了恋曲 1980 中“美丽的籍口”还是“美丽的借口”和另一个大佑拥戴者的朋友争了好半天。

上了大学,齐秦,王杰,崔健充斥着我们的世界,大佑好象躲到了远远的一个角落。然而,一首恋曲 1990 风靡学生会的卡拉 OK ,直至毕业的前夜,多少同学通宵唱着这首歌哭红了双眼。

从南方到北方,从东岸到西岸。
从地球的这端飘到那端,从大洋的这头流到那头。
不管走过多少路,经过多少事,我依然珍惜大佑的歌。

:smile:

注:被删掉的是

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 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诸葛四郎和魔鬼党 到底谁抢到那支宝剑
隔壁班的那个女孩 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嘴里的零食 手里的漫画 心里初恋的童年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黄昏的歌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