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娘—之三

2014年6月3日 | 作者: kldr | 346 浏览
字体 -

我的干娘

傲骨梅花

我结婚住的是乡亲大嫂家的正房一间.借给我结婚用的新房和乡亲大嫂同院住.一万人村的庄户人家,我为亲人,我也她们为家人.这个村的,,天地,山水情,就像延安的小米养育了当年红军的力量源泉一样,培养了我位为乡亲们的生死与共相连的医生,和一位善良聪慧出色的中国女企业家.

我婚后一年就盖起自己的新房,我爱人也是知青,所以盖新房的一切都是干妈和老爹给帮忙操办的.这是人生的大事,我盖新房时,我干妈一家(多年历历在目的一幕,干妈家的一对弟弟天天和我爱人忙碌在新房)替我操心费力了,那时两个大弟弟都光荣当兵了.(我的家人住的离我太远了)

2个女儿已经53岁的了,知青开始大反城.我舍不得乡亲.乡亲也舍不得我.我爱人先回城了.我和2个女儿还有干妈的小女儿和我娘三作伴.家里的挑水,大多都是干妈家的一对弟弟给帮助,(那时他们已经15-6岁了)每晚的饭大多都是干妈给带做出来.

一天我在所里正忙有尾手术病人,正在手术中,有请我的老师等2位助阵医生一起做手术.当时这样的手术我们是可以做的(具备这样的条件),我的老师是主刀,我是第一助手。(注解我的老师就是当年第一次带我的江大夫那时他已经是医院院长了,80年代末他是全国10佳《白求恩大夫之一》的名医了。)

我刚下手术台出来,就见我2个女儿惊恐万分的大叫:妈妈不得了,我忙问孩子别急,怎么回事?女儿忙说:妈妈咱家回不去了!我忙问怎么回事?小女儿忙说:咱家都是,我一听吓了一大跳。急忙领孩子就往家里走。

到家门口,门口已经是远远的站着众乡亲。随后村领导和民警都到我家门口。从远处看我家门口两边各有6条蛇排在大门两侧,是成一字对守住我家大门,谁都不可能进去我家大门。蛇见众人也没有一点怕人的样子。我家大门是铁网做的,能院里,院外,看个透亮。只见院里的四面房上的大蛇屁啦啪啦的无数的往我家院里掉蛇,看院里,已经有上条蛇不止。院里蛇已经堆成小山。我非常害怕。警察们也都惊慌失措没有办法。

我心里在急剧思索怎麽办。自己院里成了蛇地。我是党员,团委书记,卫生所所长。硬着头皮不能说出一句迷信的话。要说当时会引起全村骚乱,人心不稳,我的命运毁于一旦。

我突然不知哪来的想法,就大声的向全村的老乡们说:乡亲们别怕,蛇在我家院里开会呢,一会就散会。我话刚出口,就见院里,院外的蛇,精确的说分钟全没了。

我还得带着2个女儿开门进屋。我一边进,一边看那道墙缝里有蛇。胆战心惊。头皮发麻。把孩子安排吃的冷饭。根本都不敢做饭。那日没有一位乡亲和警察来我家。大家都吓傻了。我对女儿们说:别怕,有妈妈。咱人能生存。动物也要生存。他们也要找宽敞明亮的地方开会。咱家宽敞明亮蛇借在家开完会就走了。再也不会来了。我一边安慰女儿,一边害怕。一直到深夜3点蛇还真没再来。2个女儿睡了。我一直手拿刀棍随时准备保护孩子外逃。

天亮了6点了,每天是我早起的时间到了。可我一夜没见蛇来天亮6点我睡着了。实在顶不住了。《我做了一个奇怪梦》梦见来我家一位老人,仙风道骨,满头白发,银须飘然,老人家微微的阴着脸对我说:《越西荣》等你3年,你跟她8年。我等你10年,你还不离开《越西荣》,这不是你的路。不该你管。你管年限不短了,走吧!此地该蛇来住了。你的路向南走!《我醒了》只睡了5分钟!

我忙起来看看有没有动静,没有。我想着梦中的警告!谁是《越西荣》一女人的名字.那时农村近郊区都合作医疗,看病不要钱记账都记男人的名字:后面都记XX,XX之子等。习惯下来都不知结婚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我没心情做饭忙带孩子到干娘家吃早饭后在上班。在干娘家吃早饭时,我对干娘说太可怕了,我一夜没睡。蛇还来不来,我可怎么住呀!干娘吓的一句话没回答。我又说天亮了我睡了5分钟。做了一个梦,有一位老人和我矫情,不让我在管《越西荣》的事了,要管越西荣的事还来。真假不知,做梦很奇怪。我又说梦就是梦,怎会变真的,就是谁是《越西荣》我不知有这么个人吗? 我干娘说我就是越西荣,闺女咱娘俩该分手了。我不该再让你保护我了。(干娘从认识我病好后,每年都会突然昏死过去2次,只要孩子们一叫我,我一到,干娘立马就醒,好人一个。年复一年的我和她家人都不放在心上。只要我们娘不分开就没事。)

待续—–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