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耿五年

2012年2月26日 | 作者: 赏枫者 | 967 浏览
字体 -

                                                       乐翁

      大约五年前,我刚来多伦多,每天除了照看孩子,还经常看当地的华文报纸。有一天,在一份华文报纸上看到一篇采访录,内容是该报的记者采访一位小留学生,询问他对各种类型华人的看法。被采访的孩子很坦率,对很多人和事也都有自己的看法,总的印象是所谈的内容都在可理解的范围。可当问及对技术移民的看法时,这位小留学生很激动,他说这些人 “龌龊”,后来还讲述了他和龌龊的技术移民打交道的往事。

      有一次,他与一位自称是技术移民的女士偶然相识。他们闲谈中说道他买到一种非常便宜的特价商品,这位女士就要求他帮自己买。他说时间已经过了,不能买了,可是这位女士死缠乱打,没完没了,非帮她买不可。孩子没办法,决定把自己的送给她。可她说不能占别人的便宜,必须按原价付钱,这个孩子又依了她,收了她两元钱。孩子回去后接到该女士的电话,说她从他那买的这个东西坏了,本来就是废品。孩子说坏了就扔掉吧,两元钱如数寄给她。可是她不依不饶,钱必须当面交给她,东西必须孩子亲自拿回去。孩子不但多花了车钱,搭上大半天的时间,还窝了一肚子的气……

      读完这篇报道,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其实类似孩子所说的这种人这种事情,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中都有过,比如莎翁笔下的夏洛克,巴尔扎克笔下的葛郎台,果戈里笔下的泼留希金,莫里哀笔下的阿巴贡,还有吴敬梓笔下的严监生。但能否因此就得出结论,说所有的犹太人都是夏洛克,或者说所有的法国人都是葛朗台和阿巴贡呢?以这种极端化的人物作依据,推出普遍的结论,显然是不合适的。不过我们姑且不去追究这位女士究竟是不是技术移民,单说这个涉世未深的孩子突然面对一位让他无法接受的自称是技术移民的女士,肯定是一头雾水。他受了委屈,他的情绪有点过激,他从这样一位性格扭曲变态的女士的言行,推出技术移民龌龊的结论,我觉得也情有可原。作为一位记者,如实地报道了被采访人的话,似乎也无可指责。作为报纸的主编,保证文理通顺,版面没有大的问题,似乎也说得通。那到底是什么让我不舒服呢?

      五年来,我时常回忆,苦思苦想,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报道者推出这样的新闻,是不经意的误导?还是其中有我们不能理解的深层次的含意?这样的新闻,价值何在呢?

      年轻人远离故土来到加拿大,是为了寻求新的生存空间,实现自我价值。很多老年人来此则是为了支援儿女的事业。事实上,技术移民是最艰苦而又很勤奋的一个人群,他们多来自中国大陆条件不太好的家庭,他们多数在学业上有较好的基础。他们来这里的首要目标就是从事技术性的工作,通过自己的劳动开创自己的天地。包括技术移民在内,所有远涉重洋来加拿大的华人移民,可能有不同的移民方式,不同的政治背景,有不同的经济条件,有不同的努力目标。但是对于其中大多数人来说,来到异国他乡,都困难重重,全靠同胞手足的相互帮助。上面提到的这件小事本身并没什么了不起的,倒是让我产生一个想法,我们每一个人,是否该进一步多想一想华人同胞的团结,多想想华人同胞的互助呢?

      在夕阳红快乐家园,我的周围的的很多同胞令我感动。他们之中有医生,企业家,教师,工人……他们之中,有的来自大陆,有的来自香港,有的来自台湾,有的来自澳门,但在相处中,坦诚相见,尽弃前嫌,谁也看不出我们有什么区别,无论谁有困难时大家都伸出援助之手。我想,在我们华人同胞之间,不管过去有过什么样的过结,不管过去有过多少积怨,来到这新的土地,理应是化干戈为玉帛。美国的黑人领袖路德金说:”我有一个梦”,其实很多人都有一个梦,我的梦就是”华人同胞团结起来,人人都活得像个人样”。 我知道,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部历史百科全书,里面可能有阳光,可能有欢乐,也可能有阴霾,可能有怨恨。每当翻开这部历史,人们有时会在最不愉快的章节里徘徊。那些纠集在心里的陈麻烂谷,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怎么也丢不开,擦不掉,时不时地折磨着人。

      说到这,我又想起叶圣陶笔下的那位”露胸的朋友”,在那些文明到牙齿的英国人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示威者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中国人不会心齐呀!”就这一句话,曾刺痛了许许多多中国人的心,使他们从内讧中幡然醒悟。近一百多年我们之所以受尽了凌辱,摧残和屠杀,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连年的内讧,内乱,内战,自相残杀。无休止的窝里斗毁掉了自己,毁掉了家园,不仅仅助长了侵略者的气焰,简直就是亲手把强盗恭迎进家门。今天,我们来到新的家园,对那些陈年的旧账,我们把它分成两种。一种是民族的大账,比如华人所受的侮辱和迫害,比如人头税,我们就不能忘记。因为那是专门针对我们华人的种族歧视,所以我们要以史为鉴,自尊自强,齐心协力,我们要活出个人样来。另一种是个人的小账,不妨就就翻过去吧,虽说忍辱负重并非人人都能轻易做到,但是这个坎必须得过去,小道理就得服从大道理。历史新的一页等待我们去谱写,如果我们对一些事物有不同看法时,不妨暂且求同存异,我们有时间去证明是非曲直。眼下,如果用合作代替争论,把现实放在首位,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我想更有意义。我的一位朋友在赠我的一首诗中说的好:”携手共进日方长”。        共同开创新的生活,是新移民的共同愿望,也是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所有媒体的神圣使命。过去在这方面,各种媒体功不可没。从介绍法律法规,到提供信息,到指导求职,纳税,出行,娱乐等等,我们随时都能从各种媒体上得到帮助。五年来,我从心里感谢各种媒体,我们更希望这些媒体越办越好。我们希望媒体在每个同胞之间架起心灵沟通的桥梁;我们希望媒体为所有的同胞提供一个心灵的港湾;希望从事传媒工作的同胞发挥良师益友的专长,帮助我们的同胞敞开心扉,引导我们的同胞携手共进;希望你们一如既往站在广大同胞中间,共同开辟一个团结,温馨的新天地。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老七 Says:

    很赞同这种态度,不同背景的人到一起坦诚相见,求同存异。比勾心斗角让人舒服多了。

  2. 2
    墨涛 Says:

    以偏概全 严重误导:我反思:小留为什么说技术移民“龌龊”?

    一位小留学生的经历(还不知是不是编的),就说“小留为什么说”;

    一个中年女士的怎样,就说技术移民“龌龊”;

    依此类推,我们可以写出一下几篇,仅以一个小小的、带编的、夸大的、添油加醋的例子:

    挥霍颓废的一代,老一代移民眼中的小留。

    BR为什么说HEIREN “怎样怎样”?

    YR为什么说HUAEN “怎样怎样”?

  3. 3
    fan fan Says:

    都是移民族

    来到加拿大,来到北美洲. 不分先和后,不分种和肤. 都是异乡人,都是移民族.

    大家来发展,大家来奋斗. 实现一个愿,实现全富有. 我们手携手,共筑幸福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