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特务的荒唐年代

2014年6月7日 | 作者: kldr | 187 浏览
字体 -

      美女特务的荒唐年代

                                      枫云

70年代初的夏天,阳光明媚,天高气爽。公路两边的大杨树叶子象一个个孙悟空的小芭蕉扇那样大,这树起码有百十年的老树了。天虽然热但见到杨树叶子还是有些微动。真是还有一点点风儿在吹。鸟儿在树上唧唧咋咋的唱着太阳出来了,雨过天晴了。这是雨天过去的晴天。还有些潮乎乎的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城市早晨的夏天让人还是心情愉悦。这时从南向东的马路上走来一位18.-19岁样子的妙龄少女。看她梳着《阿尔巴尼亚女兵最新世界超前的发型,上身穿一件米黄暗黑色大格大尖领上衣。下身穿一条绿色军裤裤。脚上穿一双黑布偏口带的布鞋。那叫文气,大方。潇洒。在看少女长得简直就是王晓棠双胞。她提了一个用大网兜,兜着脸盆里放的都是医学用书,背一个军用书包。还有一副军人的作风,精神。 

  少女走进市中心通往乡村的公共汽车总站,进了汽车总站的大厅,她坐在大厅的大椅子上,东张西望的好像在找人。这时少女看看候车室大厅的墙挂大钟指针是早730分。少女笑了笑少女拿出一本医学解刨学的书大大方方的坐在大椅子上看了起来。

  750分少女手提网兜走进自己要上的车,车要开了。少女在车里站起身向车窗外看去,她好像在找和她一同要走的人。车上售票员用银铃般的嗓音说:车上的旅客要做好,注意您的安全,带好你的物品,开往洞里方向的车马上就要开了。再看这少女提起自己的网兜急忙走下车,对售票员微笑客气的说:对不起同志我的同伴姐妹还没到,我等等她我俩说好一起走不见不散。少女急忙走下车又进候车室再等她的伙伴。

  候车室墙上的大钟指针已指向930分,早10点的第二班车就要开了。少女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看书收。看着脸上急的表情,脸上已没了笑容。紧皱霉头,抬脚外望,拿出一块雪白的手绢擦着因着急出的汗。这是候车室大厅墙上的大钟指针已经是940分了,少女要等的人还没露面。少女只好又提起网兜走向要上的车位。

  这时的天空突然打起了响雷,咔 ,咔,随着雷声瓢泼大雨下了起来。好无情的老天爷说下雨就下雨翻脸无情———-

  就在这时一位戴红袖章的50几岁的大娘,长得眉清目秀的就是脸沉的象掉进了粪坑里熏臭了似的不开眉。穿一身黑衣服黑鞋就象《孙二娘看黑店的架势》为己得利益杀人不眨眼的样子,大娘走进少女身边说:姑娘你去哪?从哪来?你是干什么的?你先别走我们要和你核实一下你的身份。同时又来3-430岁左右的汉子。再看那些汉子们都穿一样的绿军服,个个精神紧张。眉头紧锁。要完成一项破获逮住敌后武工队,大队政委汪霞的样子。他们的到来之周围的空气都好像凝固了,让人喘不过气来。只听红袖章大娘说:快把她带走审讯。又听一伙的男人说:别急:我们最好看看她踏上那路车,顺藤摸瓜,抓大鱼。只见红袖章大娘说:还是你有经验。这时几个汉子在少女的前后左右围站着如临大敌之势。  经过30分钟的所谓对少女的盘问和着说是审讯,红袖章大娘说:你从早晨7.30分就来了第一班车开了怎么一直不走。少女说:少女在等一起在另一医院实习的同伴一起回乡。说好一起走不见不散。老太婆说:你就别走了,我们和你说的单位已经联系让她们来接你。少女一听高兴了,又些害怕的分辨着我只是个医生你们找错人了。想到一会院长要真的来接又高兴了。只要院长一到真假就分清了。少女暗自欣喜。

  少女已经被不明来人折腾到中午12点了少女周围来回走动戴红袖章的大娘和那几位盘问少女的汉子,一步都不离开少女的周围。有要带走她的事态!少女眼见只有最后一班3点车了。2点了少女的那个同伴还没出现。她急忙提兜到车前排队。刚站起身。红袖章大娘一把拉住她说:你不能走,你是特务少女又急又气,又怕。说:我是医生你们凭什么说我是特务,你们有什么证据。围住少女的一位汉子没好气的大声对少女说:就凭你和照片上的人长相,仪表都一样。连提的网兜颜色都一样。网兜里装的都是医学书都一样,就认定你是我们要抓的特务。

  少女好气,好怕,心里好可笑!的被包围着,一会只见大厅进门口走进少女下乡的地方人民公社书记和卫生院院长只见他们全身被刚突来的暴雨淋的像个落汤鸡使似得,都精神紧张的东张西望的向少女走来。公社书记和院长走进少女对红袖章大娘说:这是我们公社的大夫,你们认错人了。《他们进行了交涉》才放少女回乡。原来是围攻少女的那伙人听了少女的解释后,他们按少女说的地址给少女在的人民公社打了电话,公社人员一听自己家乡出了特务急忙联系卫生院院长一同前往少女出事地点解救少女回村。

  少女要走时只听一位看似主事的围攻少女的汉子说:这下麻烦大了,真的女特务跑了。少女看公社书记和院长长来了胆子也大了。少女问那位要抓少女的领头人说:你们抓的女特务是干嘛的,那汉子说:那女特务手里拿着中央2号首长的密信给一位大走资派老牌特务送的密信。

  少女一听被震惊了中央2号首长可是人民爱戴的人,他让送信的人怎么会是特务。少女那时在心里庆幸少女的一点小小的被误会保护了为中央2号首长派出送信的人。至今少女没搞清要抓那认为少女是特务的人是那部分的人,少女40年来一直惦念那送信的女孩的命运,少女估计她和那送信的少女同龄差不多,那年少女只有21岁。那少女心里几十年都在默默的祝愿那送信的女孩平安。随着年代的进展被误会的少女总想是不是听错了派少女送信人的名字

  少女和院长离开时少女的同伴还没来,后来知道她的钱包被偷没及时赶路。

  40年过去了,这件荒唐的事。至今历历在目。少女祝愿她的祖国强大!祝祖国人民平安幸福!永远不再有那些荒唐的年代!

 

文中的少女是笔者的下乡的战友。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