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这一天就在不远的将来

字体 -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看法,你可以批评我的做法,但请不要怀疑我的良心,那是我们民族的希望所在。 距离1989年已经整整21个年头,64一直是我心中不曾抹去的记忆。这期间还有一件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是杨佳。 杨佳是个彻头彻尾,地地道道的杀人犯,令人不解的是他被广大网民冠以”杀贪官,为民除害”的英雄, 以至于后来者也被称为”杨佳式英雄”。这不能不令人深思,难道这个社会疯了吗?大家的脑子都出问题了吗? 其实这背后有一个内在的逻辑:你不能逼着别人去杀人,然后再以杀人犯来起诉他。 我们不能只看结果,更要关心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悲剧的重演。就在我们争论64究竟死了多少人,死300人算不算惨案时,在我们争论”昭雪六四,结束专制!人民必胜,良知永存!河蟹,草泥马喊你从中国滚蛋”是不是病句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讨论一下是什么推动了流血事件的发生。 64是以李鹏为首的强硬派政府和以柴玲为首的激进派学生之间的一场较量。反革命暴乱是这场斗争的一方对另一方做的结论,当然是不够公正的,注定要被推翻。 至少从一个中立的第三方下个结论,那就是”从和平的请愿发展到最后的流血冲突”。学生市民不是政府所说的”反革命暴乱分子”,李鹏政府也不是学生所说的”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屠夫”。 妥协其实是个好词,谈判就是对立双方妥协的过程,没有妥协的谈判只能以流血收场,武力是最后的选择。可惜这个词被很多人当作了投降的代名词。 64从最初的学生运动升级到后来的流血冲突,那个臭名昭著的426社论功不可没,他直接把学生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成为敌对的双方,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动乱分子”的帽子。426社论是个分水岭,校方在社论发布的当天马上变脸,对学生的态度很明显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这是李鹏政府应该深刻检讨的地方,是政府首先挥起大棒子向学生宣战,根本没有听进温和派的意见。 再来看看柴玲,在以赵紫阳为首的温和派失势以后,和强硬派政府对抗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流血。柴玲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但她最终逃掉了,她还是珍惜生命的。从柴玲他们(不是柴玲一个人)将侯德健,刘晓波,王丹的建议听而不闻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运动的结局是以流血收场。政府其实给了学生机会,可惜这个下台阶谁也没看。不想有任何妥协的完全胜利只能是一厢情愿。中国历史上敢于死鉴又没有惹祸上身的好像只有唐太宗的宰相魏征和东汉光武帝的大臣董萱。 天安门广场6月4号没有死人现在看来是个事实,但这丝毫不能洗刷李鹏的清白。政府的目的是清场,不是杀人,斗争的一方已经妥协,屠杀已经缴械的一方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可以做的。 柴玲夸大了事实,也许她觉得这是斗争的需要,也许认为交战双方可以不必计较手段。但是靠谎言得来的支持会使行动的正义性大打折扣。 谣言满天飞同时也是一个社会问题。长期以来,中国老百姓唯一的消息来源是官方的媒体,当官方不再让人相信的时候,小道消息,谣言就会大行其道。 让我们大家都来做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让我们一起来反思在那场”风波”中我们都做了些什么。我们可以说错,可以做错,但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正义的人们,不可以沉默,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64。 我相信有一天,我们的人民能够真正和自己的政府携起手来共同纪念64。 我相信有一天,政府的眼里,共和国的卫士将不只是那些流血牺牲的士兵,也包括 64所有死难的人们,士兵,学生,平民以及那些向装甲车扔燃烧瓶的”暴徒”。 我相信有一天,全球的华人在纪念64的时候,那遍插的烛光也是为了死难加拿大的士兵。 我坚信,这一天就在不远的将来。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未分类 | RSS 2.0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