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的日子—- 魏恩霞

2013年6月21日 | 作者: kldr | 1,336 浏览
字体 -





移民的日子—-<话聊雪人泪>    魏恩霞

有一天我移民的好姐妹和我说,云姐咱来加拿大的老人语言不通,要是没机会说中国话那会憋疯的。

她对我说,昨天我和老伴开车远游,到了一个小镇,路不熟,走在一条三岔路口,老伴下去问一问路,这时正好路边有杂货小店走出一个40多岁的中国女人,手里拿一根刚刚买的大雪糕,我老伴走近这中国女人,问她我们要去的地方,这三岔路口我们应走那条,只见那中国女人一听我们说中国话,眼晴一亮,说您是从中国哪来的人?来多长时间了?来加拿大住是女儿还是儿子家,你儿子家有几个孩子,孩子上学了吗?这女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我老伴跟本插不进话,再一看那女人手里的雪糕开始融化了。我老伴提醒她,快吃雪禚,你的雪糕化了,再看那女人说不急不急,话题移转说,我来加拿大快一年了,爱人到另一个城市工作,个把月回来一次,儿子上大学住校。这儿尽是西人,+几天也碰不到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快憋疯我了,我老伴又一次提醒她你的雪糕化了,女人任凭雪糕滴答滴答的流再她的手上滴答到女人的鞋上,她跟本听不见。仍兴奋地说着,她还拉起我老伴的袖口说你们那住的咱中国人多吗?你们是每天都能和说中国话的人碰上吗?这时女人的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流到拿着雪糕的手上,雪糕问眼泪你也出来溜达了,雪糕我今天运气好,主人忙遇亲人老乡聊天把我雪糕忘了,哈哈眼泪你也来了咱搭伴一块到远出溜达,溜达,眼泪跟雪糕说我的主人从中国来加拿大至今,今天是最幸福的一天能和本国语言的人痛痛快快的聊天你看她那劲明天不活她都认了,憋疯了。雪糕说眼泪咱俩快跑咱也找小河水的同伴聊聊天去,眼泪说雪糕你看咱主人说上几句中国话把我放出来溜达,你看笑容也出来玩了,雪糕说你看主人说上几句中国话她那享受样子就把笑容也放出来了,咱快走吧。

我老伴说你的雪糕全化了流在你的身上鞋上了,你快擦一下眼泪和鞋上的雪糕吧,女人一看雪糕流了一鞋突然笑了说我今天算过年了,遇上中国老乡,说了一车中国话我太幸福了,雪糕化了可以再买,你们走了,没人和我说中国话了.  女人不好意思的手向东一指中间那条路是您要走的路。

老伴回到车上我问他,让你问个路,你竟和那年轻女人聊了十几分钟,我也不好叫你,在外人面前我給你这个大男人留面子,回来了快坦白从宽,你是不是路边的野花你要摘。老伴非常严肃的和我说了经过,我流泪了。      老伴认真地说,话聊能愉悦解闷,每晚我夫妻俩晚7点至9点到附近公园有中国老乡的地方一起聊天,放松心情.中国老人快乐在多伦多.参加聊天的老年朋友越来越多,互相帮忙,通过聊天,互传信息,相互排忧解难,交流上外语课的心得体会,有的老人不会电脑的,我老伴給他们装电脑程序,教他们怎样用电脑最简单,最方便老年人使用的方法,互相聊天,天南地北的,中国老人快乐在话聊中。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