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娘 —之一

2014年6月1日 | 作者: kldr | 917 浏览
字体 -

        我的干娘 之一             傲骨梅花

   我刚当大夫的第一年.我从卫校回来.我跟大夫一起坐班.我的医术不错.加上我20,人还长得算漂亮,每天挂我号的100号的病人,

找我看病,多数是拿药,差不多有80人是知青.拿一贴膏药也去我那开药方.其他医生没病人.都看我笑话.要累死我.

   有一天,有一家属来找大夫出诊,家里有神经病人,大家都说治不了,让转院天津精神病院.门诊病人,压力太大.别人都不给精神病人看病.主动出诊给精神病人看病.躲开那么多病号的堆积和起哄.

   我跟着病人的丈夫出诊到精神病人她家,她家农村不错的四合套砖混房院,一大院,一进大院门,院里左边有2棵红枣树.结满了青色的大枣不知是还季节没到,还就是绿头枣.院的右手堆满黄蹬蹬的玉米垛.院的中间还有一大花缸,缸里装满了水.干净的小院还有几只大公鸡在嗮太阳,这家不错的农家院富裕生活.在看迎面4间房3个窗户,大白天都挂着大红窗帘.

  我从白天挂大红窗帘就看出这家有精神不正常的现象.这时我才仔细打量着叫医生出诊的男主人公.50多岁的样子,瘦瘦高高的个子,眼睛深陷,面黄即可的样子,穿一身深蓝的布裤褂.还算干净.胡子也有几月没的样子,可能让精神病的老婆折磨得男主人也要病倒的样子.都还不失精明强干的庄稼汉的样子。

   我急忙跟男主人进了正屋,我正要打量她家不错的堂屋,就听里屋传出一女人呵呵笑着说:大夫来了.还是个花仙子转世的漂亮姑娘。我一听吓了一大跳。里屋的门帘挂着,里屋的人怎就看到外屋的来人。就听到:新来的大夫姑娘进来吧,我正在等你,

   我在惊恐之中,一撩门帘进了里屋。只见农村的土炕上坐着一位50几岁的一女人。她穿一身大红衣服,光着脚丫,长长的头发,梳两条大辫子,瘦的皮包骨的脸型不失美人样,再看她的眼神温和慈祥的象我妈我本来听大家说她的病情我有些犯难,不知我能否看得了她的病.我是从心里想看好她的病,挑战自己的医术.以进门在外屋,就听到里屋的莫名其妙的话语,我已经有些害怕,心想自己不应该来这精神病人家.大家都说治不了让转院.自己太冲动了.硬着头皮进了病人屋.可见到的是一位慈祥可爱的妈妈.

   病人妈妈见到我,她长长的舒了一口长气,然后轻轻的对我笑着说:闺女,你来了,我等了你3年了,快来坐在我身边.  我胡.这就是大家说的精神病?我的病人.在外看来她没有一点精神不正常.她就是一位累过力的善良的母亲.我见和蔼可亲的样子.我忘那个害怕,我就坐在她身边拉住她的手,我轻轻的叫了一声大妈,她拉住我的手说好闺女你的手真软,是绣花的手.现在你是拿针的手给大家治病.好好给乡亲们治病.好人有好报.<她我的病人太正常了>,病人大妈说:灵儿,快给你妹倒一碗水喝,拿我喝水的碗,只见她从她身边拿起一只兰花白边的花碗用她穿的红衣给碗递给了她女儿.这时我才定心看一看站在地上她的灵儿.

 灵儿标准的身材,一身蓝白花的布衣,两条长长的辫子,眉清目秀,朴实善良的农村姑娘,只见她惊恐的眼神看了她妈,接过她妈让给我倒水的平时她妈的专用水碗.灵儿又吓吓唧唧的拿着她妈的水碗,看着我她不知所措的眼神在向我试问?她该怎么办?这么个干净漂亮的城里姑娘会喝她家的水吗?还是她就病不起的精神病妈妈的专用水碗,她妈妈还用自己穿着的衣服了的碗.姑娘犯了难.我忙站起身对姑娘说:姐姐请你用大妈的碗给我倒碗水喝,我正渴了,用大妈的碗喝水有福.

   姑娘用大妈的碗给我在水缸里舀了一水,我接过水碗在大妈面前一口气喝了个干净.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我能为病人作出第一步,让病人信任我.这时大妈来着我的手此样的笑了.

   她的丈夫和女儿都哭了.我也不知心里什么滋味,是苦是甜不知道???

 到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