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娘—之四 傲骨梅花

2014年6月3日 | 作者: kldr | 651 浏览
字体 -

我的干娘——之四

傲骨梅花

干娘听我说梦中之事,就说,闺女今天那白胡老人也给我托梦,让我不要再拖累你.闺女你走吧,回城和姑爷孩子一家团聚吧!干娘我2个最小的儿子都已长大了,我不再怕死了.说着干娘泪涕俱下.我动情的拉住干娘的手说,娘你就是我亲娘,我这么多年的工作,孩子,家里家外都是娘给撑着,我不能丢掉娘.

自己暂不返城.不过娘,我要搬家,我住着蛇屋害怕.我说娘咱一起走吧!到一个蛇找不到咱的地方.我死活都带娘一起走.干娘说傻孩子咱往那走呀,拖家带口的.我说梦里仙人说了,让我往”南走”是我该去的地方,娘我经过蛇屋,又有仙人托梦,我不怕死,我坚决不离开娘,仙人就是蛇王,他要是要我的命,我就有一事相托,干娘替我照顾好我的2个女儿.不要交给他爸爸,他会再婚的.说着我和干娘紧紧抱在一起痛哭一场.我和干娘从此定下母女生死约定.我信苍天有眼,真情一定感动天和地,鬼神一定也为真情让路!我信!

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乡亲们看着我每天都回蛇屋也不怕.大家也就不再我面前提起蛇得事.周日我丈夫公休日.回家和我说听说咱家都成了蛇地了你还不搬家,找人替你咱回城吧!我说好找到人接班我就回城.

说着村支书来了,他是一位60几岁的老支书,精瘦干练,一身青布裤褂,一双布鞋.腰间总扎一条黑布戴,戴上总别一只烟袋锅.一天一有事就先吸2口大叶烟.满身的烟袋油味.他一进来就笑嘻嘻的对我丈夫说,进城干部休班了.我忙站起说老支书那阵风把您给吹来了,我的丈夫忙站起迎上老支书说大叔您来了.

老支书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姑爷,我有事求你.我丈夫忙问什么事,快说只要我能办的一定办到.老支书说:公社”南边”有大型农机厂多年亏损.还有养鸡,养猪场都亏损.300多人要散伙.谁要在那接手办厂3年不交利润.各村支书开会谁能办厂,我想起你爹是大厂总工程师让他帮咱办个化工厂.我的丈夫说我回家和我爸爸说说.回来给您回话.

这时干娘的小女儿哭着喊我姐,我妈死了,我下了一大跳急忙跟小妹一路小跑进了干娘家门。之见干娘双眼紧闭,血压,脉搏,都没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我忙用抢救紧急休克病人的急救方法急救干娘给点滴百分之50的浓葡萄糖。强心针注射在急救部位。一会干娘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说:怎么这么多人站着干嘛?我心里明白是蛇王在考验我和干娘的情分。干娘又躲过一劫。我永远相信真情换真心。

我周一上班了,我丈夫也回场上班了,女儿也都到学校大班小班上课了。一切都在悄悄地等待《我公爹办厂的回信》,当天的下午,3点我就回家慢慢的打理家里的杂物。做着要远离医生行业的准备《家里有干娘帮组整理。4点我对干娘说:干娘我困了:干娘说你睡会吧!我给你做饭。当时我感觉就像头脑糊涂不清一下子就睡过去了。干娘以为我困了睡着了也没在意。她做她的饭。一会我家2个女儿哭着跑进屋一进门就往里屋啭,大女儿跟我干娘说:我妈死了,干娘忙说:别胡说你妈困了睡一会就醒别把她闹醒。我大女儿说我妈死了。这是学校的几位老师也都跑进我家就问是乔医生是死了吗?我干妈一听《她自述当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干娘急忙叫醒我,可怎么也叫不醒了,全身已经冰凉了,没有了呼吸。孩子的老师急忙叫来了其他医生多人,对我怎行检查,抢救。当时我已经,血压,脉搏,呼吸,心跳,都已经停止了。几位医生急救措施都用尽,我还是没有回生的迹象。大家忙给我丈夫打电话。一边村准备唯一的一部吉普车要等我丈夫到来送我去市医院着最后的抢救。

在此同时,黄医生给我进行静脉注射急救针和高参葡萄糖,可我的全身经脉回血都凝固了,根本血管不能进液体。这时已经惊动了全村的大人孩子,乔大夫死了,从下午4点到6点2个小时的对我的抢救和等我丈夫的到来。大家都认为我已经死就了。不可能在生还了。满屋里屋外哭声遍地。我干娘紧紧的楼住我的两个女儿她祖孙3人已经傻了等候我的醒来!!!2小时就在大家要准备把我抬上车送往市医院时,我醒了,坐了起来,问大家你们怎么这么多人在我家?大家都见刚刚已经死了的乔大夫怎么一下子就活了,好多人陆续都走了,几位我的同事医生互相用眼神表示不解???不用细说:我更决定“向南”走了

再说我丈夫接到电话我病危,他急忙往回家的路上赶.平时40分钟骑车到家.今天2个小时到家,他在路上自行车前总有一只看上去10斤左右的大兔子,在他车前停下来,卧着不走.我丈夫只有一次一次的下车抱它,可是一抱就空.多次在路上和大白兔进行周旋不能前行.最后2小时他也没抱到大白兔.折腾地回到家,神话故事发生在我家.我好幸运!我懂得好人有好报.

话说很快我公爹就回信,行,能帮忙看看。那是1984年过年,我一听,公爹答应帮忙给人民公社办厂,办厂地点又是“村南”这和梦中仙人《注解:我心里理解梦中仙人就是蛇王》指点让我向南搬家是同一个方向。于是我就和干娘说了实情。干娘也说闺女你先走躲过蛇屋“向南走”没错。我有机会也搬到你住的附近。于是我没和我丈夫说内情,只是说咱爸要给公社办厂,必须让我当厂长,要不让我当厂长,我就不同意咱爸帮公社办厂,《我要离开蛇屋》。我丈夫一听太好了,先离开蛇屋再说,他更害怕蛇屋。

于是就有了我今天的女企业家。

注解:我当了化工厂厂长,干娘半年内搬到我工厂附近。她老人家健康活到86岁含笑而去。干娘的二儿子当兵回来给我开小车20年,儿媳给我看家做饭,最小的女儿在我单位当车间主任。后来有了我今天的集团董事长

我和干娘有一生一世的母女之缘。真情感动天何地,鬼神都要帮一帮。这是我和干娘的一段至今没明白的神话故事。您信就是真事,您不信就是神话故事。总之,真情感动天和地,神鬼都要帮一帮!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