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流金岁月 的存档信息

回忆童年 张红芬

2015年5月27日 | 作者: kldr | 546 浏览

            回忆童年     张红芬        小时候,母亲的每一分钱都用在六个儿女身上,为六个儿女倾尽她的全部心血,为了能让我们在”六.一”儿童节或春节穿上新衣服,母亲常到布店寻削价不要布票的零头布,做衣服打扮我们,老大穿小了,翻面改给老二穿,衣服褪色了,买包染料… (阅读全文)

老家的中国年回味无穷 张红芬

2015年2月16日 | 作者: kldr | 175 浏览

       老家的中国年回味无穷 2015年的中国羊年就要到了。年就是春节!各地的风俗丰富多彩。我家住在湖北武汉,过大年和全国的喜庆风俗也差不多。   年临近了,我们哥弟姐妹一起帮爸爸妈妈做卫生。把屋里院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把一年的晦气和不如意都清扫出门!喜迎来年更幸福!擦玻璃贴窗花,贴春联。喜喜庆庆过新年!  &n… (阅读全文)

美女特务的荒唐年代

2014年6月7日 | 作者: kldr | 187 浏览

      美女特务的荒唐年代                                       枫云 70年代初的夏天,阳光明媚,天高气爽。公路两边的大杨树叶子象一… (阅读全文)

2014年6月3日 | 作者: kldr | 162 浏览

         我的干娘—之五<蛇屋>     傲骨梅花             为了满足读者的愿望,我简单的介绍一下我的蛇屋,我搬走了.我是唯物主义者,但我也好怕成千上万的蛇来过得地方.     我的住房是很不错的小院.我走后没有一家敢进我的蛇院.我也卖不出去.走… (阅读全文)

我的干娘—之四 傲骨梅花

2014年6月3日 | 作者: kldr | 651 浏览

我的干娘——之四 傲骨梅花 干娘听我说梦中之事,就说,闺女今天那白胡老人也给我托梦,让我不要再拖累你.闺女你走吧,回城和姑爷孩子一家团聚吧!干娘我2个最小的儿子都已长大了,我不再怕死了.说着干娘泪涕俱下.我动情的拉住干娘的手说,娘你就是我亲娘,我这么多年的工作,孩子,家里家外都是娘给撑着,我不能丢掉娘. 自己暂不返城.不过娘,我要搬家,我住着蛇屋害怕.我说娘咱一起走吧… (阅读全文)

我的干娘—之三

2014年6月3日 | 作者: kldr | 346 浏览

我的干娘—之三 傲骨梅花 我结婚住的是乡亲大嫂家的正房一间.借给我结婚用的新房和乡亲大嫂同院住.一万人村的庄户人家,都视我为亲人,我也视她们为家人.这个村的,人,天地,山水情,就像延安的小米养育了当年红军的力量源泉一样,培养了我这位为乡亲们的生死与共相连的医生,和一位善良聪慧出色的中国女企业家. 我婚后一年就盖起自己的新房,我爱人也是知青,所以盖新房的一切都是干… (阅读全文)

我的干娘—之二 傲骨梅花

2014年6月2日 | 作者: kldr | 633 浏览

我的干娘—之二  傲骨梅花 干娘笑了,家里人哭了,我又莫名其妙了。原来干娘已经有3年说话不正常,医生来了干妈哭闹不止,来的医生只能给干妈打一针镇静的针,留下镇静剂的药片就离开了。3年来干妈就一直这样折腾自己和家人。灵儿姐的婚期也就一直拖到现在还没办,灵儿姐的婆家因灵儿家里的变故,散了这门亲事。 我看了干妈经常吃的药《氯丙嗪,速可眠,等——》,我根据… (阅读全文)

我的干娘 —之一

2014年6月1日 | 作者: kldr | 917 浏览

        我的干娘 —之一             傲骨梅花    我刚当大夫的第一年.我从卫校回来.我跟大夫一起坐班.我的医术不错.加上我才20岁,人还长得算漂亮,每天挂我号的有约100号的病人, 找我看病,多数是拿药,差不多有80人是知青.拿一贴膏药也去我… (阅读全文)

寡妇“山花大妈”

2014年4月2日 | 作者: kldr | 1,327 浏览

                寡妇“山花大妈”                                        枫云     多伦多的雪下了3天3夜,使我想起寡妇“山花大妈”她过得好吗?那年也是个大雪纷飞的日子——–    寡妇大妈叫:山花.  长相不漂亮,但秀气可爱,寡妇山花大妈虽然66岁,但身子板硬朗能干,说话大声,爱说爱笑,心地善良,老伴过世多年,自己带儿子过日子,如今儿子大了,娶妻生仔了,寡妇山花大妈… (阅读全文)

移民的日子—- 魏恩霞

2013年6月21日 | 作者: kldr | 1,336 浏览

  移民的日子—-<话聊雪人泪>    魏恩霞 有一天我移民的好姐妹和我说,云姐咱来加拿大的老人语言不通,要是没机会说中国话那会憋疯的。 她对我说,昨天我和老伴开车远游,到了一个小镇,路不熟,走在一条三岔路口,老伴下去问一问路,这时正好路边有杂货小店走出一个40多岁的中国女人,手里拿一根刚刚买的大雪糕,我老伴走近这中国女人,问她我们要去的地方,这三岔路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